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在厨房要了我好几次

      这两门武功除了刀气剑气随心而动,千变万化外,更是擅长徒手发动。

      有没有兵器对他的战力有影响,但并没有赵铁冷想象的那么大。

      “还请白兄助我!”

      赵铁冷急退,同时高声向伊月喊道。

      这样一来,不管伊月答不答应,王小石都势必会因为忌惮伊月出手而不敢趁势追击。

      王小石也确实没有追,因为他这人虽然武功极高,但却不喜欢杀戮,甚至还把本走无情道的相思刀和销魂剑练成了有情的仁刀、仁剑。所以他只求让赵铁冷知难而退。

      可是事关重大赵铁冷能轻易放弃吗?

      好在这时伊月开口了。

      “赵兄,外面的事,都解决了吧?”

      赵铁冷不知白愁飞为何答非所问但还是如实说道:“解决了。”

      “衙里的人几时会来?”

      “顷刻就到。”

      “巡抚的独子呢?”

      “就在柜里。”

      “我刚才一共问了你几个问题?”

      “三个!”

      伊月微微一笑,道:“错了。连现下这个,一共四个。有这四个问题,赵兄应该冷静一些了吧?”

      “什么意思?”

      “如果我没看错,这位兄弟腰间所挂的应该就是江湖四大神兵中的挽留奇剑,那他刚刚所使的就应该是自在门天衣居士的绝学相思刀和销魂剑,如此一来赵兄总该明白了吧?”

      赵铁冷心下一颤,猛的看向了王小石的腰间。

      那是一柄造型奇特的剑,剑身笔直,剑柄却弯如新月,如果不是假冒,这样的奇特的模样确实和传说中的挽留奇剑一模一样。而一个疑似一流高手的家伙会闲的没事整天挂一柄山寨货在腰间么?

      答案显然是不会。

      这下赵铁冷更加确认了自己不是王小石的对手,也不确认自己加上伊月能不能把王小石干掉。

      如此一来再继续结仇下去那就太愚蠢了。

      自在门自当年天下第一高手韦青青青开创以来,门中高手从未断绝,不论在庙堂还是江湖都有恐怖的影响力,名震天下的诸葛神侯和四大名捕,还有权相蔡京手下最倚重的元十三限和六合青龙便都是出自自在门的。

      面对这些势力,金风细雨楼就算灭掉了六分半堂成为天下第一大帮,也绝不敢轻易开罪。

      因此,若是没把握留住王小石,他就绝不能再继续出手。

      可就这样让王小石走了,如果王小石是个大嘴巴怎么办?

      王小石一眼看出了赵铁冷的顾虑,本身他就无意介入两大帮派的争斗,再加上温柔和金风细雨楼的关系,他当然不会把这个秘密泄露出去了。

      所以他很痛快的主动发誓绝不将今日之事泄露给六分半堂,这也让赵铁冷放下了心来。

      在真气、功力方面,这个世界其实并不比金大的天龙八部高明多少,但是这个世界却有着近乎玄幻的神念、灵气以及精妙无比的真气操控。

      举个简单的例子,在金大的书中,能让外放的掌力拐弯乃是极为神奇的招式,明确能做到的似乎只有逍遥派六大奇功中的白虹掌力。

      但是在这个世界,根据白愁飞的记忆,很多二流武功都可以做到这一点,有的甚至将真气绕个十几圈都没什么问题。

      所以越是厉害的武者越是不会轻易违背自己的誓言,那会使得自身的神念蒙尘,武功也会受到极大的影响。

      再加上赵铁冷也打不过王小石,所以他别无选择,只能相信王小石了。

      最后深深看了王小石一眼,赵铁冷一言不发,转身就走,出了房间。

      “王兄弟,我们也离开这里吧!”

      “好!”

      “等等,你们就这么走了?那这里的这些孩子呢?”

      刚刚从先前的变故中回过神来的温柔赶忙闪身拦在了伊月面前。

      伊月无奈的叹了口气:“你没听到赵铁冷说官府的人马上就到吗?这些孩子自然是留给官府的人来领功劳的,毕竟这里面可是有闻巡抚的独子,这些差役肯定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温柔听完恍然大悟。

      “哦哦...我其实早就想到了...不对,你刚刚的叹气是什么意思?”

      “......”

      能问出这样的问题足以证明温柔的单纯,可是如何回答却是把伊月给难住了。

      好在这时外面已经想起了杂乱的脚步声,很显然是早已等候在外的差役们急匆匆的赶来抢功劳了。

      身为江湖中人,温柔和王小石本能的不想和官府中人打交道,所以温柔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三人施展身法从上方的破洞飞了出去,迅速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奇怪,文雪岸居然没有出手试探?”

      一直到离开客栈,伊月都在警惕着随时可能出现的偷袭。

      原本‘天下第七’文雪岸会以茶杯为暗器出手偷袭试探白愁飞和王小石的武功来历,可不知道是不是震惊于伊月先前的白露一指,还是已经知道了王小石的来历,同样就住在那家客栈的文雪岸并没有在出手试探,甚至连气息都收敛了许多。

      如果不是有白玉京的修为在身,伊月恐怕都发现不了他的存在。

      “算了,他出不出手好像也没什么关系。”

      月光下,三道身影并肩疾驰。

      温柔似乎是知道武功不如伊月二人,所以想在轻功上压过两人一头,本是没必要的,却是使出了全力。

      一身镶着金边的红色劲装被风吹动,尽显她那玲珑的身段,一对金灿灿的耳环轻轻摇晃着,在月光下闪闪发亮。

      伊月几乎立刻就注意到了,王小石也在偷偷的瞄向温柔,眼中透着痴迷的神色。

      这让伊月突然有些不爽了起来。

      “喂喂,我说你打算跑到什么时候?难道要一直跑到天亮跑到京城?”

      温柔闻声脚步一顿然后猛的停了下来。

      “也是哦,我们既没杀人又没放火,干嘛要一直逃跑?”说着,温柔嗔怪的瞪了伊月一眼,“你这大白菜怎么不早说,害我跑了这么久,累都快要累死了!”

      “......”

      伊月嘴角微微抽搐。

      这特喵的都能怪的到他?还有大白菜是什么鬼?果然,女孩子这种生物有时候真的是不可理喻。

      “你没杀人,但我杀了!”

      伊月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这样的态度顿时惹得被宠坏的温柔一阵不满。

      “那你为什么要杀了他们,把他们抓去官府不就好了吗?”

      温柔其实也觉得这些人坏事做尽,就算是杀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她这么说只是故意挑刺。

      所以伊月也只是呵呵了一声懒得跟她争辩。

      温柔不由更生气了。

      不过不等她再开口,王小石却是说话了。

      和温柔不一样,他是真觉得伊月刚刚没必要对所有人都下杀手,至少通过刚刚在柜子中偷听,他觉得厉单一群人中还是有那么几个良心未泯罪不至死的人的。

      可是伊月出手实在太快,太绝,他根本没想到也没能力将那几人从伊月手中救下来。

      “你刚刚真没必要赶尽杀绝。”

      “你心肠太软了。”

      “这不是心肠软不软的问题,而是没有必要,何苦要杀人?”

      “这几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而且放了这儿其中任何一个,他日这件事都有可能传出去,雷损、苏梦枕都不会放过咱们的,你想,你这妇人之仁,划得来吗?”

      “可他们有些人还罪不至死。”

      “除恶务尽,他们活着很可能会继续害人,想想那些无辜的孩子,你还要同情他们吗?”

      “......”

      王小石悻悻的说不出话来。

      这其实只是个标准问题,王小石虽然仁义,但也受限于这个世道,在他看来罪不至死的很多事情,在伊月这个现代人看来早就足够他将这些人杀死个几十次的了。

      伊月并不想和他继续争辩下去,所以主动扯开了话题。

      “你头上是真头发吧?”

      “当然,为什么要这么问?”

      “听说天衣居士的师兄叶哀禅看破红尘出家当了和尚......”

      这次以王小石的聪慧也足足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然后气急败坏的大声叫道:“我只是不喜欢杀生!不是和尚!”

      是的,王小石是绝对不会当和尚的,因为他最大的愿望除了一展所学不想虚度此生外就是找一个漂亮的媳妇。

      要知道这家伙可是从七岁就开始暗恋女孩子,至今已经失恋十几次了,情史可谓是相当的丰富。

      一旁温柔被逗的哈哈大笑起来,惹得王小石又是一阵羞恼。

      不过三人的距离倒是因此拉进了不少,再加上大家的目的地都是京城,所以便决定结伴而行。

      “我看我们也不赶时间,不如先找客栈休息一晚,明早再去南渡口坐船走水路去京城好了。”

      王小石和温柔对此并没有什么意见。

      尤其是温柔,她说是受师父之命前去京城支援大师兄苏梦枕,实际上却是因为‘逃婚’从家里偷跑出来的,到了苏梦枕那还有可能被扭送回家,所以她还巴不得路上慢点呢。

      不过京城肯定还是要去的,身为一个自认为有本事的人,哪个不对藏龙卧虎的京城心生向往呢?

      温柔的武功不怎么样,但是自信心却比是比那些一流高手都一点不差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