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清中字乱码一区

      三天以后,张德芳觉得自己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准备带着李平返回京城。李清院子里面把金条挖了出来,来到地窖,交到了张德芳手里面,对张德芳说到“大哥,这个你务必收下,算是对你们革命做点贡献,以后李平全都交给你了。”说完以后看向李平,心中满是不舍。

      张德芳接过金条并没有再推脱,现在革命确实资金紧张,多几根金条多买不少枪,多武装不少人。胜算就多了一点。然后对李清说到“二弟,你就放心吧,老三跟着我没问题的,都是自家兄弟了,我也就不跟你见外了,金条我就收下了,等到革命成功之时必将双倍奉还。我这修养的已经没问题了,不宜耽搁的太久,今天我就带着老三走了,你们哥俩还有什么话,抓紧说,趁着天黑我们连夜赶路。”说完以后转身出了地窖。

      张德芳出去以后,李清对李平说到“兄弟,路是你自己选的,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好好跟着大哥混,万事小心,给我平平安安的回来。”

      李平自幼就没离开过自己的亲哥哥,这一别不知道多久才能再见面,眼中噙着泪水,说到“哥,你就放心吧,我知道,我走以后你找个伙计,自己别太累,抓紧给我找个嫂子,等我回来的时候,一定要让我抱上侄子啊。”哥俩又聊了一会,也一起出了地窖,张德芳带着李平趁着夜色走了。

      深秋已经到来,叶子一片一片的落下,落到院子里面,显得冷冷清清,李清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空落落的。张德芳和李平这一走也不知道福祸,这里咱们先放一下。

      日子还要过,李清在二人走后,招了一个小伙计,帮忙干点杂活,店里的生意还是一如既往,期间不少常客都问过李平去哪了,怎么好久不见了,李清都打哈哈说到“那天来了几个东北客商,路过此地,在这吃饭,相中老二身材魁梧,给招走当上门女婿了。”时间长了,也就没人问了。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转眼已经到了年根,李家门的买卖越做越大,李清把手里面的闲钱都拿了出来,准备好好装修一下。又增添几名伙计和一名厨师,自己做起了甩手掌柜的,什么活也不干了,每天就做在柜台前面收收账,跟客人聊聊天。

      这天有一个常客,叫王老六,年纪大概三十五岁左右,住在八沟街北面,开了个粮店跟李清比较熟悉,跟聊天说到“掌柜的,看你年纪也不小了,怎么还不说房媳妇啊?”

      李清笑呵呵的回到“我这人生地不熟的,来了快两年了,一直在忙活饭店的事情,哪有时间往这方面想啊。”

      王老六说到“兄弟,这你就不对了,男儿成家立业,成家还在前面呢,你这饭店弄的也不错,从摆摊卖馒头时候你就在我那买面,我可是看着你这饭店发展成这样的,为人更不用说了,没的挑,这样吧,哥给你保个媒,我们店旁边有个裁缝店,姓刘,本地人,有个女儿今年十八,也到了出阁的年纪,她爹跟我也算是老相识了,一直让我给找个婆家。闺女长得漂亮,通情达理,一家子人本本分分。你今年多大了?我看也就二十岁出头,你俩正合适。你要点个头,我就安排你俩见个面。”

      李清脸一下子就红了,活了二十多年了,什么没见过?还就是这女人没碰过,以前当拳匪,自己那些同僚抢土豪劣绅的时候,有的多少房姨太太,都被他们祸害了,自己看不惯他们欺负女人,干不出那些事儿来,一直还都保留着处子之身,一听王老六这么一说也确实有点动心了,毕竟也都到了这岁数了,现在虽然说不上事业有成,但是日子也是不愁吃喝,是该娶妻生子了,以后也有个人能照顾自己,帮自己分担点事情做。而且听他这么一说对方的条件还不错,配自己真是富富有余,便对王老六说到“哎呀,这可是好事啊,那全凭六哥成全了。”

      王老六哈哈一笑“兄弟,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我这桩婚事要是给你说成了,也算是积下阴德了,看你们二人绝对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啊。我不耽误时间了,这就去问问人家去。”

      说罢转身出了饭店,临走时候又喊了一句“这要是成了,你得请我喝三天酒,哈哈。”

      李清笑着说到“自然,自然,劳烦六哥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