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弈林生涯>

      “是时候了。”古海默默地闭上眼,那只山鹰飞过来,在他头上盘旋着……

      “古海前辈,等一下。”

      古海睁开眼睛,“还有何事?”

      “我…我就是想问一下,这个灵泉…有什么用啊?”

      “灵泉能够促进身体的自我修复功能,极快的修复损伤。”

      “我,我能不能带走一点啊…”林菲支支吾吾的说。

      “你还想打包?”

      “对不起,没有没有,我就是随便一说。”怕古海前辈生气,林菲赶紧道歉。

      “唉,罢了罢了,反正这些东西对我来说也无大用,给你也无妨,但是你要记住,不要过分依赖身外的东西,只有正直的人品和绝对的实力才能让所有人尊敬你。”古海从袖子里甩出一个东西,扔给了林菲。

      林菲伸手接住,手心里是一个碧绿色的小瓶子,有点像风油精的瓶子,而且她能感受到瓶子是存在灵气的,打开盖子,一股清香扑面而来,让林菲瞬间感觉恢复了不少精力,没错,是那个熟悉的味道!但是,这么小个瓶子,能装多少灵泉呢?

      “古海前辈也太抠了吧。”林菲心里嘀咕,但是她断然是不敢说出来的。

      “我知道了,谢谢古海前辈。”

      山鹰闪烁着金色的光辉,落在古海旁边,看起来跟小树一边高了,它低下头,愉快的叫了两声,仿佛在讨好一样,古海一个轻盈的腾跃,踏到了山鹰的背上。

      “这个老鹰什么时候这么大了?”林菲还在纳闷。

      “去吧,年轻的灵魂,去追寻属于你自己的精彩吧。”古海大手一挥,林菲感觉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呼…”林菲终于醒了过来,这次她躺在了寝室的床上。

      低头一看,一枚银色的镯子戴在了自己白皙的手腕上,镯子的中间有一条金色的线,将整个镯子分成两部分,每边都刻有美丽的纹路,看上去好像是凤凰。

      可是这东西要怎么变成剑呢?

      身边还放着一个小瓶子,没错,就是那个风油精的瓶子,林菲打开盖子闻了闻,感觉整个人都清爽了。

      “这是个好东西呀,可惜太少了。”林菲咂咂嘴,把瓶子放进了口袋里。

      程韵菲和楚潇潇还没有回来,林菲爬下床,看了一眼镜子。

      “我的发科?我的头发怎么又长了?”林菲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头发竟然又长了,现在已经快到腰部了,而且,这个运动抹胸已经勒的有点难受了。

      仔细回想了一下,好像自己每次进入这样的灵场,都会疯狂的发育,“唉。”她叹了口气,不知道这样是福还是祸。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林菲有一种奇妙的感觉,好像哪里跟以前不太一样了,但是她又说不出是哪里。

      不过她倒是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自己的头发太长了,以至于戴上了假发之后,脑袋后面会鼓起来一个大包。

      那么问题来了,自己还需要以现在这个状态回男寝一次。

      现在这个时候正是寝室区人流的高峰期,自己现在回去岂不是自找苦吃么,所以林菲决定晚一点或者明天再回去。

      寝室的门开了,程韵菲和楚潇潇拎着四大袋东西回来。

      “我们买了好多好吃的。”楚潇潇把袋子放在地上,拍了拍手。

      如果林菲没猜错的话,楚潇潇一定是个不折不扣的吃货。

      “你好像又变好看了唉。”程韵菲歪头看着林菲。

      “真的哎,你的头发为什么长得这么快啊。”

      林菲无奈的耸耸肩,“我也不知道啊。”

      “我觉得我们寝室可以评的上全校最美寝室了,两个绝世大美女,虽然我拉低了整体水平,但是应该也不影响,嗯。”楚潇潇撕开了一袋薯片,开始享用起来。

      傍晚的时候,在楚潇潇的带领下,三个女生去了校外新开的一家自助餐,一个人80块,看着琳琅满目的食物,林菲的食欲瞬间就上来了,自己的食量照比以前好像还要大。

      本着什么贵吃什么的原则,林菲装满了整整一大盘好吃的,反观程韵菲只装了小半盘而已。

      “哇,我刚才看到了好多爱吃的,我要再去拿一点。”楚潇潇把盘子放在了桌子上。

      “你们俩真能吃。”程韵菲拿起蛋糕咬了一口。

      不一会儿,楚潇潇就回来了,右手端着一大盘,左手还拎了一提啤酒。

      楚潇潇看起来很能喝的样子,自己先开了一瓶,然后还拿了两瓶啤酒递给了林菲她俩。程韵菲不太想喝,她说自己喝啤酒容易头晕。

      以前的林飞还是能喝两瓶的,所以她很痛快的接过了啤酒。

      “来,欢迎你加入我们寝室。”

      林菲也举起啤酒碰了一下,然后喝了一小口,另一边的楚潇潇一仰头直接咕噜咕噜的喝了一半。

      “咦?养鱼呢你。”楚潇潇还顺便鄙视了林菲一下。

      “我不太会喝酒啊……”确认过眼神,是喝不过的人,林菲只能认怂。

      “那不行,今天我请客,我老大,你俩得派出一个代表跟我喝。”

      程韵菲拉着林菲的胳膊,露出了楚楚可怜的表情,“菲菲,我真的不能喝,喝了会难受死的,你帮帮我吧,求你啦。”

      林菲一下子母性光辉泛滥,不就是喝酒么,有啥大不了的,“来,我陪你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