儿子别急妈妈今晚就是你的

      从太平间诈尸起来的“鬼”有些茫然地走出了太平间,披着白色的床单,眼睛上挖了两个洞,看不到眼睛,只是黑漆漆的。

      镜头一转,鬼魂已经来到了闹市区,街上车水马龙,好不热闹。

      可是鬼魂仿佛和这里格格不入,双方的节奏都不在一个频道上,好像只是重叠的两个位面。

      镜头一转,鬼魂出现在了家门口。

      再一转,进了家里。

      他在这个房子的每个角落里停留,试图寻找着什么。

      在墙上看到了他和爱人的合照,照片里高媛媛的眼睛视乎在看他,好像知道他在那里一样。

      没多久,高媛媛回到了家,可是根本看不见鬼魂。

      即使他在身边,她也要孤独地面对这一切。

      鬼魂就这么注视着高媛媛的每一个动作,洗手、搽桌子、收拾杂物......

      她的每一个动作都好像比往常慢了很多,如同一具靠着惯性运转的躯壳。

      “就这?”

      王磊算是看明白了,所谓的鬼,就是这个披着床单的人。

      确实是鬼片,之前太平间里鬼坐起来的死后,那上面还有一具尸体。

      毫无疑问,这是男主角鬼魂。

      只是,有点太儿戏了。

      不止是他一个人这么觉得,周围有的人都憋着笑。

      “人披个床单就成鬼了?”

      不过,王磊还是认真看下去,毕竟为了规避光电审核,也能理解。

      电影还在继续,收拾完家里的高媛媛,端着盘子在地上吃午饭。

      是在外面买的一些糕点,爱人不在了,她连做饭的动力都没了

      她机械地吃着,脸上不带任何感情。

      一口又一口,一个又一个。

      整整一分钟,画面好像定格了了,声音都好像消失了,只有细微的咀嚼和抽泣的声音。

      这个长镜头让王磊觉得无聊,他是来看刺激的鬼片的,不是来看一个女生多么多么伤心的。

      不过,突然发现旁边女朋友李莎莎紧紧握住了自己的手。

      “怎么了?”他问道。

      “我也不知道,可是我感受到了她的伤心。”

      李莎莎紧紧握住男朋友的手,好像生怕他也想电影里的男主角一样突然离开。

      长镜头又延续了一分钟,高媛媛吃的越来越凶,平静的脸上多了一丝凶狠。

      “刺啦...”

      叉子用力在盘子上划出一道刺耳的声音,也刺激着每一个观众的内心。

      鬼魂就站在不远的地方,和观众一样看着她坐在地板上,囫囵吞咽着悲伤。

      李莎莎突然小声地问男朋友:“你说她心里在想什么呢?”

      我怎么知道,做阅读理解呢...王磊脑海里飞速转动起来。

      不等他想要怎噩梦回答,中文系的女朋友就自问自答了:

      “每吃一口都会想起一段过往的回忆吗?还是因为悲伤而一片空白?让她失神的过去还是未来?是自己还是爱人?思念一个人还是忘记一个人......”

      什...什么......

      一连串的问句,让王磊懵了,他记得女朋友不是什么电影爱好者啊,看电影、电视剧都是图个乐。

      怎么今天突然化身影评人,做起阅读理解。

      不过这么一说,王磊仿佛也感受到了高媛媛身上的悲伤,每一个微小的细节好像都让人揪心。

      而且,那么漂亮、清纯,让人恨不得抱在怀里,好好安慰。

      第三分钟,高媛媛已经快吃不进去,可是越吃不进就越强塞进去,绝望的情绪开始爆发。

      这下,隔着大银幕王磊都感受到了无比的压抑。

      终于,高媛媛干呕一声,忍不住了,捂着嘴朝卫生间跑去。

      “呼!”

      不知道为什么,礼堂里每一个人,都感觉松了一口气。

      “我去,刚才不知道为什么,心里难受的要死!”

      “太压抑了,再来一分钟我都受不了了。”

      “这是一镜到底的长镜头啊,女主角演技太好了,就跟真的有至亲去世了一样!”

      “那个鬼魂怎么还在旁边看着,一点反应都没有?”

      “真要把女主角抱在怀里,太可怜了,看着都心疼!”

      ......

      一段及其压抑的长镜头,虽然最终得以释放,不过却让观众的内心变得沉重起来。

      还在继续,曾经温暖的双人床变得空荡,没有了爱人的拥抱,没有人感知她的心跳。

      那么胆小的她只能自己躺下,挨过漫漫长夜。

      鬼魂无法感知的手在轻轻触摸着她的身体,但她不知道。

      只好在留有他们温度的被褥上,再安静地哭一场。

      坐在她身边的鬼魂,滑稽的脸上空洞的双眼中,也藏着无法言说的目光。

      高媛媛不再敢关灯睡觉,可是除了守候,鬼魂什么也做不了。

      鬼魂走向窗边,像个囚徒,囿于咫尺天涯的困境里。

      镜头一转,清晨高媛媛如行尸走肉一般站在窗前,窗户就一扇铁窗,把她这个囚徒,挣扎在思念和回忆中。

      日子就这样过去了,一天又一天,他们留在这个家里,各自梳理着羁绊。

      渐渐地,那张双人床的床单上,再也没有了爱人的气息,高媛媛只能抱着床单发呆。

      人总以为自己可以停留在过去,唯有时间奔流向前。

      一场场快速闪回的镜头,即便时间加速,也让在场的观众感受到了无尽的孤独。

      当然,有些不那么容易被电影剧情感染的人,更多的是觉得无聊。

      王磊也觉得有些无聊,即便在他看来,拍的确实好,看着让自己心里都有种莫名的空虚。

      而旁边的女朋友,眼睛已经微微泛红。

      和她一样的女生现场不少,女生永远都要比男生感性。

      好在,接下来的气氛轻松多了。

      一个温暖的午后,高媛媛坐在窗边的地上安静地看书。

      双腿微微弯曲,膝盖上放着一本书,明亮但不是很刺眼的太阳光照射在她身上,显出别样的美感。

      透过窗户吹进来的威风,修长白暂的大腿下方,短裙的裙摆微微飘荡。

      也让在场的男生心里微微荡漾,大冬天的没由来一股火热。

      王磊坐直了身体,身体忍不住微微前倾,目光随着轻微摆动的裙摆而左右移动。

      “嘶...”

      手腕上的剧痛让他回过神来,恋恋不舍地收回想要深入探索的目光。

      有些心虚地迎上女朋友李莎莎犀利的目光,又一本正经地回头。

      心里暗骂着,这什么鬼导演,明明捂得严严实实的,却搞得人心痒痒!

      这个有些惬意、美好的镜头,倒是让观众的心情好了点。

      如果忽略掉高媛媛那没有焦距的目光,心不在焉地翻着书。

      以及旁边坐在阳光照不到的黑暗中的鬼魂的话。

      高媛媛也开始试着走出悲伤的情绪,开始出去和朋友一起玩,出去工作。

      每天大清早就出去,晚上才回来,好像不想在这个家多呆一分钟一样。

      鬼魂只能每天站在门口同一个地方,日复一日看着她离家,觉得和爱人越来越远。

      天空飘起了细雪,又再次放晴,季节变换,时光无声。

      独自坐在床上的人从高媛媛变成了鬼魂,默默思念着她的温度。

      一如之前,高媛媛在床上思念他的温度一样。

      又开始让人无比揪心起来。

      突然有一天,他发现马路对面的房子的窗前也有一个鬼魂,一个披着花床单的鬼魂。

      “嗨!”

      鬼魂无法说话,只能无声地打招呼。

      字幕打在大银幕下方,观众听不到他说,只能看。

      可能是同类,花床单鬼魂能感受到鬼魂想说的话。

      字幕做出了回应。

      “嗨!”

      “你在等人吗?”

      “我不知道,我应该是在一个人,只是我已经忘了他是谁了。”

      两只鬼魂的交流没有任何声音,只有字幕。

      可是,观众却没有任何观影障碍,仿佛能听到他们内心的孤独。

      尤其是花床单鬼魂,不知道已经等了多少年,时间久到自己都忘了在等谁了。

      鬼魂不再回话,镜头渐渐拉远,似乎跌入了沉思:会不会有一天,他也会忘了自己爱的人,就像她在渐渐忘记他?

      时间过得好像更快了,又好像更慢了,他期盼爱人回家,又害怕爱人回家。

      那一天终于来到了,鬼魂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即使守在她的身边,也无法阻止生活的继续。

      高媛媛要搬走了,离开这个伤心之地。

      鬼魂发现自己也无法这么无私,只能用忽明忽暗的灯光,书架上的书来宣泄着愤怒。

      这么久以来,高媛媛好像对这些灵异事件,渐渐习惯了,并没有太大的反应。

      高媛媛收拾东西的时候,鬼魂没有再幼稚地“闹鬼“,他知道自己什么都做不了,只能陪着她安享最后的时光。

      懂事的让人有些心疼,王磊感觉心好像被什么东西给揪了一下。

      而旁边的女朋友李莎莎,已经不忍心看着高媛媛就这么离开,留下一个孤独的鬼魂。

      可是,和鬼魂一样,无法阻止。

      高媛媛最终还是走了,只是在走之前,在墙缝中塞了一张纸条,这是他的习惯,总会在自己呆过的地方,留下些什么东西。

      提着行李离开了,鬼魂只能在窗户前凝望着她的背影。

      放映厅里,李莎莎和很多感性的女生一样,忍不住捂住了嘴,无力地靠在座位上,泛红的眼眶快要不争气地留下了眼泪。

      这个时代的女生,没有经过互联网时代的信息大轰炸,越发地容易感动。

      她们已经不忍心看着鬼魂就这么一个人,在空荡荡的房间里,了此残生。

      “对,还有纸条,留了纸条!”

      李莎莎突然想起来,用力抓着男朋友的胳膊:“她一定是能看到鬼魂,给他留了纸条,只要拿出纸条,就能再相见了。”

      和她想的一样,鬼魂转身蹲在门缝前,扣着墙缝。

      可是还没等抠出来,房东已经找人把房子重新粉刷了一遍,那个墙缝被填上了。

      抱着巨大希望的观众们,心里一揪,放映厅里弥漫着绝望的气息。

      时光流转,房子里开始搬进新的租客。

      一家四口,儿女双全,女孩可爱,男孩活泼。

      一家人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这让习惯了孤独的鬼魂越发地不习惯。

      他开始制造各种灵异事件,开始搞破坏。

      长时间下来,母亲也累了,她将离去,保护子女的安全。

      而鬼魂要留在这里,守护爱人纸条的秘密。

      接着又来新的租客,生日的时候一群人非常闹腾,再次被鬼魂赶走。

      无能狂怒的鬼魂,就好像大家小时候幻想自己能隐身,到处搞事情一样。

      本该是有些好笑的情节,可是没有人笑得出来。

      观众们感受到的,依然是无尽的孤独,以及心疼。

      可能是房子闹鬼出名了,之后再也没有租客了。

      偌大的房子只剩下鬼魂一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孤独,是他最向往的事情。

      偌大的房子,他只在乎那个狭小的缝隙。

      这天他又看到了对面的花床单鬼魂,对他打招呼。

      “是谁啊?”

      “是我。”

      “哦,我还以为是......”

      花床单鬼魂看清他的时候,他感到了对方无尽失落。

      即使花床单鬼魂已经不记得那个人,却无法停止心里的期待,也无法抑制绵长的悲伤。

      鬼魂继续扣着自己的墙缝,日复一日,放里开始布满了蜘蛛网和灰尘。

      人们抛弃了这里,时间抛弃了这里,房子如同自然而然地破败下去。

      鬼魂依然守在门框边,他已经忘了自己努力了多久了

      日复一日,他终于触碰到了那张纸条。

      一直憋着许久的观众们,仿佛感受到了鬼魂的喜悦。

      “快拿出来!”

      “快打开!”

      “里卖弄到底写了什么!”

      “快快快!”

      观众们沉甸甸的心,随着纸条慢慢被抽出来,变得轻快起来。

      王磊和李莎莎两人的手已经紧握在了一起,同样一脸期待和兴奋地看着鬼魂捏着一个角的纸条。

      可是!

      就在这一瞬间,鬼魂身后传来巨大的震动和轰鸣,本已摇摇欲坠的窗子被猛然掀起。

      紧接着,在挖掘机野蛮的冲击下,整个房间化为瓦砾,周围升起灰尘。

      干脆利落的操作带着不容置疑的力量,完成着社会的新陈代谢

      转瞬之间地覆天翻,鬼魂呆呆地站在原地,而那张历尽千辛万苦才碰触到的纸条,又被埋没在废墟里。

      “草!”

      王磊一句国骂忍不住脱口而出。

      鬼魂花费了无数年的时间才碰到那张纸条,就这么白费了。

      现场其他大学生们也躁动了起来,他们和高媛媛一起经历过绝望。

      和鬼魂一样经历过无尽的孤独,虽然鬼魂等了几十年,他们只是等了一个小时,可内心的孤独是一样的,也被感染了。

      “搞什么啊,导演竟会搞事情!”

      “太惨了,鬼魂赶紧从电影里爬出来,把导演吃了吧!”

      “导演故意的吧我靠!”

      “太惨了,死的那么惨,当鬼也这么惨,惨绝人寰、罄竹难书啊!”

      “这下纸条还怎么找啊!”

      从无尽的孤独到希望,再到希望在一瞬间破灭。

      又不是在电影院,在他们学校的礼堂,这些年轻的观众们都忍不了了。

      不过,接着还有更令人难过的。

      鬼魂发现了对面废墟中的花床单鬼魂,他们还是像从前那样远远望着对方,却没有了那扇窗。

      支撑着无尽等待的信念,也像栖身的房屋一样轰然坍塌,花床单鬼魂终于放弃了:

      “我觉得他们不会回来了。”

      字幕出现的一瞬间,花布陡然坠地,花床单鬼魂烟消云散。

      肉体的死亡,灵魂的消逝,至此,又一个悲伤的故事逝去,再无人记起。

      原来,鬼魂也会消失。

      有了花床单的先例,现场观众们心里浮现一个不太好的结局。

      “靠!”

      王磊有点后悔拉着女朋友来看这部电影了,太糟心了。

      不过,耳边却响起了女朋友细微的抽泣声。

      一个小时之前还不要不要的女朋友,只是已经感动的无以复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