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邪恶少女漫画

      满是樱花的屋子内,六道骸对毫无还手之力的云雀恭弥进行一顿拳打脚踢后,冷眼看着满脸鲜血的他说道:

      “看你的表情,是很想知道为什么我会知道你得了樱花晕眩病吧,那么,到底是为什么呢?”

      “哦呀,眼神变了哟,难道是在想要是没有樱花会有多好吗,这一点你就误会了。”

      “像你这种等级的人,我之前也遇到过很多个,根本不需要在意,通通都被解决掉了。”

      “而你的待遇算是其中最好的了,其他人,都好像是在地狱一样,不过,你也不用担心会死,我还没玩够。”

      说完,六道骸把云雀恭弥继续当做了玩具一样继续肆无忌惮的玩弄着。

      “前面的人,快点都给我让开一点。”并盛中心医院内,随着医生的一声大吼,一位风纪委员旋即就被推入到了急救室中。

      “怎么会又有风纪委员被人给打了?不是说云雀已经去找对方的幕后黑手去了么?”

      “难道?他也遭遇了不测?”见状,原本已经安心下来的山田再次紧张了起来,瘫坐在地上,整个人都好似漰溃了一样。

      在被推进急救室时,一枚金怀表从风纪委员身上掉落,捡起打开一看里面的数字;

      又和之前从了平那里拿到的一模一样表盘数字做了个仔细对比,里包恩眉头一紧的来到了沢田身旁道:

      “果然没有错,其实他们这确认真正要找麻烦的对象,应该是阿纲你才对。”

      “我知道。”看着急救室上方亮起的红灯,眼神一紧,对此,沢田纲吉并不意外。

      对于沢田纲吉的这种捉摸不定的状态,里包恩似乎也早就习以为常,接着就从怀里取出了一张名单递给了他继续说:

      “这上边记载的东西是并盛中学战斗实力排行,而这边的两个怀表则分别是从了平和刚刚那位风纪委员身上发现的。”

      “从这两只怀表上定格在六、五表盘的指针,在结合你手里面的排行榜来看……”

      “风纪委员是六,了平是五,就说明,这个是怀表的真正作用是来倒数的计时的;”

      “顺着这份排行榜向上推动看,排在第一和第二名的人也正好是你和云雀恭弥。”

      “以云雀的性格,在找到这个幕后黑手后,一定是不会轻易放过这个对并盛中有威胁的人,可现在来看还是会有人被不断打倒,也就表明,他……很有可能已经遭遇到了不测。”

      “所以,接下来就只能看你的了,你就先自己去解决吧,我还有点事情要去调查。”

      “啊………………!我知道,但在那之前,我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说罢,看了一眼排行榜上面排在第四第三位置上的狱寺和山本,沢田纲吉面色阴沉着离开了并盛医院。

      “狱寺、山本……!”一出门,沢田纲吉踏着凌波微步便向着学校一路狂奔而去,誓要在两人遇到危险之前赶到;

      看到笹川了平的惨状后,沢田纲吉此刻的心里是真的不想在看到他们两个人出现什么状况,一点都不想。

      “今天这是怎么了?有这么多人缺席没来上课也就算了,居然连第十代首领也没来。”

      并盛中1-A班,挣开眼睛、抻个懒腰,并没有看到沢田纲吉来上学后,才睡醒的狱寺顿时又失去了精神。

      翻开手机,狱寺刚想打电话给沢田纲吉时,屏幕上却提醒着请尽快充电几个字样。

      就在狱寺才从电话簿中找到第十代首领时,还没等拨通,手机就滴的一声关机了。

      “该死的破手机。”埋怨一声,背上书包,狱寺说了句:“老师,我手机没电了,需要回去充电,所以先走了。”就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教室。

      “狱寺,你不是才刚睡醒?”讲台上,老师拿着三角板敲了敲桌子制止叫道。

      只可惜,即便对方是老师,狱寺也懒得搭理,依旧自顾自的离开了教室。

      “狱寺……………!”在狱寺走了几分钟后,沢田纲吉终于是赶到了学校,推开门,也不管是不是在上课时间就直接叫道。

      “沢田,现在还是上课时间,你在那乱吼乱叫什么?迟到的事事后在说,先回到座位上去。”

      “不好意思老师,我还有事,先走了。”站在门口扫了一眼,见班级里并没有发现狱寺的身影,沢田纲吉就又急匆匆的走了。

      “阿纲,等我一会,我也去,今天学校是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么?”

      从睡梦中醒来,跟着沢田纲吉的步伐,山本武一个小跳,越过身边桌子也跟了出去。

      “山本武,你要干什么去,给我站住。”见状,老师又是开口制止了起来。

      “抱歉了,老师………………!回来我会好好的接受处罚的。”

      “该死的………………!”

      “狱寺凖人、沢田纲吉、山本武、你们三个给我等着,看以后我怎么收拾你们。”疯狂的敲击着身下的桌子,此刻,台上的老师都好似快被气疯了。

      “就是这样,所以按照排行榜的顺序,接下来要面对危险的就是狱寺。”

      简单和山本解释了个大概,沢田纲吉便与其兵分两路开始寻找起了狱寺的踪迹。

      这边,漫步在并盛街头的当事人狱寺却在望着川流不息的人群犯起了难,攥着满身上下仅有的六十五日元不知能吃点什么。

      “你就是,并盛中学一年A班,座位号是八号的狱寺凖人吧。”

      就在狱寺放弃准备回去时,身后,一位头带白色针织帽,带着眼睛,嘴角旁边疑似印着条形码一类纹身的男生突然叫住了他。

      “嗯………?你是哪里来的?”狱寺冷眼看着少年问道。

      “我是黑曜中学,一年级的柿本千种,是特地过来毁掉你,狱寺凖人,废话少说,快点动手吧,我不想浪费时间。”

      “唉~~!真是的,为什么每天都会有其他学校的人过来找我啊,我最近明明已经很低调了。”

      “啧,没办法了,你就跟我来这边吧,不管你们谁来挑战我,我都会接受。”

      对于眼前这个四眼仔,狱寺还以为是如往常一样的挑战者,根本没放在眼里,准备待他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去解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