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荔枝荔枝荔枝黄瓜荔枝荔枝绿巨亿

      这突兀响起的声音,引得塔矢亮、市河晴美和藤井三人看去。

      这一看,塔矢亮和藤井还好,而市河晴美则是神色大变,指着说话之人惊呼道“是你这个变态!?”

      变态?

      塔矢亮和藤井闻言齐齐一愣,随后看向说话之人的目光变得有些怪异。

      周围原本正在下棋和观棋的人们,在听见市河晴美的话后,不由将目光看了过来,不少人一位市河晴美受到了欺负,还围了过来。

      而说话之人,也就是上村泰龙见状,不由嘴角抽搐,愤愤且无语地看着市河晴美问道“大姐,我很好奇,你究竟是从哪里看出我是变态的?”

      说着,上村泰龙上下打量了一下市河晴美,有些不屑道“再说,你一点都不符合我的审美,不仅年龄大而且还粗暴,即使我再怎么变态,也不会饥不择食的。”

      在上村泰龙的话音落下之后,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塔矢亮和藤井就感觉周围的温度,好像一下子降低了十几度。

      不仅如此,一股来自本能的预警告诉他们,有可怕的危险,就在附近。

      下意识的,塔矢亮和藤井转头看向了市河晴美。

      这一看,让塔矢亮和藤井忍不住战栗了起来。

      只见此时的市河晴美低着脑袋,银牙紧咬,双手使劲握拳,发出‘咯哒咯哒’的声响,周身仿若有实质化的黑气缭绕。

      黑化了,因为上村泰龙的挑衅,让市河晴美直接黑化了。

      在塔矢亮和藤井的眼中,此时的市河晴美简直就像是来自深渊的恶魔一般恐怖。

      那些原本聚拢过来的人们,本能的又都退了回去,同时开始怜悯起这个胆敢挑衅市河晴美的年轻人。

      他们都记得,市河晴美在上学的时候,可是曾经获得过全国级别的空手道大赛亚军。

      这就意味着,市河晴美的武力值毋庸置疑。

      上村泰龙也感受到了不对劲,不由目光惊惧的看向黑化后的市河晴美,一边使劲地吞咽口水,一边小心翼翼的后退着。

      “你这个变态,接受天诛吧!!”

      紧接着,市河晴美愤怒的娇喝声猛地响起。

      随后,拳脚交接声、惨叫哀嚎声此起彼伏...

      十几分钟之后,鼻青脸肿的上村泰龙,十分乖巧的坐在椅子上,开始为塔矢亮复盘先前陈安夏和藤井的对局。

      虽然上村泰龙自身的棋力也仅仅只是入门,并不会真正的复盘。

      但谁让上村泰龙是玩家,拥有能够记录棋谱的系统。

      所以,复盘对于上村泰龙来说,十分简单。

      而上村泰龙之所以会主动站出来,是因为在刚刚,上村泰龙触发了一个随机任务。

      这个随机任务的内容,就是为塔矢亮复盘陈安夏和藤井的对局。

      对于玩家而言,遇到了任务,特别是这种白给的任务,肯定都会接取。

      只是万万没有想到,会出现市河晴美这一茬。

      现在的上村泰龙感觉浑身酸痛,心中十分后悔,早知道就不接取这个随机任务了。

      至于现在,慑于市河晴美的武力值,上村泰龙只能乖乖的开始复盘。

      塔矢亮是坐在上村泰龙的对面,在最好的位置,观摩着上村泰龙的复盘。

      而周围,除了市河晴美和藤井之外,一些好奇的人也围了过来。

      不一会儿,在棋桌周围,就围满了人。

      他们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是他们知道,这里有让塔矢亮都重视和好奇的棋局。

      同时,他们都想要看看,究竟是怎样的棋局,会让塔矢亮都如此。

      在众人的注视中,复盘开始了。

      开局之初,黑白棋子都是十分常规的下法,分别占据了四个边角星位。

      再往后,渐渐有人看出了异样,脸色不由变得惊疑不定,与身旁熟人小声议论着“这黑棋的落子杂乱无章,完全无视了布局、棋型和定式,怎么看上去像是新手下的?”

      那熟人也是一脸疑惑不解,小声应道“我看着也像。”

      “不过,这局棋既然能让小亮老师如此重视,那就肯定有不凡之处,我们就好好地看下去吧...”

      不只是这两人,还有其他人也在进行着相似的议论。

      棋局还在进行着。

      而塔矢亮早就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就沉入了棋局之中。

      在塔矢亮的眼中,有异像奇观显现。

      这异像奇观之中,黑白两位君王,正以棋盘为江山,不断发动着战争,企图占领与侵吞更多的地盘,更想要覆灭对方的王朝。

      随着战火的愈发激烈,黑白两位君王各自的韬略手段,也都纷纷展现在了塔矢亮的面前。

      黑色君王的韬略手段,就是没有韬略手段,整个战争下来完美地贯彻了一个‘莽’字。

      而白色君王的韬略手段,则是让塔矢亮感到恐惧、感到胆寒,就连身躯都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栗着。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白色君王的韬略手段实在是太高明、太恐怖,完全将黑色君王玩弄于掌心之中,却让黑色君王毫无察觉。

      在塔矢亮的眼中,白色君王不断地占据实地,更是悄无声息的将黑色君王包围了起来。

      按理说,局势到了这里,黑色君王已经必败无疑。

      可是,白色君王不但没有将黑色君王斩杀,反而是不断地从自己占据的实地之中,划分领地给黑色君王。

      这种情形,简直就像是白色君王在圈养着黑色君王一般。

      没错,就是圈养,就是这个令人胆寒、恐惧的词语。

      白色君王的目的,塔矢亮会知道,就是为了最后那五目半的胜利。

      但是,塔矢亮不知道,白色君王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执着于那五目半的胜利。

      恍惚间,塔矢亮好像看到了一张古朴、威严的白色王座,在这王座之上,端坐着一位看不清面容的君王。

      君威似海,深不可测。

      这是塔矢亮对这位君王的第一感觉。

      在塔矢亮的眼中,这位君王正一边用手指轻轻敲打着王座,一边注视着远方的战场,嘴角露出一抹戏谑的笑容。

      见此,塔矢亮有些恍然...

      或许,这场战争,从一开始就不是战争,而是为了取悦这位君王所上演的戏剧...

      就在这时,这位君王似乎是察觉到了塔矢亮的存在,那隐藏在迷雾之后的双眼看了过来。

      只一眼,塔矢亮就感觉到难以言喻的威压感袭来。

      这威压感让塔矢亮大脑陷入浑噩之中,身体更是本能地战栗了起来。

      塔矢亮知道,这威压感,这犹如实质的威压感,其实就是自己与陈安夏之间的棋力差距。

      这差距...犹如天堑!!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