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弈林生涯>

      赵德柱还没那么自恋,觉得是个女人都会爱上自己。

      学校里面不过是锉子里面拔大个儿,跟同龄的小公鸡们比起来,自己阔绰成熟点当然与众不同。

      放到社会上就啥都不是。

      好比曾警官纯属遇见个不用枯燥坐班的事情,才这么高兴。

      又是倒水,又是介绍,又是张罗拿东西,感觉赵德柱是来警署上门提亲的一样,她就差乐得在旁边摇尾巴了。

      所长很沉稳个老警察,看了赵德柱拿出来的定位显示屏,还在院子里面感受了搜星方位距离,又回到办公室,对着墙上一张很大的地图开始计算比例。

      很快确认这近五百公里外的地方,已经到了邻省西北部:“知道这是哪里吗?”

      粤东仔完全不懂这边风土人情,和旁边的羊角辫女警一起茫然摇头。

      反倒是红衣设计师看得懂又熟悉:“蜀西高原山区?”

      所长苦笑:“这也确实符合以前类似案件的情况,犯罪分子搞到车辆以后,第一时间把车转移到高原山区,因为这些地方用车都是封闭的地广人稀,被追讨和查验的可能性非常低,往往成为赃车的去向,所以……就算这样去追讨也不容易啊。”

      的确,这里作为辖区警署,追讨的话支持力度很小,但如果按照诈骗刑事案去局里面排队这种案件又不算什么,远不如五十万级别的盗窃案抢手。

      所以这边能提供的就是派个警察携带介绍信证件和警械一同前往,到当地警局寻求帮助。

      一个呵欠连天的男警员被叫出来,所长还低声给他交代些什么注意事项。

      赵德柱跟设计师再确认下:“我们这是真的要开车出去两三天,你只是借这个车,不用跟着一起吧?”

      没想到奚莲颖居然说:“我去过那边自驾游两次了,多见识下你的社会阅历吧。”

      赵德柱终于听出来对方耿耿于怀的意思。

      哈哈笑:“我没什么文化,但今天宋老板那句话有收获,合适的时候,做合适的事,你可能是个好设计师,但今天那屋子里的人压根儿就不是奔着设计去闹腾的,我故意嘲讽或者贬低你,其实是为你好。”

      奚莲颖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我还要感谢你了?”

      赵德柱摆摆手:“感谢不用了,这车借我用几天还给你,你也不用去辛苦,真的不是开玩笑,今天那场面如果我不去,他们不敢怼宋老板,只会拿你说话,没准儿你这整个方案都过不了,这得多少钱了。”

      还是那句话,换个三四十岁大叔来这么说,奚莲颖一定会心平气和的想想,没准儿还觉得大叔真有趣真体贴。

      这么张小年轻的脸说话,充满了孩子装老成的样儿,奚莲颖更郁闷。

      因为越发显着她在无理取闹似的。

      要是能跟女人讲道理,这个世界都是另外的模样了。

      奚莲颖双手抱住手臂,深呼吸两下:“我还是去车上等着吧,我就想看看你这没多大年纪,到底有什么阅历!”

      三门的帕杰罗IO要到后排,还得翻开前座,但空间并不局促,奚莲颖竭力让自己平复心情。

      却没想到那羊角辫女警官探头看看这车结构,然后就回去找自己领导申请出外勤了。

      理由是她在蜀川读的警校,可以帮忙联络师兄弟姐妹协助。

      以她连蜀西高原山区地理方位都不熟悉的程度,谁都看得出来是想乘机出去放风,最后自然没有得逞。

      一身警服站在警署门口哀怨告别的样子,跟望夫石似的。

      乐得那年轻警察都呵呵笑,不过上车就开始昏睡,倒下前还给赵德柱解释了句:“昨晚执勤到三点,早上七点又开始巡逻……终于能睡个囫囵觉了。”

      赵德柱看眼后面同样疲惫得还在硬撑的浓妆脸,有点体会到别人的辛苦了。

      专心埋头开车。

      所长给了他个大概方位,先上高速路朝着邻省开呗。

      地图、卫星上的直线距离近五百公里,算成公路肯定七八百朝上。

      赵德柱就一路向西。

      跟他当初从家里开车来江州一样。

      近四小时后抵达邻省省会,在郊区停车加油的时候,定位仪上显示还有两百多公里的直线距离。

      所以压根儿没在这座著名的休闲之都停留,绕开城市朝着山区进发。

      等奚莲颖腰酸背疼的醒过来,外面已经夜色如墨。

      年轻警察轻轻打着鼾,昏黄的车灯前面只有疾驰的路面,偶尔迎面有车交错而过。

      她没说话。

      看“阅历丰富”的小屁孩开车。

      赵德柱的驾驶风格确实不像十几岁刚拿驾照的那么兴奋或者谨慎,老司机游刃有余的在山区公路上疾驰。

      偶尔会看看中控台上那枚导航定位仪的的坐标。

      每当遇见公路分岔口的时候,就会循着捷达王所在方位去选择。

      只有连大方向都有点疑惑不定的时候,才停下来翻开加油站买的省内地图。

      他毕竟不熟悉这边西南地区的地形地貌,单纯知道大方向也并不意味着每次选择都正确。

      起码有两次在几公里后才发现越来越偏,马上重新掉头。

      就像他重新开始的人生一样。

      大方向知道了,可很多岔路口的选择,依旧一个都不能错。

      所以联想到这点,赵德柱还自己嘿嘿笑几声。

      他能想到的岔路口就是,那些位小姑娘千万别沾啊。

      中年灵魂想到这个,又是独坐开车的状态,这笑声难免有点猥琐或者油腻。

      在外面一片漆黑的道路上,奚莲颖居然觉得有点起鸡皮疙瘩。

      印象更不好。

      好在副驾驶座就坐着个警察。

      警察小哥直到夜里八九点才被叫醒。

      连续开了好几个小时的赵德柱,随便找个经过的县镇停车吃晚饭,旁边也有旅店。

      看中路边摊小桌子上的麻辣烫,他才停车回头,先看见后排眼眸闪亮的车主,还被吓一跳。

      目送蹦跳下来匆忙去上厕所的女设计师,赵德柱觉得她是在后面打坐么。

      警察艰难过来坐下时候,形容自己一身的骨头都在响:“到哪里了?”

      赵德柱咬住筷子,翻地图给他看,虽然自己还买了套几千块的导航仪,但也仅仅只有十多个城市的地图,出来基本没用。

      “从蓉都市出来已经快两百公里了,在这里……可GPS定位还有两百公里。”

      年轻警察也对GPS定位很好奇,和他的领导一样,在某些进口车上看到过GPS导航,但是对还能这么用感到很吃惊。

      没有什么倨傲拿架子的坏习惯,翻看地图都多于吃东西:“这很正常,直线距离两三百公里,在这种山区公路上,开出六七百都正常,如果这个定位方向没错,其实我们的选择就在这条线上……”

      正在随身到处找笔。

      回来坐下的女设计师从红色风衣里摸出纸笔,更把他吓一跳:“你!你?”

      估计浑浑噩噩上车就睡的警察小哥,完全没注意到后排还有人。

      现在这身国际大都市的时髦穿着,跟山野城镇格格不入。

      本来脸上妆容有点重,可能一整天吸收了,再说这荒郊野岭的又不那么亮堂。

      披散下来的波浪长发,竟然有种独特的风情。

      这就是所谓的白骨精吧。

      推荐本《空想之拳》,迫真拉胯文学。

      一只做梦都想回到蓝星老家的无能社畜。

      一双做梦才能打爆诸天万界的狂怒拳头。

      为了守护文学和头发与世界疯狂互殴拳拳到肉!

      你说穿越者也要加班?

      我梁德今次便是要他妈的轰爆你他妈的狗头呀!

      强者生活就是这么惊心动魄且浮夸!

      拉胯人作者洗心革面从头来过,欢迎入坑批判!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