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视频app不了

      雨夜,方别和薛铃两个人行走在湿滑的屋脊上,又轻又快就像是两只在雨中行走的黑猫。

      一路上再没有什么别的交谈。

      这次刺杀顺利,非常的顺利。

      无论是岳平山的突然出现,还是宁怀远的实力远远超出薛铃的预料——如果正面作战的话,宁怀远约等于三品的武林高手,能够真气外放,隔空杀敌,并且剑法精妙,是非常难缠的对手,况且还身兼数家之所学,性格又谨慎阴险,实在是可怕的对手。

      但是,方别自始至终都掌握着暗杀的节奏,出场的实际,对于自己角色的把握,最重要的是,自始至终,宁怀远都没有意识到方别是来杀他的刺客,

      这是多么可怕的刺杀能力,方别最厉害的地方,可能就在于从来不把我是刺客这四个大字写在脑门上。

      并且对于岳平山宁怀远两个人关系的把握,趁他们火并的时候恰到好处地出场,甚至说还能够不动声色地把岳平山救下——当然,这主要归功于岳平山自己求生欲望很强,能够在宁怀远的手中应急逃生。

      否则的话,如果宁怀远真的杀了岳平山,方别也是肯定不会出手相救的。

      他的出手,仅仅限于开门打乱宁怀远的节奏这一点。

      以及仔细想来,岳平山能够找到这座山神庙,是不是就是方别的手笔呢?

      毕竟岳平山进来的时候已经说过,这是别人告诉他的地点。

      那么其实宁怀远自己来到洛城的时候,可能方别自己就已经知道了,但是一直引而不发,甚至主动将岳平山引过来。

      如果岳平山争气自己把宁怀远杀死,那么方别自己这就是借刀杀人,同样算是完成了任务。

      但是如果岳平山打不过宁怀远,那么至少也能够试出来宁怀远的底牌,给方别的刺杀降低难度。

      薛铃一边走在路上一边回忆着这场暗杀的经过。

      从结果上来说,这场暗杀顺风顺水,简直没有任何波澜,宁怀远武功高强,心思缜密,但是最后却被一根钢丝轻易地收去了性命,更是被方别用化尸粉彻底化去了尸体,真的是死无葬身之地的惨。

      看似如此简单,但是方别在暗地里面的准备又做了多少呢?

      他在洛城拥有怎样的情报网络,可以轻易就知道乔装赶路的宁怀远的下落。

      又提前布置舞台,既然打算在山神庙完成刺杀,那么就将山神庙作为自己的主场舞台来布置,万一宁怀远不来山神庙呢?

      那么一切不就白费功夫了?

      再加上岳平山的驱狼吞虎。

      那一瞬间,薛铃甚至感觉自己这个蜂翅是完全多余的。

      毕竟方别自己一个人就能够完全的主导整个刺杀过程,自己也不过帮他打打下手,策划一下来回的行动路线,这样的工作?

      不过转念一想,这样的工作,本来就是蜂翅应该做的?

      薛铃轻轻咬住了嘴唇。

      ……

      ……

      到销魂客栈外墙的时候,可以清楚看到二楼的那盏灯火,以及在窗纸上映出来的女子剪影。

      “是萍姐吗?”薛铃忍不住问道。

      此时的时间已经是接近四更了,早已经是深夜中的深夜,何萍仍然守在那里,让薛铃心中不由一暖。

      方别回头,对着她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薛铃只能点了点头。

      两个人如同两只猫一样跳进了销魂客栈的院子里,悄然无声,方别在前,薛铃在后,走进了客栈的二楼,在房间的门外,方别开口恭敬说道:“萍姐,我回来了。”

      方别的声音轻轻,平静中带着礼貌,更带着尊敬。

      “进来。”何萍在屋里说道。

      方别走进,薛铃想了一下,后脚跟进。

      屋里何萍正坐在桌前,油灯下,这位不足三十的老板娘青丝云鬓,斜插着银钗,正在桌上倒着两杯酒。

      “先喝了。”何萍倒完,抬眼说道。

      方别上前,一杯满饮,亮底,薛铃在方别身后上前,同样一杯满饮。

      这酒很辣很烈,和那天晚上喝的汾酒完全不同。

      但是薛铃没有做出任何表情和反应。

      “任务如何?”何萍继续说道。

      方别刚想开口,何萍看着他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蜂翅回答。”

      在蜂巢中,蜂针是暗杀任务的执行者,但是同样,蜂翅这边则是辅助者和监视者,或者说旁观者和守望者。

      蜂翅很少介入正面的刺杀中,所以说,汇报任务的时候,在暗处观察的蜂翅,才有着汇报全局的能力。

      虽然说——虽然说薛铃感觉方别完全可以一把抓蜂翅蜂针的工作,在经历了这次刺杀任务之后。

      不过眼下,薛铃认真回答说道:“任务完成,已经成功刺杀宁怀远,宁怀远尸体被化尸粉处理,但是我们已经取得了宁怀远身上的贴身信物,作为刺杀成功的凭证。”

      这样说着,薛铃解下自己手上被方别称作劳力士这奇怪名称的腕带软剑,放在桌子上。

      同时,薛铃再取下背上的包裹,里面是方别从宁怀远身上搜到的其他物品,就像前面说的,这之中包括一袋碎银子和铜钱,一叠银票,两瓶丹药,一本秘籍以及一盒暗器银针。

      不得不说,宁怀远真的是把自己武装到了牙齿,并且身为华山弟子却抛弃了佩剑,选择用劳力士这样的软剑防身,更让人感觉不寒而栗。

      “这是此次暗杀的全部收获,其中缴获岳平山的佩剑荧惑剑,不过方别认为不宜和华山派结仇,所以说就没有杀死岳平山,并且将佩剑给他留在身边。”

      何萍点了点头:“很好,蜂巢如今正受朝廷的追查,不宜在江湖上树敌过多。”

      薛铃自己这边反而愣了一愣:“萍姐不问我们的暗杀经过吗?”

      这次暗杀的经过,槽点真的很多,不过最后这么流畅和漂亮,不向何萍讲述一下,就感觉有种锦衣夜行的感觉。

      毕竟,方别真的是何萍一手教出来的弟子。

      不过——何萍自己当刺客的时候,也是这种稳健到不可思议的风格吗?

      但是何萍摇了摇头:“这个世界上,最无趣的事情就是杀人的过程了。”

      “我没有兴趣知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