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人妇系列全文阅读

      卯时更声响起,北堂墨恍惚的睁开双眸揉了揉自己疼痛的后脑勺,眼珠子左右转了转,突然全身僵硬…

      …什么情况!

      …自己怎么会在这里!

      帝无羁睁眼就见北堂墨眼珠子瞪得圆圆,一脸错愕震惊的盯着自己,敛眸微凝半坐而起,眼看帝无羁坐起身来,北堂墨也跟着爬了起来。

      “我…我怎么在这…这里…”

      “梦游”

      “…”

      “…”

      又是令人窒息的安静,北堂墨抬手扶住自己快要死绝细胞的脑袋,又忍不住看了眼就跟蜡像一样毫无情绪波动的帝无羁,妥协道。

      “昨晚我…”

      “世子要走,现在可以”

      “…”

      帝无羁说完翻身躺了下去,愣得北堂墨一脸尴尬穿透五脏六腑,看着帝无羁的背影,北堂墨张了张口。

      “那个…昨晚…我…我…”

      “…”

      “要是你觉得有不妥,我可…可以…”

      北堂墨话未说完,帝无羁猛地翻身坐起,吓得北堂墨直接滚下了床,连话也没顾得上说完翻过窗户溜了出去。

      北堂墨一路朝栖殿狂奔,竟忘了要从窗户翻进,迎面撞上了晨起做食的惊蛰,惊蛰打量着满腹心神恍惚气喘吁吁的北堂墨,见其面色通红,额角全是汗渍,犹如一口气跑了十万八千里,瞧得惊蛰也不由得加重了呼吸。

      “世子…你这是?”

      “…”

      “世子,晨练过度有些累了”

      “啊?晨练!?”

      墨北不作回应拉着惊蛰就往厨房走,逃过一劫的北堂墨踏入房间倒上床,将被子盖住整个身体方才觉松了口气。

      她明明记得自己昨晚是要去找昭然公主的,怎么会撞到帝无羁,难道帝无羁和昭然公主住在一起了?!

      北堂墨一愣,眼前浮现出今天一早醒来的画面,心率飙升,真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北堂墨卷缩成团,双手抱头直觉头昏脑胀,眼一闭又睡了过去。

      好在明日南祁传统祈神节,今日老先生特准休课一天用以准备制作材料,睡到午后方才醒来的北堂墨看了看天色,依照昨夜突发情况,看来暗得不行,自己也只能明着来了。

      “惊蛰!”

      “世子?”

      “去准备点厚礼,再带上那件衣服”

      “世子这是…”

      “来了这么久,我也该上上门了”

      “那是去…”

      “拜访昭然公主”

      “是”

      惊蛰虽不知世子为何突然要去拜访南昭然,但既然世子说了,必然有世子的道理,惊蛰也不耽误,很是麻利的准备好礼品,随同北堂墨去了日里南昭然练习的上清池。

      上清池,北堂墨虽说已经来过一次,仍是眼前景致迷住,惊蛰同守院的侍卫说明原因后,北堂墨便按指示乘坐船只前往莲台会见昭然公主,途径湖上天青阁时北堂墨忍不住抬头看去,梨花依旧人却无踪。

      不多时,莲台于烟雾缭绕间显现北堂墨眼前,北堂墨看着朝自己起身而来的昭然公主,一颦一笑美如画中仙人,总算明白为何庆毓光会为了南昭然放弃北堂墨,这女子温婉动人心弦哪有男子不爱,正想着耳边惊蛰已行礼提醒。

      “长公主,万安”

      “不知世子前来所谓何事?”

      南昭然问得直接,北堂墨倒显得些许诧异,也只好跟着开门见山。

      “自然是找公主说该说之事”

      “请”

      南昭然朝台上茶席处一指,两人并退随侍单独走去,一路上南昭然打量起北堂墨,前几日她已在南宇湘口中听过北堂墨,自然也大概猜到了北堂墨找她的目的,而这个目的她也断然不会拒绝。

      “长公主,知道九千岁吧?”

      “你想要?”

      北堂墨没料到南昭然来得这么陡,一时间除了尬笑,自然也是深感疑惑。

      “长公主怎么知道?”

      “这世间之人就没有不想要九千岁的”

      “…”

      …呃…

      …其实…若不是谷雨…

      …她还真就不想要…

      南昭然见北堂墨突然沉默不语,抬手为北堂墨倒了杯茶,自己也淡定的品起茶来,末了见北堂墨一直盯着自己。

      “世子有话无防直说”

      “我知公主想同帝无羁共为南祁国君献上庆贺节目,若我能办到,公主可否将九千岁赐给我?”

      “不知世子拿九千岁准备做什么呢?”

      “救一个朋友”

      北堂墨说话间手不自觉的握紧荷包,她虽没有十成的把握,但至少也要试一试,若真能成谷雨或许还有救,若不能成至少自己努力过,思索间北堂墨看向南昭然,南昭然呡唇浅笑,她知道北堂墨要救谁,也不曾想过为难。

      “好,若我能得,一定赐你”

      “真的?”

      “当然”

      南昭然回得肯定,北堂墨喜逐颜开,接下来只要搞定帝无羁就可以了!正想着北堂墨目光瞟向茶案上还未制作完成的荷花纸灯,灵光一现看向南昭然。

      “这是…长公主做的?”

      “闲来无事随手做的”

      “如此精致,还是随手做的?”

      “嗯”

      南昭然不以为然的点点头,只见下一刻自己就被北堂墨握住双手,那双眸冲自己发光发亮。

      “世…世子…”

      “救星啊!”

      “啊?”

      面对南昭然的费解,北堂墨不好意思的捞了捞头,眼珠一转。

      “那个…明天祈神节,老先生说让做花灯,我同贺君诚还有帝无羁一组,不用我说,公主也知我们几乎都是手残…”

      “你想让我做什么?”

      “不知…长公主可否加入我们一起做花灯?”

      “这个嘛…”

      北堂墨看出了南昭然的迟疑,唯恐南昭然拒绝,连忙推出必杀技。

      “若是长公主不帮忙,我和贺君诚反正丢脸惯了倒没什么,就是不知帝无羁…”

      “好吧”

      果然爱情的力量就是伟大,自己才刚说出帝无羁,这南昭然就动心了,真是让北堂墨不由得松了口气,说完正事的两人不自觉的闲聊起来,远远看去相谈甚欢,落入天青阁来人眸中,不自觉的握紧了手中玉萧。

      不知不觉夕阳西下,北堂墨拜别南昭然回了栖殿,感叹着明日有了救星,北堂墨早早的洗漱完毕躺床上睡了过去。

      这晚,北堂墨做了一个梦…

      大雪纷纷寒冷刺骨,放眼望去白茫茫的一片,风刮过脸颊疼入内心,她一脚踩下,厚雪几乎吞没了她的长靴,行走艰难无比…

      可她还是一步步往前走着…

      也不知走了多久,直到脚下传来与之前不同的落地声…

      她猛地停下脚步…

      低头一看…

      厚雪之下一只已然冻得发紫开裂的手掌赫然呈现眼睑,让她瞬间吓醒…

      醒了之后,北堂墨瞪着迷茫的双眸,手不自觉扶上阵痛的脑子,再无心睡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