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皮灯笼国语

      吴莹冷淡道:“王辰你是一个聪明人,应该知道合则两利的道理。”

      “道理大家都懂,但是清河到底有什么事,让你这么急着要组成采砂协会?”王辰疑惑道:“按理说,清河情况复杂,采砂协会不可能一时半会组建成。”

      “你们这些人太急了,根本不正常。”

      成立采砂协会的目的,是为了更好的控制那些跑船佬,获得更大的利益,这个王辰知道。

      但是他还真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因素,才能让这些平时有仇的人,聚集在一起,合伙推动采砂协会的成立?

      “你不是很聪明吗?”吴莹嘲讽道:“我还以为你是神仙,什么都知道呢。”

      刚才被王辰刺了一下,她是怎么看王辰都不爽。

      但是会长这个位置太重要,她不想轻易放弃,所以忍着跟王辰说。

      “也没有多长时间了,实话告诉你吧。”

      “长Q县空降下来一位领导,对于县城里面的治安不是太满意,尤其是清河,更是被那位领导盯上了,十有八九会整治一下。”

      “现在我们这些人不赶紧报团取暖,等着雷霆打击下来,谁都不好过。”

      “你不要以为就是我一个人着急采砂协会,实际上河源沙场,晴隆沙场背后那几个老混子也都在推动,只是你们这些跑船佬独来独往惯了,再加上利益分配不均,才一直拖到了现在。”

      看着王辰,吴莹冷笑着:“别以为你真十分重要,没有谁,清河还是照样转起来。真到我们这些人分配好之后,谁不听话,谁挡着路了,第一个倒霉的就是他!”

      对于吴莹的敌意,王辰装作没有看到,不过心里感觉有些棘手。

      刚才几句话,对于他有利有弊,有利的是那位领导十有八九是康于,对王辰来说算是半个好消息。

      弊端的话,就是采砂协会背后的推手太多,没有王辰想的那样吴莹是主力。到时候真到雷霆打击之下,那些跑船佬十有八九会加入采砂协会,到那之后就搞的王辰有些难受了。

      别看王辰对吴莹咋说咋说,其实他根本就没有想过加入这个采砂协会。

      他可是知道以后大势的人,采砂协会说白了是挂羊头卖狗肉,经营的还是灰色生意。

      没有合规的公司,没有采砂证,就永远没有安宁的一天。

      哪怕是这次逃过去了,迟早也会有一天会落网的。

      说白了这些人,就是抱有侥幸之心,以为挂着皮就能够长久的干下去。

      不过王辰知道等以后环保抓的越来越严了,所有跟建筑有关的行业都会受到冲击。

      尤其是这些违法的事情,不被人注意还好,一旦被人注意到了,就是等死。

      王辰只要采砂证办下来了,公司成立了,就是正规的生意,他脑子有病才会跟这些人玩火。

      “我就问你最后一句,到底愿不愿意跟我一起干?”吴莹说道:“我到时候推你当上会长,你要是觉得利润太少,等风头过去之后,我们再商量分成的事情。”

      “没意思,不想当。”

      王辰心中冷笑,还风头过后再谈分成,估计到时候过去,就是卸磨杀驴了。

      这女人嘴里没有一句实话,胃口也够独,心肠更是毒的很。

      听到王辰直截了当的拒绝,吴莹脸色顿时冰寒起来,一字一顿道:“你不要后悔。”

      本来她就一肚子火,现在王辰更是不上道,软硬不吃。

      等这次风头过后,哪怕是王辰服软低头,她也不会放过他。

      注意到吴莹的眼神有些阴森,王辰皱了皱眉头。

      “后不后悔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生意不成仁义在。”

      走到吴莹面前,王辰提醒道:“莹姐咋们都是混口饭吃的,你赚你的大钱,跟我没有关系,我不想掺和你的那些事。”

      “我赚我的钱,你也别天天盯着我。”

      “更奉劝你一句,想针对我,可以,我全部担着!”

      “但是千万,千万,别对我跟我手下人家里抱有想法。”

      吴莹胸口快速起伏,看着王辰严肃的样子,彻底怒了。

      “你威胁我?”

      “没有。”王辰说道:“只是提醒你一下,毕竟人愤怒的时候,总是不想后果。”

      “莹姐感谢盛情款待,有机会小弟做东,就先不打扰你了。”

      这些年下来从来都是她威胁别人,已经很多年没有体会别人威胁的感觉。

      此刻看到王辰穿上大衣,吴莹才反应过来。

      啪!一声。

      玻璃烟灰缸四分五裂,吴莹脸色冰寒道:“你真当你是大人物了?你问问整个长Q县谁敢对我说这话?”

      “别说我没有想过用那些下九流的手段,就算我用了。”

      “你,王辰,又能奈我何?”

      刚迈出门外的王辰,猛然回头,丹凤眼中充满了洪荒巨兽般的暴虐。

      看着有些癫狂的吴莹道:“你敢做,我杀你全家,信不信?”

      ……

      看着镜子里的人眼圈有些发红,裴知溪接了一捧水,狠狠搓了两把脸。

      然后叹了口气后,开始化起淡妆。

      正在此时,厕所的门槛上伸出半个脑袋瓜,黑乌乌的眼珠子充满了好奇,奶声奶气的说道:“妈妈今天要出去吗?”

      “是不是要带恬恬吃好吃的呀?”

      “恬恬,妈妈今天有事。”裴知溪化完妆后,将女娃抱在怀中,有些心疼的将女孩头发捋顺,“恬恬在家陪着姥姥,妈妈晚上回来给你们做好吃的哦。”

      “那恬恬今天能吃鸡腿吗?”

      看着怀中女娃馋嘴的样子,裴知溪心中叹了口气,在女娃脸蛋上亲了一口。

      “恬恬听话,妈妈回来就给你做。”

      客厅不知道是不是摆置的东西比较少,显得有些空荡死寂。

      空荡荡的沙发上,坐着一个满头白发,脸上长满老人斑的老人,正呆呆看着电视。

      从卧室换完一身黑色干练的职场制服后,裴知溪将恬恬放在老人身旁,说道:“妈,我出去面试一下,你在家别让恬恬乱跑,晚点我就回来了。”

      奇怪的是。

      老人还是呆呆的看着电视,仿佛没有听到女人说话一般,只有电视机里唱戏的声音传来。

      看着老人的样子,裴知溪鼻子有些发酸,心中升起委屈,眼圈有些泛红起来。

      强眨着眼睛没让眼泪掉下来,裴知溪给茶几上的保温杯倒满温水,又给裴恬恬削了个苹果后,才走出屋。

      等着关门声响起,老人视线从电视机中移开。

      看着坐在沙发上摆着小短腿,安静啃着苹果的裴恬恬,叹了口气。

      “唉,造孽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