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直播108免飙车

      苏音婉家没有任何军方背景,苏家是上海的富商,可即便他在富有,在战争下对军对力量也要忌惮几分。

      赵家原先也是没有军方背景的,可耐不住赵老爷那双机敏的眼睛,早就向军阀那边靠拢,多年努力才让赵家在军阀中站稳脚跟。

      赵老爷一死,赵世安更是勇猛,短短几年时间就在南方军阀中一头独大,如今是南方最大的军阀势力。

      “他苏老爷当初看不上赵家,所以对苏音婉出国的举动完全赞成;如今这战事越来越紧,就上赶着卖女求荣了。”

      二姨太说着忍不住的发笑,讽刺意味即使躲在扇子后面也能飘的出来。

      “所以……你要怎么做。”沈音歌用着力气勉强能吐出几个字,只是沙哑的不像话。

      “妹妹还没见过其他姐妹吧,”二姨太望着她苍白的脸一笑,进来的每一位的下场她可都是瞧得真真的,“有时间去看看其他姐妹,看看她们和你,和苏音婉到底有多像。”

      每一位进来时都带着笑,以为自己从此飞上枝头变凤凰,却不晓得那只是噩梦的开始,用不了多久就会被厌弃,日日盼着那个永远不会再来的人。

      “她苏音婉要的东西我一样都不想给出去,我也要她尝尝求而不得的滋味。”二姨太说这话时眼神阴测测的,看向沈音歌的眼中也带着寒冰。

      她苏音婉要的是赵家大太太的位置,要的是赵世安的独宠,要的是她苏家一生安稳,她要的很多,可就是一样都不想给她。

      “我陆瑾沅也是他赵家三书六聘八抬大轿娶进来的,凭什么要受到这样的待遇。”二姨太说这话时气势十足,眉毛上挑微微勾起唇角,脸上扬起张扬的笑。

      陆瑾沅是陆家嫡长女,而陆家在清朝那是正儿八经的四品官员,说什么都是他赵家当初高攀了。

      可她陆家嫡长女陆瑾沅却被赵世安放在了姨太太的位置,现在说的好听是姨太太,可这在以前那叫小妾,妾室是永远上不了台面的。

      她陆瑾沅一生高贵凭什么屈居这样的位置,凭什么屈居她苏音婉之下。慢慢的那对赵世安升起的一点点爱意转成了恨,在时间的长河中愈演愈烈。

      直到陆瑾沅走了,沈音歌都没有给她任何明确的答复。

      “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要是不与我联手早就怕被苏音婉搞死了。”

      留下这么一句话,陆瑾沅怎么来的怎么回去。

      等小丫鬟回来的时候,病的奄奄一息的沈音歌从床上坐到了梳妆台前,细细描起来眉。

      “你看看我这装扮配什么衣服比较好。”沈音歌看见小丫鬟来回头问道。

      “姑娘穿什么都好看。”小丫鬟笑着回答沈音歌,在她看来姑娘比府中其他姨太太都长得漂亮。

      “去把那件红色的衣衫拿来吧。”沈音歌淡淡说完继续描起眉来,今天这画的不太像啊。

      须臾,打扮得艳丽的沈音歌再穿上这件衣衫衬得她格外美丽。

      “姑娘今天真好看。”小丫鬟笑着为她整理发髻。

      “去把先生请来。”

      赵世安来的时候沈音歌穿着红妆端庄的坐在那里,像极了她刚进府的样子,只是上一次她没资格穿红衣,而这一次她脸上再也没有期盼的表情。

      “你来啦。”沈音歌微笑着说,一点儿没有生病的样子,只是说出的话文文弱弱。

      “嗯。”赵世安只是简单的回答一个字,只这一个字也听出些不耐烦来,再没有了他以前对沈音歌的温柔。

      “我想问问先生有没有喜欢过我,单是我?”不是什么阿音,更不是苏音婉的替身。

      这是几日以来沈音歌第一次仔细的瞧赵世安,那眉眼间都有些陌生了。

      这话像极了当初在百乐门沈音歌问赵世安的话,那时沈音歌是这样说的:“先生为什么偏偏选我。”

      “喜欢。”赵世安摸着她的眉眼笑着说喜欢,那真诚的样子,沈音歌一直记到现在。

      可回过头来看才觉讽刺,那两个令她欢喜的字,怕不是说给她听的,就是不知道这次他要如何回答了。

      赵世安半晌没说话,沈音歌就静静的看着他,等着回应。

      半晌,他才道:“心之有属。”

      这一次赵世安还是看着她的眼说的,四个字,磨灭了沈音歌最后的期待。

      “好,好一个心之有属。”不知对她可有一丝愧疚,沈音歌在他走后喃喃出口,眼中多了抹决然。

      当她知道自己现在所得来的一切是因为苏音婉,是因为自己是个替身时,那些质问赵世安的话就再也吐不出了。

      原只是个替身啊,没资格质问什么的。

      一刻钟后,小丫鬟寻来了苏音婉,彼时沈音歌还沉浸在那四个字中。

      今日,苏音婉穿的是一条及膝的墨绿色小洋裙,衣裙的上面半部分有着三个同等颜色的纽扣做装饰。

      “找我什么事。”自上次撕破脸后苏音婉越发不把她放在眼里,看她发呆的样子还觉得她怠慢了自己。

      “苏小姐可是要嫁与先生?”沈音歌淡淡问出,尽管她语气平和,心中却已翻起千涛骇浪。

      “是又如何,我本就该嫁与她,不过是时间问题。”苏音婉抱着手,撇眼望坐在椅子上的她。

      “那这院中的人,又该如何处置。”她说的人当然是这院中十几位姨太太。

      “当然是发卖出去,我的眼里可容不得沙子。”苏音婉说的轻松,没看见原本面无表情的沈音歌温怒起来。

      原来在她眼里,这十几条命都不值钱,是可以随便发卖的。

      可凭什么要我们为你们的爱情买单。

      沈音歌突然就笑了,笑得肆无忌惮:“苏小姐就不怕罪孽太重,到地府中受那十八层的折磨?”

      “地府?”苏音婉突然就笑了,不屑的望她一眼,满脸都是嘲笑,“我接受的可是新式教育,哪儿来的这么迂腐的思想。”

      是了,她接受的是西洋教育,看这烫卷的头发,戴在头上的洋帽,还有这及膝的小洋裙,可不就是和她们不一样嘛。

      沈音歌走得离她近些:“你就当真不怕?”

      苏音婉挑眉:“有何可怕的?”

      苏音婉刚说完这句话,沈音歌突然就到她面前来;彼时沈音歌藏在袖中的匕首出现在手里,抵上了苏音婉的脖子。

      “别动。”沈音歌气力十足的阻止了苏音婉要大叫的动作。

      刚才从容自若的面色被惊恐所代替。

      “你要是敢对我做什么世安哥不会放过你的。”苏音婉死死盯住脖子上的刀,害怕下一秒它就刺激她的脖子,要了她的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