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吸血家族>

      天色渐凉,顾傲忧看着自己披着烈融的外套,烈融光着身子坐在那里有些不忍毕竟这个人救了自己两次,顾傲忧来到烈融的身后从后面小心的抱住烈融道:“这样我们就不冷了……”

      烈融没有想到顾傲忧会突然抱住自己,顺势一倒两个人全部跌倒在了干草上,烈融将自己的外套给顾傲忧和自己盖住道:“这样才暖和……”烈融说着睡了过去……

      顾傲忧眼皮也困的睁不开了,不多时也睡了过去……

      次日温暖的阳光把烈融唤醒,烈融起身却没有看到躺在一边的顾傲忧不禁笑道:“小猫逃走了啊?”

      顾傲忧不能让烈融知道自己的秘密,但是她找遍了天星族所有的书阁也没有找到记录回地球的方法……

      却看到了天星族的秘密,天星书上记载天星族的第一人长老是老君七杰,是他创造了镜花水月这门邪门的功法,于是他收了四位徒弟,老君三杰,姜氏六杰,鬼谷八杰和天尊四杰,但是只有天尊四杰练到了最高境界,于是他顺利的当上了天星族的族长至今已经传了三代从那以后其他三杰以长老的方式留在了天星族,但是在五年之内他们全部消失了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顾傲忧看到这里若有所思:天珂抓老君三杰的目的到底是什么?顾傲忧救老君三杰出来后并没有问及此事……

      想到这里顾傲忧刚想离开,却听到书阁外面有声音,顾傲忧快速躲进书柜后面……

      外面传来了天珂的声音:“烈融原来你是为了救老君三杰才骗我的!但是你别忘了我是无极界你的刀杀不了我的……”

      原来烈融刚想出山洞回皇城却在洞口看到了天珂,惊愕的同时天珂瞬间来到烈融的身边想用匕首杀了烈融却被烈融躲过,两个人一路上一直打到藏书阁……

      “喝,天珂只要你说出天启星开启的方法我则饶你一命。”烈融道。

      “你妄想!烈融你永远别想知道这个秘密。”天珂边说边放出袖子里的暗器那是一枚没有颜色的冰针上面带着剧毒,在暗处根本看不出来,但是顾傲忧借着阳光的折射看到了那枚冰针,她猛跑过去推开烈融,冰针瞬间刺穿了顾傲忧的右肩……

      烈融起身瞬间闪到天珂身边拧断了她的脖子道:“你的无极界是假的,所以才囚禁老君三杰让他治好你的病,我能杀你一次也能杀你两次……”

      烈融冷漠的看着天珂倒了下去慢步过去抱起顾傲忧离开了天星族……

      云国皇宫里传来了顾傲忧的惨叫:“啊……啊……烈融你杀了我吧!”

      “炎儿你快点啊!”烈融焦急的看着烈炎在给顾傲忧的每个手指头放血……

      “皇兄这是冰蛊你也知道的如果用麻草蛊是出不来的……”烈炎的汗都下来了她也很焦急……

      烈融抱紧顾傲忧轻声哄道:“傲忧在忍忍朕是不会让你死的……”

      顾傲忧痛的脸色煞白,努力的咬紧牙颤抖,烈炎在放完顾傲忧最后一个手指的血之后顾傲忧昏了过去……

      烈融松了一口气:“快拿麻草汤来……”

      太监赶紧呈上,烈融轻掰开顾傲忧的嘴将药汤喂给顾傲忧,顾傲忧微微张嘴将药汤喝了下去……

      烈炎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道:“皇兄这顾姐姐为了救你还真的是不要命啊!”

      烈融抱紧顾傲忧道:“你们都下去吧……”

      烈炎和太监全部退下……

      烈融看着顾傲忧惨白的小脸有些心疼:“为了我这个朋友连命都不要了?你不知道吗?天珂是伤不了我的……”

      顾傲忧熟睡着往烈融的怀里蹭了蹭,烈融顿时觉得心里一阵燥热,但是他不敢动,抱着顾傲忧的感觉暖暖的,她的秀发很香有一种百合花的味道,让人闻到心旷神怡……

      次日,顾傲忧醒了感觉全身没力气,但是疼痛感全部消失了,她起身发现自己躺在烈融的怀里,有些尴尬的起身轻轻的下了床给烈融留下一封信然后离开了云国……

      烈融醒来感觉全身酸麻,他起身寻找顾傲忧的身影,目光却注意到桌子上面的一封信:“烈融我回夏国去了,有你这位朋友是我的荣幸谢谢你。

      顾傲忧”

      “伤没好就怎么乱跑呢?”烈融轻笑着说道。

      顾傲忧带着伤行到一处茶棚准备休息一下,旁边是一群押镖的商队有七八个人,看到顾傲忧一位女子带着伤在喝茶,心里顿时起了歹意,其中一位膀大腰圆五大三粗的男人起身猥琐的笑着来到顾傲忧的身边坐下道:“姑娘一个人啊?不如哥哥陪你如何?”

      “滚!”顾傲忧没有理他。

      “呦挺有脾气啊?”男子起身要去抱顾傲忧被顾傲忧一脚给踹了出去摔在了地上……

      男子怒了刚要去打顾傲忧手腕处一时间被人掐住剑光一闪,那人的衣服瞬间粉碎:“敢动本王的女人不想活了?”

      “小的不敢了,不敢了!”男子赶紧求饶,秦霜寒松开他将他踹到一边,坐到顾傲忧的身边温柔的道:“让本王好找啊?”

      “兄弟们给我宰了他!”男子起身心有不甘愤怒的咆哮道。

      “你等一下啊!”秦霜寒脸色一沉将腰上的佩剑拔了出来,瞬间惨叫之声连连:“啊……啊……”

      不多时秦霜霜又坐回顾傲忧的身边道:“这回清净了。”

      顾傲忧没有理秦霜寒骑上自己的马:“驾……”

      秦霜寒一笑,起步一跃落到顾傲忧的马背上:“以后你去哪里本王则去哪里!”

      顾傲忧白了他一眼,骑马带着秦霜寒离开了,这里离夏国还有一天的路程,两个人寻到一处客栈休息,秦霜寒看着客栈的老板咳嗽了一声……

      老板瞬间领会:“姑娘我们这里只有一间客房了不如你委屈一下吧!”

      顾傲忧无奈:“就这间吧!”

      顾傲忧拿着钥匙上了楼,秦霜寒偷摸扔给老板十两银子,自己小跑着跟了上去……

      顾傲忧用钥匙打开房门,秦霜寒紧跟着走了进去,转身将房门关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