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男人晚上摸肌肌视频

      苦竹闻言,苦笑一声道:嗨,也算吧,就我们现在的状态,要钱没钱,要原材料没原材料,我拿什么试手。

      老庄主闻言,提起的心又掉落下来,叹道:哎!我就知道,我叶家几千年失传的技艺怎么可能再现,是我失态了,这不怪你,到是难为你了,这个烂摊子终究是要烂的。

      看着老庄主失落的表情,苦竹笑道:老爷子不必如此灰心,仙酿之法我确实已经有眉目了,只是眼下我需要一段时间筹钱,我们还是太穷了啊。

      老庄主无奈摇摇头道:你不必安慰我,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吧,我会支持你的。

      苦竹道:不,我并非说假,想要仙酿之法,红尘酒庄必须崛起,否则就算我现在会了,也只会死的更快。

      老庄主皱眉问道:当真?

      苦竹肯定的点头道:当真!

      老庄主闻言,瞬间一双眼睛死死盯着苦竹的眼睛,见苦竹的眼睛豪不闪躲,心中一震,不过没有表现出什么,道:你需要我做什么。

      苦竹道:我需要老爷子,夫人,乃至整个红尘酒庄的所有人对我唯命是从。

      老庄主皱了皱眉,自己肯定到是没什么问题,但是要红尘酒庄的所有人都听命,还是一丝不苟的执行,这也同样需要时间啊,虽说就刚刚的会议苦竹拿捏到了周全的死穴,但其他人就不好说了啊,毕竟太小,又没有什么经验,难保会表面一套背后一套。

      苦竹看到老庄主这个样子,便知道这事情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所以老庄主才有些为难,不过也没有担心什么,就眼下最棘手的是官府的态度,其他的都可以慢慢来。

      就在时间快到的时候,老庄主拍板了,道:好,这事我帮你一把。

      苦竹闻言,眼睛一亮,笑道:多谢老爷子成全,老爷子果然明是非,晓大义,乃是我们红尘酒庄之福寿也。

      老庄主笑道:行了,你这小家伙马屁不用拍的这么响,我可不吃这一套。

      苦竹尴尬一笑,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

      大厅中,三人重新入座后,场面再次安静下来。

      刚想说什么,就见老庄主当先开口道:诸位,在场的都是我红尘酒庄的骨干管家,为了之前的厄难,今天我宣布一件大喜事,现任庄主苦竹从现在开始,成为我叶家的义子,这其中代表着我叶家对苦竹的支持态度,从今往后,他这个庄主就坐的名正言顺,他的命令就是叶家的命令,违者依家法处置,诸位可听明白了。

      话音落下,场面安静异常,面面相觑,显然,老庄主这个决定又是一股大地震,震的人们一愣一愣的。

      就在这时候,一个下人慌慌张张的跑进来,气喘吁吁的道:不好了,不好了。

      苦竹皱眉道:有话慢慢说来,不要急。

      喘了几大口后,下人缓了过来,急道:不好了,庄主,官府带了几十个官兵过来了,个个凶神恶煞的,刀都拔出来了。

      闻言,大管家问道:是谁带队来的,他们可有说什么?

      下人闻言,想起了什么,脸色一白,道:是刘捕头带队,只说了一句话,让你们庄主出来说话。

      啊!话音落下,当即就是几声惊叫传出,似乎是听到了什么令人恐惧的事,脸色发白又发苦。

      大管家叹道:哎!我红尘酒庄真是多灾多难啊,县太爷竟然派这个煞星前来,这是不给机会啊。

      苦竹闻言,有些好奇了,问道:这刘捕头有什么神通啊,竟然让你们这般变色。

      大管家苦笑道:嗨!也没什么,就是当年战乱时代,朝廷派不出多余的战士支援各方,刘捕头请愿寻找援兵,然后带着几百手下捣了十六处土匪握,不降就杀,其中有一个更是被团灭了,也正是因为刘捕头这位煞星,我们泉州府才在战乱时代勉强撑了下来,他手上的尸山血海不计其数啊,普通人看到自然是胆颤心惊,谈之色变。

      眼珠子转了转,苦竹问道:这刘捕头可有什么性格弱点?

      大管家看了看苦竹,无奈道:没有,这人守法如己身,没有听说过任何不好的传闻。

      苦竹不死心的问道:就没有任何软肋?我不信,就是一代贤帝也不可能面面俱到,他凭什么完美。

      大管家又是苦笑一声,刚想说什么,忽然想起什么,道:不知道这个算不算,刘捕头当捕头之前有一任发妻,那是战乱时代之初,天下动荡不安,土匪们趁火打劫,一次偶然间,刘捕头外出遇到土匪抢劫,刘捕头苦口婆心的劝土匪们不要窝里斗,现在是国难时期,敢做这种事会遭到清算的,奈何土匪根本不听,依旧我行我素,刘捕头苦劝无果,到也没有反抗。

      待土匪搜刮完,刘捕头返回家中,发现自己的村落正遭遇杀劫,土匪们烧杀抢掠,丝毫不顾及平民的哀嚎,刘捕头看到这样的惨况,心中没来由的有些不安,一路狂奔到家中,发现自己的发妻竟然被土匪强行拉着要掠走,刘捕头瞬间暴怒出手,赤手空拳的锤死了几个菜鸟土匪,紧张的握着发妻的手问道:丝丝和瑶瑶呢。

      发妻闻言,当场哭成泪人,那种声嘶力竭的哭吼声让人听到都觉得于心不忍。

      刘捕头看到这模样,心中更是不安了,放下发妻,冲到房间中,发现地上背躺着的一对孩童儿女,身边血迹流淌,刘捕头当场怒吼咆哮,冲过去抱起来,眼神逐渐冰冷,感受着血液的余温浸湿胸膛,刘捕头笑了,拿着自己珍藏多年的双刀冲了出去。

      从这开始,刘捕头变的非常冷血,杀人不眨眼,任何钱财女色统统无视,可是唯一放不下的还有发妻,所以加入了朝廷,没了后顾之忧,从此便铸就了煞星威名。

      听到这,苦竹当机立断道:大管家,你速去佛堂叫来叶清泉,让他带队去迎接刘捕头。

      大管家周全闻言有些意外,道:你想?

      苦竹道:知道就行了,别墨迹,提醒叶清泉一个字,“悲”,让他尽量拖久一点。

      周全闻言,脑中思绪极速旋转,得到一套说辞,当即供手道:是,大少爷!周全告退。

      苦竹听到这称呼,面上露出一抹微笑,看着周全离去,有个大管家到是省事省力太多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