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直播下载ios

      “爹爹,这怎么能怪您呢,都是女儿不好,让您受惊了。再说了,要怪也是怪那个皇帝,还有那个昭王!”纳兰若初此时看见老爹自责的模样,真心感动又心酸。

      一国丞相是多少人仰慕的存在,却因为她而流露出如此让人心酸的神态,这就是父爱。

      “是爹没用。”丞相垂首哀叹。

      “爹爹是最有用、最好、最帅的,再说了那个什么昭王,身份也不低,只是女儿以前没见过,也不了解才会拒绝的,也许他是个好的呢,对吧?”纳兰若初抱着老爹的胳膊朝他咧嘴一笑:“爹爹了解他吗?”

      说起昭王,一直没吭声的纳兰逸辰开了口:“慕容曦,封号昭王,年二十二,是皇帝唯一存在于世的弟弟恒亲王独子,六岁时在太学便已显示出其过人之处,当时的太傅就用‘此子有惊世之才’称赞过他,后因体弱被断言活不过弱冠之年而被一个隐世高人带走,八年后回京,被其父送去军营并很快的上了战场,六年中打了无数胜仗,也建了无数功勋,军职一升再升,直至大将军位,赐昭王封号。当然,打仗就会受伤,他在两年前受重伤回京修养。”纳兰逸辰做了大概的介绍,说了他二十二年的经历,具体的他也不太清楚。

      丞相遣退了所有下人才接着说:“昭王手握重兵,天元大半的兵权在他手中,在京中的两年里,他几乎没出过府,也不上朝,对他的了解少至又少,但知道他只效忠皇上。听成公公说皇上每每遇到难以决策之事,便会秘密召他入宫商议,有一次皇上秘密召见的只有我和他,所以才确认了此事。”

      “爹爹觉得是何原因让皇上竟如此重用他?自古皇帝不是最忌惮手握兵权的人吗?从今天选妃的事来看,怎么觉得皇上对他比对自己的亲儿子还好?让他先选,还是按他自己的意愿来选,怎么想都有些不可思议,让手握重兵的昭王和文臣之首的丞相结亲,皇帝是怎么想的,他不怕吗?也不合常理呀!”纳兰若初想不通,皇帝不怕手握重兵的慕容曦联合丞相造他的反?

      “这个是有原因的!”听丞相的语气还有内幕?

      丞相的声音很低:“当年的皇上并不是太子即位,而是杀了除恒亲王以外的所有皇子才夺得皇位的,恒亲王是皇上一母同胞的弟弟,从出生就是为皇上夺位而存在,也从没有过夺位之心,他只好琴棋书画,游山玩水。他对当时还是皇子的皇上发过誓言,自他以后的子子孙孙只效忠坐在皇位上的那个人,绝不有二心。当皇上登基后,恒亲王便提出离京去往封地,皇上以需他辅佐为由留了他,直到其子昭王在战场上立功,恒亲王便直接递了辞呈,带着他的亲王妃去了封地,把王府留给了其子昭王。”

      “这恒亲王倒是个性情中人,他只有一位妃子?”纳兰若初倒有些意外了。

      “是的,这恒亲王是皇室里的一个例外,不仅不爱权势,还是个痴情种,皇上曾送了他很多美人,他都如数送回,说此生只娶一人足以,还说他精力有限,只能满足一人之需,皇上听了很是无奈,也就由着他了。”丞相此时没有意识到在座的是他两个还没有婚配的儿女。

      “倒是让人敬佩,有其父必有其子,这昭王应该也不会差吧?可是他为什么要戴面具呢?难道长得太丑?”

      纳兰逸辰听见妹妹若有所思的话便接口道:“长的不仅不丑,还称得上俊逸非凡,天人之姿,比你哥哥我还略胜一筹呢!只是,后来听说因受伤容貌被毁了,还真是有些遗憾呢!”

      纳兰若初猛的看向哥哥:“这么说,你见过?”

      “咳咳咳,见过一次。”纳兰逸辰像是被呛着了,一副心虚的样子。

      丞相瞪他一眼,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他那年十二岁,学了点武功,便自以为武功了得,正赶上当时在外八年的昭王回京,听说人家武功高强,不服气,就跑去挑战,结果可想而知了!”

      “哈哈哈,想不到我英俊潇洒的哥哥还有这样的黑历史呀?”纳兰若初大笑,这个哥哥还蛮可爱的,脸都红了,她恶趣味的捏了捏纳兰逸辰红了的脸:“哥哥,来,告诉妹妹,打的有多惨?我以后为你报仇怎么样?”

      纳兰逸辰两手往脸上一捂,然后下定决心似的一抹:“自己的仇自己报,这几年的功夫也不是白练的。”

      然后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两手一拍:“对哦,妹妹你以后嫁给了他,他就得喊我大舅哥了,嘿嘿,看他以后……。”

      还没说完,便看到丞相老爹丢过来的白眼,意思是——你在做梦,“在战场上被称为死神的人,可不是好相与的。”

      纳兰逸辰打住话头,却还是忍不住“哼哼”了两声。

      “哥哥的意思是为了能让昭王叫你一声大舅哥,我就得牺牲自己嫁给他咯?”纳兰若初眨巴眨巴湿漉漉的大眼睛,一副可爱的样子,她很喜欢逗这个哥哥,谁让他这么纯洁的样子,太好玩了。

      “不不不,哥哥不是这个意思,妹妹的幸福最要紧,如果他能让妹妹一辈子幸福,就勉为其难的让他成为我的妹夫,不然……。”还没等他说完,“噗嗤”一声,纳兰若初笑出了声:“哥哥,你太可爱了,哈哈!”

      纳兰逸辰楞了一下,见妹妹笑的眉眼弯弯,梨涡浅浅,马上跟着傻笑了起来,丞相老爹却泼了一瓢凉水下来:“他哪里可爱了,没你一半可爱!”

      老爹啊,能不重女轻男么,很受伤唉!纳兰逸辰捂着心脏。

      纳兰若初看到哥哥一副很受伤的表情,掰过他的脸,“吧唧”亲了一口:“我哥哥最可爱了,棒棒哒!”

      她这一亲不打紧,一个被亲懵了,另一个看傻了。

      纳兰若初反应过来,这个时代里她的所为好像是有些逾距了,男女授受不亲还包括至亲在内哈。嘿嘿,她一不做二不休,转身又在老爹脸上“吧唧”亲了一口,然后伸个长长的懒腰:“好幸福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