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恋破解版

      “快一点,再快一点……”

      细雨无尽的滴落,林间坑坑洼洼的地面上,留下过的痕迹,不一会儿便会被雨水无情的冲刷掉。

      木下良一仔细追寻着诗织留下的脚印,心中不停的催促着自己快一点,再快一点。

      若不是诗织开启了乱千舞状态使她的脚劲变重,每一步都会留下深深的印记。

      或许良一早就迷失在茫茫的树林里面。

      “你可真是难缠啊!”

      忽然,怒吼声伴随着一阵金属交锋发出的刺耳鸣音在前方响起。

      良一当即收住脚步跃上一颗巨树的粗壮枝干,打算先观察清楚前面的情况。

      “良一快跑!”

      然而不待良一的身子站稳,熟悉又紧促的呼喊声便传了过来。

      是阿斯亚老师的声音!

      猛的寻声望去,只见两道身影快速的向自己逼近。

      危险!

      当头的那人正是之前遭遇过的高个叛忍。

      太快了,高个举着一柄闪烁寒芒的苦无,锋尖刺向良一的面门。

      躲不开,连使用替身术和瞬身术都没有时间!

      “噗”

      锋尖入肉,洞穿了阿斯亚本就残破不堪的躯体。

      在那千钧一发之际,阿斯亚一把握住查克拉刃,借着查克拉刃超高的飞行速度,赶在高个叛忍刺中良一之前,用他的躯体挡住了苦无的攻击。

      “逃!”

      浑身血迹的阿斯亚,死命的抓着洞穿他躯体的魔掌,用尽最后一口气,对良一咆哮道。

      “不!”

      良一绝望的嘶吼着,他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那个毫不犹豫选择相信自来也的猿飞阿斯亚,会用他的生命,挡在自己身前。

      “跑啊……”

      阿斯亚的催促,仿佛锤击在良一的灵魂上面。

      “都怪我,都怪我,都怪我一直隐藏着自己……”

      良一深深的自责着,面部变得狰狞无比。

      “木遁?木棘术!”

      双手合十,体内所剩不多的查克拉仅够良一发动自创的木棘术。

      不过这里是森林,这里是良一的天下。

      忍术发动的刹那,脚下的大树躯体上便伸出了无数根木刺。

      “木遁?”

      高个叛忍惊恐的扩大了瞳孔。

      可他的手掌却被阿斯亚死命的拽住,根本无法躲避。

      直到死,他都不明白,为何眼前的小孩也会木遁。

      “阿斯亚老师……”

      良一没有理会被扎成刺猬的敌人,痛苦的冲到阿斯亚身边。

      “男子汉可不能哭哟!”

      阿斯亚费力的抬起他仅剩的一只手臂,伸出两指,轻轻的点在良一的额头。

      虽然有很多很多很多的疑问想问……

      但这一刻他只是笑了笑,鼓励的安慰了良一一句。

      手指顺着良一的额头,缓缓的下滑……

      在良一的面上,留下了他生命里的最后一条鲜红印记。

      良一面无表情,麻木的将阿斯亚的躯体从叛忍的手臂上取了下来。

      尽管有多不舍,可良一仍是就地找了一颗巨树。

      拔去阿斯亚身上插满的手里剑和苦无,理了又理他残破不堪的上忍制服,又梳理了他非主流的爆炸发型,借着雨水洗去他面上的血污。

      男子汉可不能哭哟!

      当树干缓缓合上,两行热泪仍在他面无表情的脸上流淌。

      “寺金,诗织!”

      良一不敢用力的呼喊,害怕还有潜伏着的敌人。

      可诗织的脚印断了,森林之中他又该如何找寻他们的位置?

      木叶!!!

      他们肯定是往木叶的方向逃去。

      想着,良一掏出指南针看了一眼,不待查克拉恢复,便往木叶的方向寻去。

      “太好了,诗织你没事太好了!”

      森林的另一方,昏迷中的诗织缓缓睁开了眼睛,宇智波寺金情绪激动的欢呼起来。

      他一直抱着诗织往木叶的方向跑去,他不知道他跑了多远。

      “阿斯亚老师呢?”

      千手诗织苏醒的第一件事便是询问阿斯亚。

      宇智波寺金尴尬的埋下脑袋,神情低迷的说道:“阿斯亚老师会没事的……”

      “我问你,阿斯亚老师呢?”

      “老师让我带着你逃……”

      “宇智波寺金,你这个孬种!”

      “可是我们在那里根本帮不上老师的忙,反而会拖累老师……”

      “我要回去帮老师!”

      “已经过去很久了……老师会没事的……”

      宇智波寺金越说声音越小。

      “我们不可以丢下老师!我要回去!”

      “不行,老师的命令是让我们离开,我不会答应让你再回去的。”

      “让开!”

      “不,除非你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两人越吵越凶,却忘记了此时还身处森林之中,危险并未远离。

      “呵呵,没想到老子还有发横财的一天。”

      突然响起的笑声打断了争执的二人。

      宇智波寺金和千手诗织立刻闭上嘴巴,背靠着背警惕的盯着四方。

      “是你了!”昏暗中,一名背着长刀的叛忍走了出来。

      他看了看手中的照片后,便贪婪的盯着千手诗织。

      “你是谁?”

      千手诗织当即问道。

      “我是谁?哈哈,既然你诚心诚意的问了,老子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吧,记住了小鬼,老子叫追风侍兵郎!”

      侍兵郎心情大好。

      赌桌上输红了眼,本以为错过了雇佣目标,没想到猎物竟然送到了自己面前。

      是没听说过的人物。

      诗织与寺金点点头,一左一右冲了上去。

      厉害的叛忍都有一定的名气,和忍者不同,大部分的忍者会尽量隐藏自身实力。

      而雇佣叛忍通常相反,因为没有名气的话,他们是很难得到雇主的信任。

      所以大部分叛忍都需要名气,哪怕是一个假的名字,也是需要那么一个名号。

      “诗织小心!”

      宇智波寺金突然大喝一声。

      两人轻敌了,侍兵郎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竟敢小瞧本大爷!”

      侍兵郎抽出佩刀,迎面就对千手诗织斩去。

      忍法遁术方面侍兵郎确实上不得台面,可在刀法方面他却强的过分。

      说是叛忍,用流浪武士来称呼他更为贴切!

      可恶!

      千手诗织皱着眉头,强行扭曲腰肢,堪堪的躲过急速斩来的利刃。

      “火遁?豪火球之术!”

      宇智波寺金退后两步拉开距离,对付武士,远攻遁术才是忍者的王道。

      “诗织闪开!”

      火球吹去,宇智波寺金提醒道。

      千手诗织会意,原地留下一截木桩,人已经出现在十米开外的地方。

      “知道本大爷为什么被称为追风吗?”

      不待诗织反应,侍兵郎的声音便在她的身后响起。

      “那是因为老子的刀,比风还快!”

      刀尖从诗织的胸口突了出来。

      她瞪大了惊恐的眼珠,眼里写满了不敢相信。

      “不,诗织!”

      宇智波寺金疯狂的呐喊着。

      绝望的眼眶里,漆黑的瞳孔中,诗织倒下的身影,让他的瞳孔不停的颤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