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麻豆疫情隔离好伙伴

      这家店在江城北一环高架附近,面积前厅加后厨应该有两百多平。

      旁边有一个大型商超,人流量很大,特别是节假日。

      除此以外,周边遍布中高端小区,住的起这种小区的人家,都有一定的经济实力,是可以天天在外吃饭的。

      人流量很大,但很多人宁愿多走一个公交站的路,到另一家快餐店吃,也不愿进这家店消费,很明显是味道和服务都出现问题了。

      这家店在去年开业时,人流量巨大,后来经营不善,很多顾客进过一次就不再进去消费了,白瞎了那么好的一个位置。

      如今,这个叫“我的菜”的快餐店已经到了濒临倒闭的地步。

      老板急着转让,但亲朋好友都不愿意接手,在社会上也没有认识的想要接手的人,三个老板都在考虑是否要在下个月关停门店。

      陈轩花了一周多的时间,又是尝菜,又是跟店员打听,还考了驾照,租了一辆车,停在路边用计数器计算人流量以及进店率等参数。

      综合各种数据来看,这家店接手之后,只要改良一些问题,就可以扭亏为盈。

      至于前世自己起家的那个门面,就不考虑了,面积太小。

      确定目标后,陈轩不再犹豫。

      至于学校的课,陈轩已经想好对策,等接手门店后,刻好公司公章,跟学校请一个自主创业的假,就万事大吉了。

      这年头学校的就业指标不好完成,巴不得你能自寻出路去呢。

      ……

      城北,我的菜快餐店的后厨中。

      大厨杨建志稀里哗啦的把锅碗瓢盆洗得透亮,晾到一边。

      旁边的一个年轻厨师钱李佳也洗完毛巾,站在旁边开口问道:“师傅,还有啥活要干吗?”

      “清点一下食材就没事了。”杨建志道。

      两人清点食材时,杨建志眉头微皱道:“这个店怕是要倒闭了,冻货只够这个月用,老板也没有要买的意思。我已经辞职,你也找好出路,免得到时候工资结不了。”

      “你怎么知道这店要倒闭,你就别吹牛皮了。”钱李佳有些不信。

      杨建志却是认真道:“我干餐饮行业十几年了,自己开过店,也有过老板跑路,白干一个多月的经历,这个店老板不和,已经亏损半年多了,所以你早做打算吧。”

      钱李佳闻言脸色发青,开口道:“真的要倒闭吗?我靠,我刚来一个月,钱还没存到,如果倒闭了又要重新找工作,麻烦死了。”

      杨建志笑了笑道:“趁早找工作,总比白干一个月好吧。”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白衬衫的年轻男子走了进来,看起来年纪二十七八岁,身材有些消瘦,精神疲惫的样子。

      这便是我的菜快餐店的三个老板之一了,名叫胡雪银。

      看到胡雪银进来,二人神色一紧,低头装作忙碌。

      胡雪银走进这家门店,顿时感觉心如刀绞,半年多的辛苦劳累,十几万打了水漂。

      刚开店时三个老板和和睦睦,做什么都好说,到现在分家什的时候差点没打起来。

      要说这家快餐店,一开始生意也是很好的。

      哪知半路上另一个合伙人赵龙整幺蛾子。

      赵龙看见前厅请的大堂经理招进来,工资很高却没见怎么干事,就安排了自己的侄女一个叫赵晓娟的进来跟着学,学了一两个月,就各种挑刺把人家搞走了。

      表面上的管理赵晓娟都学到手了,实际上呢,其中的门道根本不是这么一个毫无管理经验的小姑娘能学到手的。

      结果前厅服务一团糟,胡雪银就不止一次的见过自家前厅的小姑娘跟客人吵架,一挑五,把客人怼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你没看到我们很忙吗?人手不够,你自己拿一下。”

      “我是收银!这是服务员的事,叫服务员去!”

      “地上有水,踩到滑倒了怎么办?”

      “服务员正忙着,先别管!”

      “你那头发是你自己放进去的!”

      ……

      不可否认,靠扣工资来服众简单有效,但前厅本身培训不到位,扣完工资服务员心里都有气,这气就撒在客人身上,你要找茬,发完工资人家第二天直接不来了。

      餐饮行业本身招工就不容易,很多时候当老板的也只能逆来顺受。

      不少客人都反应,你们家服务员叫不动,投诉完全不理,去收银台要说法还被凶。

      此外赵龙还把自己四十多岁的老姐搞来当收银,胡雪银是好不容易才把这大婶搞到后厨去的。

      后厨里面,赵龙请来的另一个姓朱的大厨,也是他亲戚,每个月卡掉的油水估计有三五千吧。

      最让胡雪银气愤的是赵龙默许这种行为,这不明摆着联手来坑自己吗?

      前几个月生意不好,赵龙就把店里照明用的几个大灯给关了,说是省电,把店里搞得黑漆麻糊的,像一家黑店。

      到头来分家什时还跟自己抱怨,说自己什么都不做,他赵龙为店里做了那么多,应该多拿!

      “我去他妈的!”一想到这里,胡雪银差点没骂出声来。

      这赵龙之前是做夫妻店起家的,做不了这种大店,这一次,算是栽在奇葩合伙人身上了。

      说起来他跟赵龙开始时是完全不认识的,赵龙当时拉来的是开网吧的朋友李涛入伙,两人钱不够。

      涛哥跟胡雪银认识,知道胡雪银之前跟朋友合伙开过火锅店,涛哥就把胡雪银拉来一起入伙。

      他们三人开业至今,七八个月内,前前后后投入了近80万,只有开始那两个月回了不少本,后来却越来越拉,到现在,信用卡,房贷,亲戚催债,已经没钱再做后续投入了。

      如今又找不到人接手,看样子是要血本无归了。

      回想起过去一年的经历,胡雪银承认自己在开店之初确实犯了一些错误,比如桌子不合适,一些菜品的定位错误,但是现在已经没法改了。

      在店里溜达一圈,胡雪银就失魂落魄的走到靠窗的一个角落,坐下来查看账目。

      “今天的营业额,又只有这么点。唉……”

      ……

      下午15点,陈轩来到这家快餐店的门口。

      转头一看,店里面有些冷清,应该是只做午餐和晚餐的,下午这个点没什么生意所以关灯休息。

      此时里面只有一个店员在整理账单,落地窗的角落处,有一个中年男子拿着笔在核对账单。

      陈轩在前期做调查期间,就大体了解过这家店的人员构成。

      知道在收银台整理账单的店员是主管赵晓娟。

      在角落算账的是老板之一,胡雪银。

      陈轩当即走上去,开口道:“您是这家店的老板吗?”

      胡雪银疑惑的抬起头,点头道:“嗯,是啊!你有什么事吗?”

      “额是这样的,我想接手一家店,想跟您打听打听,这附近有没有什么店要转让之类的。”

      陈轩不敢直接说,‘我看你这店,生意不好,怕是要倒闭,有没有想要转让之类的话。’

      担心被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