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蜜app色版最新版

      马上要抽穗了,老天爷又开始作妖,时不时的调戏一下农民。

      虽然下点小雨天气凉快,可农民抽穗头疼啊!

      老天爷一抽风,地里的活就没办法干了。

      昨晚照例下了一场小雨,早上起来好多地方还能看到积水。

      空气是清新的,心情也美美哒。

      陈耀东开了门,在门口给老赵发了根烟,点烟的时候心里还在吐槽,开烟酒商店的连个烟也不舍得发,真特么抠门,要不是不好意思一个人抽,都不想给他发。

      眼看盒里就剩下一根烟,又喊了声:“赵叔给我拿包玉溪。”

      老赵给拿了包玉溪出来,笑眯眯的:“行啊,小陈,都抽上玉溪了。”

      “一般般!”

      陈耀东咧咧嘴,也不得瑟了。

      跟老赵这种守财奴没什么好得瑟的。

      最近收入见涨,何静梅那边基本上每天都能给他分到一百块钱的提成,自家店里提成加上底薪一个月也能有三千多,月入六千往上,自然不想再抽十块钱的红塔山了。

      烟不但是面子,关键味道也不一样。

      十块钱的红塔山和二十多的玉溪味道能一样吗?

      老烟民都知道。

      十一点的时候,进来三位姐。

      陈耀东迎进店,介绍了几句,另两位去旁边,早就盯着的焦海丽迎了过去,热情地给介绍了起来,等陈耀东给胖大姐打包了一件228的,那边还没动静。

      三个女人凑一起商量了一阵,还有点拿不定主意。

      “小伙子,你给推荐一款吧!”

      胖大姐觉得陈耀东讲的很好,又让陈耀东给推荐。

      这个当然不能拒绝。

      陈耀东就给推荐了和胖大姐同款的,一人打包了一件,三个女人心满意足的走了,出门的时候还不忘夸张陈耀东同学:“小伙子口才挺好,挺会卖东西的。”

      “姐下次再来啊!”

      陈耀东站门口挥手,嘴更甜了。

      姐也叫的更顺溜了。

      陈耀东就觉得,即使不创业当老板,给人打一辈子工,凭自己现在卖货的本事,也不会混的差了,当然能当老板还是要当老板,谁愿意一辈子给人打工。

      正琢磨呢,一回头焦海丽就站后面。

      陈耀东愣了愣:“有事?”

      连焦姐也不想叫了。

      焦海丽笑眯眯:“谢谢了啊,又帮我搞定两单。”

      陈耀东眼神缩了缩,有点不敢相信:“你说后面两单也算你的?”

      焦海丽理所当然地点头:“自然算我的,我已经谈的差不多了。”

      陈耀东沉声道:“人家点名让我推荐的?”

      焦海丽道:“我已经谈的差不多了,人家拿不定主意,让你说说而已。”

      陈耀东彻底无语了,这不要脸的程度连他都不得不佩服了,总能明目张胆的找到理由来抢单,可问题是至于么,压了压火尽量平静地道:“还能要点脸不?”

      焦海丽脸色变了下,皮笑肉不笑:“我怎么不要脸了,你说话注意点。”

      陈耀东道:“你自己心里难道没点数吗,还让我说话注意?本来我在这也呆不久,还想能帮你一点是一点,可你自己看看你自己的作派,你干的这是人干的事吗?”

      焦海丽冷冷道:“本来就是我谈下来的,别以为你是老板的堂弟就能欺负人。”

      “算了,懒得跟你逼逼,你哪来的回哪去吧!”

      既然都开撕了,陈耀东也不废话,原本打算忍上几天去总店,现在还让他怎么忍,要就这么走了,这女人指不定会觉得自己是被她挤走的呢,这特么怎么忍。

      焦海丽皮笑肉不笑:“装什么大头蒜,你没权力开除我。”

      陈耀东不跟她废话,出去到外面给陈二哥打电话。

      “……”

      陈纪东听完后也无语了,不知道说啥。

      焦海丽是新招来的,在总店那边一切正常,怎么到了新店就有问题了?

      “你说的都是真的?”

      陈纪东还有点不敢相信:“有没有被主观情绪影响?”

      陈耀东道:“我说的很客观,一点都没有添加个人情绪。”

      “等我过去看看!”

      陈纪东感觉蛋很疼,挂了电话就叫上刘燕出发。

      刘燕还不知道啥事,一边往外走一边问:“新店出事了?”

      陈纪东道:“焦海丽和耀东合不来,刚闹翻了。”

      刘燕吃了一惊:“怎么回事?”

      陈纪东道:“耀东说焦海丽上班老迟到,十天班早上迟到四次,中午迟到五次,还跟他抢单,刚刚闹翻了,要让焦海丽走人,特么的都什么事啊!”

      刘燕更是吃惊,想了想道:“会不会耀东年轻气盛……”

      后面的话没说出来,但意思陈纪东自然明白。

      焦海丽毕竟是个结过婚的女人了,而且还是离异带了个孩子,这种被生活搓磨过的人基本上都容易向生活低头,信奉忍一时风平浪静的处世法则,反到陈耀东太过年轻了。

      出了这种事情,人的下意识反应自然会往这里想。

      “不知道!”

      陈纪东道:“过去看看情况再说。”

      刘燕没有再问,心里却在琢磨这事怎么处理。

      既然已经闹翻,那就不可能再呆在一个店里。

      原本还想让陈耀东带上焦海丽一个月,现在看样子是泡汤了。

      这年代景安的私家车不是太多,堵车的情况基本不可能出现,虽然离的比较远,但十五分钟也到了新区的店里,步行街冷冷清清,陈纪东直接把车开到了店门口。

      陈耀东就站在门口,看到两人下车过来就招呼一声:“二哥,嫂子。”

      陈纪东问:“焦海丽呢?”

      陈耀东呶呶嘴:“在店里呢!”

      陈纪东瞅了眼,见他神色还算是平静,没啥气急败坏的样子,心里就先松口气,跟两边站门口看戏的老赵和何静梅打声招呼,才一边进店一边道:“进去再说。”

      陈耀东没说话,等刘燕进店,才跟了进去。

      焦海丽就坐在收银台前,听到门口的说话声知道老板来了,早站了起来。

      “老板!”

      这女人已经换上了一脸笑容,还带着点小委屈。

      陈耀东看到这一幕,差点以为自己眼花了。

      我草,这特么也太能装了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