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师乱伦

      古月国、山水郡岭山镇内、今日是个大好日子镇内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人山人海,小镇内老百姓们排成两排站在道路两旁欢声雀跃,还有两队舞狮在不停的翻腾跳跃,而这一切都只是为了迎接小镇内的大才子,“李稀年”。

      李稀年乃是岭山镇李家员外的独生子,李家世代行善、身受百姓爱戴,如今李家公子李稀年高中状元回来,小镇里出了个状元,而且还是世代行善的李家公子,小镇内的百姓们都发自内心的开心、骄傲、好似这不是李家员外的儿子,而是他们的儿子一般。所以便有了这锣鼓喧天的迎接场面。

      只见李稀年身穿大红袍,头戴大红冠,骑在一匹高俊的大白马上,清秀的面庞上嘴角都快咧到后脑勺了,“金榜题名时、衣锦还乡日”这大概就是人间最得意了吧。

      人群中一个身穿白色绣着淡粉色的荷花抹胸,腰系百花曳地裙,手挽薄雾烟绿色拖地烟纱,风鬟雾鬓,发中别着珠花簪的女子,她很瘦小,嘴巴旁有颗米粒大小的黑痣。她手里捧着一本厚厚的书,那双月牙般的小眼睛正含情脉脉的盯着李稀年,李稀年翻身下马,走到她跟前拉住了她的纤纤小手,两人四目相对,一切尽在不言中。

      李稀年一脸宠溺的说道:念之当年我向你承诺,等我高中状元,我便娶你,如今我已是状元了,该是我兑现诺言的时候了,走、我们回家,让父亲找个黄道吉日我们便成亲……

      南念之羞涩的点了点头后边低下了小脑袋。

      李稀年的父亲与南念之的父亲乃是多年好友,两人在多年前便已经订了娃娃亲,可谓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刚回到家,李稀年与南念之便被父母带去各自换上成亲的礼服。

      原来在李稀年还没回到家的时候双方父母便已经偷偷布置好婚房,今天又刚好是皇道吉日事宜结婚,所以众人商量好了给李稀年一个惊喜,正好来个双喜临门。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送入洞房。

      李稀年这些年衣出生就含着金汤匙出生,如今更是高中状元,又是与心爱之人囍结连理,本以为人生如此便已是最完美。

      可惜天不遂人意……今日李府闯闯进入两个万恶之人,两人一高一矮,一胖一瘦,高的又胖又高大好似一座小山,矮的又瘦又小个骑坐在高个的肩膀上好像一只小猴子。

      众人都听说过,这两人便是臭名昭著恶人,因两人奇特的外貌,一大一小的反差组合让人印象深刻,据说两人还是邪皇殿的修仙者,但却生性爆虐,无恶不作,大个名叫山鬼、喜好生食人肉,小个名叫山魈,生性喜淫,常常夺人妻女,常常活跃在古月国境内……臭名昭著,因是邪皇殿的人,所以很多人都是敢怒不敢言。

      李员外上前拱手说道:二位仙人,今日乃是我儿李稀年成亲之日,二位仙人的到来真是令李府蓬荜生辉。

      骑在山鬼肩膀的山魈阴笑道:嘿嘿……李老儿,你不用高兴得太早了,今日我是来抢你儿媳妇的。

      李稀年做为新郎官,听到有人要抢自己的新娘,听到这话那里受得了……便上前怒骂道:贼子休得放肆,敢来我李府闹事,我可是古月国的状元,哪怕你们修仙之人也得掂量掂量。

      山魈说道:嘿嘿,嘿……古月国的状元?哼!很了不起吗?不过是一群普通人罢了,今日我就让你知道什么是修仙者,哼!山鬼动手,说罢便施起法术,把所有人定住,山魈抓起新娘南念之往布置好的婚房内,而山鬼就当着李稀年的面前抓住李员外,扯下个胳膊便吃了起来,一个接着一个人被扯下胳膊与腿吃进肚子,而且只吃大腿与胳膊,剩下的残肢尸体被扔得满地都是,不一会满院的人都被肢解吃掉,整整一千三百六十九人。

      李稀面此时面部狰狞,眼睛布满了血丝,上千人就这么在他面前被吃掉了,这上千人里,有他的父亲母亲,岳父岳母,爷爷奶奶,亲朋好友、等等……而且还是被同为人族的人给活生生的撕扯吃掉,,他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盯着正咀嚼人肉的山鬼……,他恨、他此时只恨自己太太过没用,面对强大的修仙者,他此时便是想破口大骂都不行,被仙家法术定住,别说是破口大骂了,就是想闭起眼不去看这惨绝人寰的一幕都做不到,毕竟他只是普通人。

      不一会,山魈出来了,山魈一脸蔑视的看着李稀年并说道:……嘿嘿……状元郎你的新娘挺不错的,山鬼我们走吧,这里就留下给我们的状元自己收拾吧!

      法术解禁,李稀年看着满地的破败的尸体,鲜血染红了整个李府,跪在地上,原本清秀的脸庞此时青筋暴起,布满血丝的眼睛此刻完全变成了血色,仰天长啸,……啊,邪皇殿、山魈、山鬼、……你们给我等着,血债要用血来偿。

      对了……念之,李稀年站起身来奔向婚房,只见婚房内的南念之衣衫不整,头发凌乱,双目呆滞。

      次日,李府燃起了熊熊烈火,一个眼睛是血红色,身穿白袍的男子背着一个双目呆滞的女子走出了岭山镇……瘦弱无助的身影渐渐的消失在远方……。

      夜晚……一条安静流淌的小河傍,燃烧的火焿傍,南念之依偎在李稀年的怀里沉沉的睡去了,李稀年看着抱在怀里的妻子,不由得生出了愧疚感,在心中暗暗自责:,唉……都怪自己没本事,身为一个状元可是面对那些修仙的恶魔,是显得那么的无力,都没能保护自己的家人。

      血色的眼睛迷茫的看着远方喃喃自语:……邪皇殿据说在修仙界也是顶级的势力,里面更有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强大修仙者,自己只是一个普通人,报仇之事又该如何是好。

      突然黑暗处传来一声:想报仇雪恨吗?

      李稀年血色的眼睛警觉了起来:谁?

      :我叫陈就,以后你就会知道的,接着便从黑暗处丢出了一本书,与一把弯刀,这是一本修仙功法,想报仇便好好修练吧。

      李稀年:还请前辈出来一见、前辈!

      黑夜中静悄悄的,再也没有声音传来,那位前辈似乎走了。

      李稀年拿起那本书与弯刀,书名绝情天刀,是一本修练刀术的功法。弯刀似一轮月牙,刀鞘上也刻有绝情两字,好似刀与功法是一套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