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窥孔

      80年代武打剧的流行,误导了很大一批的年轻人,尤其是那些古惑仔身边围绕着一大批年轻女孩子,盲目的崇拜那些所谓的英雄。这些不良的习气也渐渐传到了内地,也潜移默化的成为内地女孩子心中的偶像。

      内地毕竟不同,很少有人敢在大马路上抱团群殴的,没有那么多以身试法敢玩命的所谓个人英雄人物。那天在光华路口的那场殴斗虽然已经息事宁人。但李明伟和吴东强的大名算是传了出去。许多女孩子慕名而来,借着购买磁带和他们套近,李明伟他们真的有点应接不暇了。

      就连过去对他们冷眼相待的那些磁带商贩见了他们也都点头哈腰的,那个以前找过他麻烦的薛勇看见他就走过来称呼他为大哥,李明伟还真的是有点哭笑不得。

      古代的江湖上曾流行着这么一句话,谁的拳头硬,谁就是老大,谁的实力最雄厚,谁就是强者,谁就是霸主,为争夺这个霸主地位上演了多少刀光剑影,血流成河。

      今天也是这样,你躲在舞台后面安于现状,没有人会把你当成回事情,一旦你走到了舞台前面,你就会发现自己已经身处漩涡,它会推你向左或者向右,向前或者向后,随波逐流。

      李明伟自己都没有预料到,现在的他已经被人推到了舞台的最前面。

      今晚的生意出人意料的好,轻轻松松卖出去一百多盘磁带,而且没有人和他讲价,要多少给多少。

      连吴东强都懵懵懂懂的,但挣钱谁不高兴,乐的他这张嘴就没有合拢过。

      收工后往回走,在村口停下两人一算账。好家伙,今天足足赚了205元。

      给吴东强分了61.5元,小子拿着6张大团结激动的手都在颤抖,嘴里一直在念叨:“我不是在做梦吧,我老爸当村支书的时候,一个月的补贴工资也不过几十块钱。如今一个晚上我就成了科级干部,现在你就是再砍我几刀我也心甘情愿。”

      吴东强说的没错,城里面一个科长的月薪也不过六七十块钱。

      晚上回家躺在床上,李明伟翻来覆去睡不着,失眠了。

      他干脆坐了起来,从衣兜里掏出一盒牡丹烟来,牡丹烟的价格是8毛钱一包,这是当时县级和市级干部才经常吸的香烟。学生时代的李明伟对烟很反感,认为那东西又呛人又对身体不好,大马路上只有那些小流氓嘴里才叼的烟晃来晃去,给他留下的印象是,凡是抽烟的学生都不是好学生。

      这盒牡丹烟是他用来孝敬那些老顾客的,还没有拆封。

      不过现在他想抽。

      拆开封皮,拿出一支烟先在鼻子上闻着,那时基本上见不到过滤嘴香烟,内地制烟厂推出第一支使用二元碳过滤嘴的卷烟是在1982年,以后逐渐替代了没有过滤嘴的香烟。

      一股淡淡的烟味被吸进鼻子,并不好闻,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喜欢它呢。

      老爸抽的是旱烟,是自己家地里种的,在太阳下晒干,经过加工就成了金黄色,可以用纸卷着抽,也可以用旱烟袋装着吸,味道比香烟更呛人,李有贵干什么都离不开它,吸了一辈子,结果就是咳嗽多痰,脸色都因为长期吸烟变得灰黄。

      前世的李明伟也是一个烟鬼,参加工作后学会了吸烟,那已经二十出头了,几十年的烟民生活除了牙齿有点黄,嗓子有点哑以外没有什么大碍。不过自己现在还是一个中学生,也没有把前世喜欢吸烟的那个毛病转乘过来。所以此刻手里拿着烟,不知道是该抽还是不该抽。

      自己现在有两个身份,白天是在学校念书的莘莘学子,到了晚上就是在马路上练摊的小商小贩。正经的学生是不会在学校里吸烟的,被老师抓到那可不是一件小事情,甚至连同学都看不起你躲着你,认为你不是好人。

      练摊的小商小贩几乎都抽烟,一是用来提神,二是用来消磨时间。至于那些嘴里叼着烟在大马路上逛来逛去的小屁孩,学着大人的模样把烟深深吸进去,再慢慢吐出一个又一个的烟圈。实际上想通过抽烟来提醒路人,我很厉害,是社会上的人,可别来招惹我。

      白天我是学生,晚上我是不是也成为了社会人呢,没有人能够回答他的这个问题。

      李明伟掏出火柴点上烟,轻轻吸了一口,烟进嗓门发苦发涩,嗓子发痒就咳了出来,烟雾从鼻孔里冒出来,袅袅升腾,最后消失在空气里。整个过程很轻松自如,不过内心里总有那么一点不自在的感觉。

      赵军跟他说彪哥想见他们,他和吴东强可是把彪哥的二当家黑哥给打惨了,七个人人人带伤,这个梁子结下后就很难解开了,李明伟甚至准备好了他们下一次的报复,吴东强把砍刀都给他做好了,说是比铁棍称手。

      自己只是想做点小生意,根本不想像这些流氓那样聚众斗殴,砍砍杀杀。

      令人气愤的是那个二当家黑哥做的实在是太过分,不给自己留下任何的余地,你不想打他他想打你,根本就躲不了,所以那一次非打不可,不打出底气,打出威风来,光华路就别去了。

      可是彪哥想找自己究竟要谈什么呢?

      李明伟百思不得其解。

      明天是星期天,和吴东强约好了八点钟出发,找理由把母亲搪塞过去,父亲李有贵也什么话都没有说,唯有妹妹李萍一双眼睛有意无意的盯着他看,眸子里充满了各种各样的问号。

      那是崭新的卡式录音机惹的祸,因为老爸老妈含辛茹苦的种几十年菜,也没能够有闲钱去购置这种高档的消费品,哥哥的钱是从哪里来的?她能够不怀疑吗。

      纸里包不住火,早晚的露馅,李明伟最希望的是等到他高考落榜以后,让父母对他彻底死心在全盘托出,自己就可以不用再藏着掖着,光明正大的做生意,堂堂正正的发财,挣大钱。

      想着想着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