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仙有声在线骚麦

      当然,修真界最不缺的就是疯子和时间,曾有无数灵种低劣的炼气散修试图模拟极品灵种的修炼法门,加快修炼速度,可惜全部失败。

      有大能指出,修士不悟道,就改不了修炼法门,即不能提高自身灵种品质,也就无法加快修炼速度。

      悟道,只有筑基以后才行!

      至于是悟道难,还是筑基难,这么多年来,炼气修士的选择就能说明问题了。

      金一仙却很有自信,他认为有道简在手,能够在半步筑基的关口尝试一番。

      和萧敬的“灯笼”不一样,他用御气术揉的“灯笼”有些不伦不类,歪歪扭扭的,不知有雷灵种的几分功能。

      第一次尝试运转,他用的是最纯正的天地灵气,结果令他失望,“灯笼”口出来的大部分是风元气,小部分是金元气,些微无属性元气;

      第二次尝试运转,他用的是雷动坪上的雷灵气,“灯笼”口出来的自然是雷元气,还是和以往一样;

      第三次尝试运转,他最为期待,用的是风元气,可从“灯笼”底进去,再从“灯笼”口出来,似乎分文未少;

      金一仙只觉一阵丧气,这个“灯笼”有其形而无其神,起不到任何作用。

      到底问题出在哪里?

      是境界不够?是灯笼做得不对?还是他尚未悟道,用此取巧之法根本无效?

      ...

      极道仙宗四峰一峪中,哦不,现在该称为极道三峰正上演创派以来从未出现过的一幕。

      幽岚峪几乎成为空谷,离开的包括陆、乐、赵三大世家的修士,以及投靠世家结丹、筑基等近两千人。

      他们这数千年来通过师徒、姻亲、利益往来结成的关系盘根错节,已经牢不可破,根本不可能留极道一部分,去三清一部分。

      当然也有一些年纪偏大,在家族中又是边缘地位的老修选择留下,落叶归根就是修士也不能免俗。

      嶙峋峰稍微好一些,选择离开的祝家以阵道起家,多的是阵盘、阵旗、阵袍之类。

      这些法物的前期生产基本由陆家这样的炼器世家完成,而祝家掌握的是后期阵纹、阵禁的刻制,故而没有像幽岚峪一样搬运不休。

      嶙峋峰上还有个陈家,但陈家没有成婴修士,又在东海铺开了偌大的聚宝行生意,因此权衡之下,没有选择离开极道仙宗。

      可大出崔嵬峰意料的是,不知哪里泄露了消息,宗门准备废弃三峰一峪的法门,奉崔嵬峰为根本道法之后。

      原本还在观望的其他几个世家和世俗结丹、筑基弟子中,竟也有不少人临时加入了陆家和祝家,选择离开。

      离开的理由是:没有法器、符箓、阵盘等外物辅助,他们在修真界就是待宰的羔羊。

      但更深层次的原因他们却不敢说,那就是一半的成婴真人脱离极道仙宗,掌门非存真人等竟然丝毫不阻止。

      说明什么?

      极道仙宗已经是泥菩萨渡江,自身难保了么?说不定来一场大战,整个宗门就会被灭掉。

      这倒让正忙于调度渡空法舟的三清修士大喜不已,他们可是非常乐于见极道仙宗自断臂膀的。

      一个月后,所有的喧闹归于平静,该走的弟子们已经分批离开,不愿走的也安于现状。

      一个道人立在高空,面对着非存、是言、止戈等一众成婴,他轻叹口气,道:

      “当初是玄师兄来找我,劝我和他们一起脱离极道,归于三清,小弟不同意,以闭关拒之。如今是玄师兄留了下来,小弟却要脱离而去,世事变化,莫过于斯。”

      “是妙师弟。”

      是言踏上一步,雄壮的身体微微颤抖:

      “师弟精于符道,此番变故虽影响深远,但于师弟却是无碍,为何...”

      是妙摆了摆手道:

      “极道既然已下定决心,小弟也不愿多作评价,免得坏了弟子们大道选择。唉,蹉跎八百年,终非容身之地!各位师兄,山高水长,我们后会无期!”

      说罢,是妙调转身形,朝渡空法舟飞去。

      非存直到是妙被几个三清修士迎进渡空法舟也未发一言,随后一个遁闪,朝长生殿飞去。

      ...

      长生殿内依旧暮气沉沉,求真与非存并肩站在长生树下方,望着有些稀疏的树叶,道:

      “老伙计,你是第几次经历了?”

      长生树的脸上的皱纹紧了紧,随即道:

      “四次吧,上一次距今超过六千年了。都是因为与三清和魔道的攻伐大战,被人家打上山门,损失了超过六成的弟子。不过这次与众不同,掉落的树叶都是活的,有些还新鲜,不少还是这几十年刚长出来的。”

      求真叹了口气,道:

      “师弟此来,是想看什么?”

      非存沉默一会儿,道:

      “把是妙师弟的叶子摘了吧,他已经脱离极道,投靠三清去了。”

      长生树未作言语,只是摇了摇头,一片微微发黄的叶子从一段树枝上飘落。

      非存手一抬,便将叶子摄在手里,看也不看便放入怀中,随后道:

      “前辈自从极道创派,便在此执掌命牌,纵览弟子生老病死一辈子,晚辈有些疑惑,还请前辈指教。”

      “你问。”长生树答得有些有气无力。

      “从生命本源来看,前辈能否看出一个弟子未来道途?”

      非存有些期待。

      “说能也能,说不能也不能。生命本源旺盛者,往往能享高寿,就是活过境界限制一两成,也是有的。

      故而这类修士有更多时间去冲击上境,就好像求真一样,虽然受过重伤,断了道途,但也活了一千多岁,估计再活一两百年不是问题。

      生命本源缺失者,就像这片叶子所代表的孩子,足足少了一半,寿命也就只有同境界修士的一半。故而此子若是筑基、结丹,与常人无异,但成婴却是想也别想。”

      长生树摇了摇另一边树枝上的一片叶子,缓缓说道。

      非存顺它动作望去,只见那片叶子翠绿可人,生机盎然,就是比寻常叶子小了不少,再看叶子上信息,写的名字是一个叫“金一仙”的弟子,六年前入门。

      非存回想起来,三年前九幽宫拜山,宗门仓促应战,炼气弟子中就有个叫金一仙的弟子,唯一的三战三胜,得了一笔奖励。

      他原本没有在意,此时听长生树说此子无望成婴,就更不放在心上了。

      “我听说你封印了截运金盘?这是好事,这三千多年来,我身上的叶子便是明证。三千年前,筑基中出身世俗的弟子超过九成,如今只有四成;结丹更是巨大,三千年前世俗弟子有八成,如今不到两成。”

      长生树仿佛陷入回忆,喃喃道:

      “妖族中可不会管你出身如何,老树我也不算出身高贵,甚至还是个低等妖物,唯有“生命光丝”这门与生俱来的本命神通,才让我在众多妖族中脱颖而出,进了天妖山,修习神通妙法。

      后来出山游历,与当时还是筑基境界的九莲结识,从此互相扶持,渡过了五千年时光,可惜,人类进境虽快,寿命却远如不妖族,九莲八千年前就已经是顺德道君,老树一个‘神通境’却活了近万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