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在线成人网

      1,

      许宗爷爷气哼哼地说完那些话,自认为已经把话讲得透的不能再透了,就不等许宗开口,转身离开了。

      许宗醒来后,惊出一身冷汗——那三百两银子,打水漂了?

      “梦见爷爷没?”许宗媳妇胆战心惊地问道。

      “梦见了,他说没有第四处藏宝点,还斩钉截铁地连说了三遍。”许宗失魂落魄地答道。

      “天哪!”许宗媳妇瘫坐在地。

      “蠢货,你梦见什么没有?”许宗凶巴巴地问媳妇。

      “我梦见的还是金山银山,高耸入天。”许宗媳妇答道。

      “你说说,会不会是他藏有金山银山,却不舍得告诉我,才故意这样说,让我自己放弃的?”许宗若有所思。

      许宗媳妇心想道:我若说他爷爷没有藏金山银山,他白白损失了三百两银子和十锭金子,以他爱财如命的秉性,说不定真要把我打个半死。

      想到这一层,许宗媳妇点点头道,“我认为,你说得对!金山银山,他肯定藏得有。既然他不舍得,那就算了吧,赔了三百两银子,我们还有五百两家底,照样吃喝不愁。”

      “你个蠢货,爷爷既然愿意将前三处藏宝点告诉我,而不是告诉别人,他这金山银山,还不是留给我的?依我看,他就是故意说没有第四处宝藏,来考验我做善事的心意真不真、诚不诚!”许宗鬼迷心窍。

      “对啊!”许宗媳妇一拍大腿,“我们杀了一只鸡做善事,爷爷没有告诉我们第二处藏宝点;我们又杀了两只鸡做善事,爷爷就把第二处藏宝点告诉我们了。看来,我们想得到第四处藏宝点,还需要继续做善事!”

      许宗夫妇自认为参透了天机,就兴冲冲地拿出了最后的五百两白银,置换成大米,继续施粥给那些流民。

      2,

      许氏祖祠内的那些爷爷奶奶们,真炸锅了。

      骂声,哭声,笑声,夹杂在一起。

      许由的祖辈阴魂们再次达成了高度一致:许家的香火,决不能让许宗传承。

      再说那许宗夫妇,花光了五百两银子,却连续两天都没有梦到逝去的先人们,许宗媳妇慌了。

      “夫君,你梦到的爷爷,该不会是个骗子,就是想骗咱们把家财散尽,全部用来做好事,来为你们许家积累阴德的?”许宗媳妇问道。

      “住口!要相信爷爷!”许宗眼圈红了,如同输急了的赌徒,绝不允许别人质疑他翻盘的可能,“怪只能怪我们做善事的诚意不够,决心不够!”

      “我们把所有鸡和猪都杀了去款待那些乞丐,我们把所有钱都换成大米来让那些乞丐吃饱肚子,我们已经一无所有,还需要怎么做,才能证明我们的诚意?”许宗媳妇抹着眼泪。

      许宗看了看自己的房子,眼神凌厉至极,“我们还没有一无所有,所以做善事的诚意还是不够,所以爷爷才不肯将第四处藏宝处告诉我们!”

      “你想卖房子去养活那些乞丐?你疯了吗?!”许宗媳妇尖叫道。

      “你个妇道人家,头发长,见识短,有了那些金山银山,多少房子买不来?”许宗冷笑道。

      “那如果爷爷真的没有金山银山呢?”许宗媳妇赶紧泼冷水。

      “不可能!爷爷说过他有第四个藏宝点,你又梦见几次金山银山,这些难道只是巧合?行百里者半九十,我们差的,也许只是卖了这套房子!”许宗越想越觉得自己是正确的,英明的,不容置疑的。

      “我不同意!”许宗媳妇恐惧到了极点。

      “你算个屁!”许宗挥手就给媳妇一个耳光。

      许宗卖了房子,得了两百五十两银子,又拿去换了米,继续施粥给流民。

      施粥完毕,他又回屋躺下,静等爷爷入梦,告诉他第四处藏宝点。

      在大路上睡了连续三天,许宗都没再梦到一个先人的影子。

      几天没有洗漱的许宗,头发凌乱,胡子拉碴,眼神呆滞,看起来跟那些乞丐差不多。

      “我们还有三十亩良田,我们还有三十亩良田,可以卖二十两银子!”许宗终于想明白了问题所在,“我早就该想到的,早就该将这三十亩良田和房子一起卖了的!祖宗啊,原谅我吧,是我有私心,做善事的诚意不够彻底,孙儿现在就改正!”

      许宗媳妇瞅了瞅疯疯癫癫的许宗,看了看已经易主的房子,难过地说道,“你在这等着,我去给你找买主。”

      想到隔壁的王二麻子一直垂涎自己的美色,许宗媳妇来到了王二麻子家中,说了卖地的事情。

      “我感兴趣的,不是那三十亩地,而是你这块地。”王二麻子色迷迷地贼笑道。

      “许宗现在疯了。你若真心喜欢我,就去买他的三十亩地,同时提一个条件,就是让他将我一并卖给你。”许宗媳妇将挡住容颜的那缕额前长发,拨了开去。

      “这,他能同意?”王二麻子一把将许宗媳妇拉入怀里。

      “肯定会的,他疯了,彻彻底底疯了。”许宗媳妇躺在王二麻子怀里,肩头耸动,抽泣起来。

      “只要他同意,我就再加五两银子,给他二十五两!”王二麻子在许宗媳妇脸上啃了起来。

      “五两太多,加三两吧。”许宗媳妇说道。

      “为了你,多出几两银子,我乐意!”王二麻子手也不老实了。

      “你缺心眼啊?省点银子,我跟着你也好过一点。”许宗媳妇已经完全换了立场——

      与其等着被许宗剥皮抽筋,还不如早早脱身。

      3,

      许宗果然连媳妇带地,一起卖与了王二麻子,只得了纹银二十三两。

      在许宗的心里,媳妇算什么?只要有了金山银山,想娶几个便娶几个!

      许宗又将二十三两银子,买米施粥,然后睡下,等着爷爷或者哪个先人托梦……

      接连等了七八天,许宗都没有梦到爷爷,或者哪个先人。

      许宗崩溃了,疯疯癫癫来到许河边,就要寻短见。

      他正要跳水呢,就听到噗通一声,接着身后传来了尖叫声,“有人掉河里了,救人啊!”

      许宗心里一紧,向河中看去,果然看到一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在水中挣扎。

      许宗本就一心寻死,自然无所畏惧,所以不假思索,就第一个跳下水去救人,人没到水中,声音先到,“别怕,我来救你!”

      岸上众人看到有人跳水救人,都将心提到了嗓子眼。

      许宗跳入水中,转眼就不见影了——他忘了自己不会游泳!

      那小伙子因为心爱的姑娘嫁作了他人的新娘,心如死灰,来寻短见的。听到有人喊着要救自己,就好奇地探出脑袋看看来者是谁,却不见跳入水中的许宗有任何动静和踪迹,纳闷了。

      岸上众人议论纷纷。

      “了不得,这人好水性,潜入水中这么久,都没见出来。”

      “是啊,果然是艺高人胆大,我要有他这么好的水性,不跳下去救人,算我王八蛋!”

      “是啊,确实不是我等见死不救,实在是我们水性太差,只能自保。”

      ……

      众人议论了几分钟,还是不见许宗在水中的动静,有人感觉不妙,“这么久了,掉河里的那个没沉下去,却还没见他动静,不会是淹死了吧?”

      跳水的小伙子大名张岩,听到岸上人的这句话,如梦初醒,立刻一个猛子扎下去,在水中一通乱摸……

      张岩找了四五分钟,没在水下摸到人,再次探出脑袋换气,却听岸上人尖叫,“漂起来了,漂起来了!”

      张岩顺着岸上人的手指所向,果然发现了许宗漂浮起来的身体。

      张岩赶紧游过去,将这个救人英雄拖上了岸,却发现许宗早已断气。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