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拉拉之彩虹心石

      院落中,一个穿着黑色长裙妖娆娇媚的红发女人站在玻璃门前得意地看着屋内熟睡的众人。

      她手掌搭在门上扯下门锁,随意地扔在院落中,接着推开门走向屋内。

      “两个蠢货。”她看了眼塞进壁炉中的两个人低声骂了一句,然后又走向角落阴影中的瑞德。

      “隐藏得真好,如果不是「诱梦者」将你也覆盖进去了,我都发现不了你。”红发女看着头颅低垂,靠坐在墙角的瑞德说道。

      “这么一看还是我喜欢的类型呢,可惜年纪小了些,而且快死了……”红发女蹲下身,用涂着暗红指甲油的食指托起瑞德低垂的头颅看了眼。

      她拔出瑞德左手握着得宿雪站起身,双手握着长刀挥斩向瑞德的头颅。

      “锵。”

      原本闭着双眼深陷在梦境中的瑞德,突然睁开双眼不带一丝表情地盯着对方,同时抬起左手挡住刀刃。

      “哧”

      瑞德的右手如同刀刃一般挥斩下对方面带讶异得头颅,鲜血飞溅在房内。

      “啊——”惊声尖叫将屋内众人吵醒。

      瑞德从梦境中挣脱斩杀对方时,有些没控制住自己带着强烈杀意的气场惊醒了身旁不远地塔司纳与蕾娜。

      蕾娜一醒来就看到一具无头的尸体站立在不远处,顿时被吓得尖叫起来。

      “是蕾娜吗?怎么了?”

      “出什么事了?”

      “那是什么?”

      众人醒来后反应不一,有如郎武一样马上拿起手枪翻身而起的,也有焦急问着发生了什么的。

      “有敌人进来了,我出去看看,你们拿好武器待在这,我很快回来。”瑞德拿回长刀,将无头女尸扔出房内,接着面无表情地提着对方的人头走向屋外。

      众人沉默地看着瑞德,他们都看出来瑞德的情绪好像有些不对劲。

      “瑞德……”犹豫了下,晋田还是叫住了瑞德。

      他站在破碎的院落玻璃窗旁转身看向晋田。

      “你自己小心点。”晋田说道,其他人也带着些担忧看着他。

      “放心,他们不是我的对手,壁炉里还有两个闯入者,一时半会他们不会醒来,不用担心。”瑞德神色缓和了些说道,接着消失在夜色中。

      “我敢说那些家伙死定了……”约克握着手枪看着瑞德消失的背影说道。

      “那也是这些家伙自己找的,我认识他这么多年,还从未见过他这么杀意十足过,也不知道这些家伙做了什么。”晋田拿起身边的外套穿上说道。

      “瑞德不会出事吧,听他的意思敌人好像不止一个,而且对方可能也是念能力者。”塔司纳有些担心地说道。

      “放心,他不会出事的,瑞德做事总是很冷静。”郎武一边说着一边确认了下壁炉中两人的状态。

      瑞德左手提着红发女的人头,右手握着长刀,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一栋爬满了植被的办公楼中。

      “哒、哒、哒……”

      他没有掩饰自己的脚步声,反正对方似乎也不准备逃跑。

      瑞德踏入七层空旷的办公室中,将手中的人头扔向前方。

      “咚~”

      人头落在地面滚向站在窗边紧盯着瑞德的三人。

      “晚上好,各位,请问这个人头是你们掉的吗?”瑞德迈步向面色各异的三人走去。

      面向瑞德左面的金发青年眼中闪过一丝怒色,不由地握紧了拳头。

      面向瑞德右面的黑发女人则是嘲讽地看了眼地上的人头。

      而站在两人中间的一个寸头黑人男子则是毫不在意地微微一笑说道:“我想你也是为了那个消息来的吧,我们可以合……”

      “铛”

      一把长刀斩在金属长棍上,黑人身旁两人迅速散开。

      “抱歉,我今晚只想杀人。”瑞德用力压下长刀。

      “噌”

      念刃刺穿黑人的头颅,这时,对方的同伴才扑上来。

      “唰”

      瑞德后撤一步,等两人靠近,长刀横斩封在身前。

      “铛”

      两柄短刀劈在长刀上,瑞德无视左边金发男的双拳,左脚一蹬反过来压下黑发女的双刀。

      “噗~”

      瑞德右腿如鞭子一样抽在黑发女左肋,让她喷出一口鲜血。

      “铮”

      长刀如同月牙一般旋斩而过,身前两人的头颅落了下来。

      他握着刀站在原地,转身看着倒在地上的黑人男子。

      “起来,我刚刺进你头颅时根本没有实感。”瑞德平静地说道。

      “我还以为能蒙混过关呢。”黑人站起身,头上的伤口迅速愈合。

      瑞德看了眼另外两个倒霉鬼,他们是真的死了,对方大概是想借同伴的死来麻痹自己的戒心。

      “咚”

      瑞德猛蹬地面冲向对方,再次挥刀斩向对方。

      对方不闪不避,任由瑞德斩下了他的人头。

      “你很强,但我的能力是不死之身,你杀不掉我的,考虑下我之前未说完的提议如何,我们合作吧。”黑人男的头颅在地上消失,又从身体上长了出来。

      瑞德没有说话,他斩中对方时明显没有实感,眼前这个人很有可能只是个念分身之类的。

      那么他的本体在哪呢?他打量着四周。

      没有任何发现后,瑞德试探着斩下对方其他的身体部位。

      对方既不闪避也不反击,就这么站在原地任由他攻击。

      片刻后,瑞德停在原地看着对方说道:“你为什么不逃跑,也不攻击。”

      “展现合作地诚意而已,而且我也打不过你,不是吗?”对方貌似诚恳地说道。

      “哦,你确定不是因为你怕逃跑或者反击会暴露你的本体所在吗?”瑞德的视线由上至下缓缓集中向对方的影子。

      总的来说猎人世界是不存在完全没有弱点的念能力的,所以他才不信对方所说的不死之身。

      对方看似是因为并不担心瑞德能伤害到他,但实际应该是害怕移动时暴露的破绽。

      黑人面色不变,笑着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

      “嘭~”

      黑人的影子突然变得立体起来,他人立而起,撞破窗户跃向楼下,留在原处的分身缓缓淡去。

      瑞德站在破碎的窗户旁,一脚蹬在窗边跃起,在空中高举长刀锁定着对方逃窜的身影。

      「落雷」

      一道雷霆贯通天地,瞬间驱散四周的黑暗,狠狠劈向黑人。

      “轰——隆”

      一声雷吼响彻方圆数千米,惊起大片鸟兽群。

      “哒”

      瑞德落在地面,一刀斩下黑人的焦黑头颅,然后站在原地陷入到反思中。

      从红发女勾动起那些他平时封存的记忆开始,他就有些失控了。

      不过,对方的能力还真是可怕,自己一开始完全没有感到梦境中有一丝突兀的地方。

      如果不是自己握住厨刀时突然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大概就会永远沉沦在梦境中被杀死了。

      想到这里,他又握紧了宿雪,也许再碰到类似的念能力时,宿雪能成为唤醒他的关键。

      片刻后,瑞德暂时结束了反省与思索,看了看四周向晋田等人所在的房子跑去。

      “乖乖,那是瑞德造成的吧?”约克看着远方已经消失的闪电与还在耳边回响的雷声说道。

      瑞德修行回来后,没少用雷念捉弄他们,尤其是约克,所以他们看到天空中莫名出现的巨大闪电时,都想到了他。

      “这就是职业猎人的实力吗?”郎武看着远方自语道,心中似乎多了一丝不同的憧憬。

      “如果瑞德的念也可以帮我的游戏机充电就好了。”约克突然想道。

      众人收回看向外面的视线,一脸无语地看着约克。

      瑞德其实是可以帮游戏机充电的,但因为电压越来越强,充电状态也越发难以维持,甚至经常炸掉练习控制输出的电器。

      “如果你不介意炸机的话,我可以帮你充电啊。”瑞德没好气的声音从夜色中传来,约克打这个主意不是一天两天了。

      “不用了,我开玩笑的。”约克讪讪地说道,你怎么就刚好回来了。

      “收拾一下,我们换个地方休息,这里不安全了。”瑞德说道。

      他一路走来遇到了不少嗅到血腥味的野兽与听到交战动静赶往此处的念能力者。

      众人点点头,虽然他们感应不到念能力者,但瑞德走后附近确实来了不少野兽,他们开枪击退那些试图闯进来的野兽时,恐怕也引来了许多关注。

      瑞德走到壁炉旁提起昏倒的两人走向二楼。

      片刻后,他独自从二楼走下来,众人也已经收拾好了行装。

      “走吧。”他带着众人,在「圆」的搜索下来到了一栋独栋住宅中。

      “时间还早,你们再睡一下吧,有什么情况我会叫醒你们的。”瑞德说道。

      “好……”

      “辛苦了,瑞德……”

      “辛苦了……”

      他们也知道瑞德很少需要睡眠,所以也不拒绝,又各自展开睡袋。

      瑞德习惯地走向角落中的阴影坐下,思考着再碰到类似红发女与黑人的能力应该如何应对。

      最有效的方法自然是提前找到他们的本体斩杀,但如果一时半刻找不到对方的本体呢?

      瑞德毫不怀疑这个世界有类似两人却更加强大完善的能力,比如之前在友克鑫碰到的那个貌似能虚化的「阴兽」。

      或许我应该要开发一种能限制对方能力的手段,就像酷拉皮卡的「束缚中指链」一样。

      瑞德忽然想到如果我也能让对方强制进入「绝」不就能将对方的能力暂时废掉了。

      想到这里,他忽然拿出一本黄金制成得厚重书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