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豹小说

      “……我知道……”

      盯着她的唇,萧云谵想起他们第一次见面的那晚,他被尸毒侵染,头昏脑胀骨骼寸裂的时候,他记得自己也是亲了那里。

      味道不记得了,只记得很柔软……

      在寒潭里泡了那么久,又被虞令葆强行催醒,他刚刚是一时承受不住才闭过气。

      缓缓坐起身来,萧云谵看着她,认真道:“这样可以救人,那我以后……”

      “你不可以这样!”虞令葆立即打断他的话。

      这小子想什么呢!

      萧云谵眨了眨眼睛,认真地问道:“为何?你可以,我不可以?”

      “我也不可以。”虞令葆皱着眉解释道,“这……这样是很亲密的动作,只有很亲近的人才可以。”

      怕他听不懂,她又加了一句简单粗暴的话,“你要是对别人这样做,会被直接打死的!”

      “你没被打死啊?”萧云谵不解。

      “……”虞令葆噎住,“我是暮云山的掌门人,谁敢打死我!”

      萧云谵看透她一般,眯着眼睛瞧她不说话了。

      “萧云谵,你听没听到我说的话,你不可以这样对别人,尤其是对小姑娘。”虞令葆黑着脸继续吓唬着,“要是你被人家抓去做了上门姑爷,我可救不了你。”

      “什么是上门姑爷?”萧云谵满脑袋都是问号。

      “就是……”虞令葆想了想,找了个他能听明白的说法,“你要去那个小姑娘家,和那小姑娘吃住在一起,一辈子和她生活在一起,不能分开。”

      萧云谵想了想,忽地眼前一亮:这不是他和她现在的样子吗!

      那他……算是她的上门姑爷吗?

      “上门姑爷要做什么?”萧云谵莫名有些激动。

      见他这般感兴趣,虞令葆上了几分心,这臭小子不会想干什么坏事吧。于是,她专挑着吓人的来说。

      “上门姑爷啊,那要做的可多了,洗衣服做饭,喂孩子洗尿布,还要出门做事养家……”

      萧云谵听了听,眉头皱了起来。

      要做这么多的事情,可他一样都还不会,以后定要一样一样都学会的。

      见萧云谵神情纠结,虞令葆以为自己说的这些终于把人吓退了,于是更添油加醋起来。

      “最惨的是晚上,哄完孩子,还要哄媳妇,夜里睡觉都睡不安稳,要起来给媳妇孩子盖被子啊什么的。有什么好吃好喝的,都要先紧着她们。当然了,这些只是屋里的事,在外面啊,你要能吃苦耐劳,挣银钱养家的……”

      萧云谵皱紧了眉,神色都凝重了起来。

      他不怕吃苦,他现在什么都不会,但他一定会好好学,将来定要文武双全,内外兼修。

      虞令葆留意着萧云谵的神色,见目的已达成,很是满意地伸手拍了拍他的肩:“别怕,阿谵是要留在暮云山的,姐姐一定不让你受委屈。想学刀是不是,姐姐教你就是了。”

      萧云谵的眼睛再次亮了起来。

      她说要他留在暮云山!

      她心疼他,她不想他受苦!

      她还要把她的刀法也教给他!

      “姐姐,我会好好读书!”萧云谵欣喜若狂,“我也会好好练刀!”

      “随便学一些能自保就行了,文武兼修那太辛苦了,暮云山有一个陈起就行了。知人善任,也可以当好家的,不一定非要事事亲力而为。”虞令葆见他面露喜色,也是很开心,闻言轻声劝道,“算命的给我算过,我能活到一百岁,放心,我活着一天,都护着你。”

      真的是一辈子啊!

      萧云谵心里好生欢喜啊。

      头发湿透了,黑亮的头发贴在脖颈处,更显得发黑肤白。萧云谵本来生得就很出众,这段时间吃喝没有受屈,人好似掸去尘灰的明珠,散发出薄薄的明润的光泽。

      此时,俊美的面容染着明媚的笑,更是招人喜欢得要命。虞令葆瞧着也是心里欢喜,伸手捏了捏他的脸:“就我家阿谵这相貌,长开之后,绝对是暮云山第一人,陈起都得让位。”

      又是陈起……

      这不过短短时间,她已经提及那个人很多次了。

      “……姐姐……”萧云谵握住她的手腕,似要说些什么。

      “哎,陈起!这边!”

      虞令葆突然扬声唤人,萧云谵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果然,瞧见一个身穿青灰色衣衫的男子正往这边走来。

      是陈起。

      萧云谵认得他。

      这里好多人萧云谵都认的,只见过一面的,他也记得,可他从未往心上放过,包括这个最近这段时间经常出现在他面前的陈起。

      他可以凭着背影和走路的姿势,区别谁是谁,因为他不记相貌。

      独自一个人在外生活那么久,深山老林之中的那些动物个个都善于伪装布下陷阱,不需要记住这个陷阱是谁设下的,是白毛的狐狸,还是花斑的豹子,他只需记住他们的足迹,捕食的习惯,从而决定如何应对。

      虽然和人相处的时间不长,可萧云谵很敏锐地发现,人,比他以前遇到过的所有动物都要狡猾。

      所以,他要更努力地去观察。

      陈起,掌管暮云山所有的财物调配,初初上山凭着一把算盘,把暮云山十几年的旧帐给拨弄得清清楚楚,从而坐稳了位子。

      陈起与虞令葆不同,他父母双全,从小就居住在暮云山山脚下的一个小镇子上,也是镇子上学问最好的读书人。父母上山采草药换银钱,日子过得清苦一些,好在一家人很是和睦。

      奈何,走尸傀儡横行,百姓居无宁日。

      一家人去贺外祖母寿辰归来的途中,遇到走尸傀儡,父母拼死相救,哪里抵得过力大无穷且毒性十足的走尸傀儡,幸而当时已经到了暮云山的地界,触动了结界,被当时巡山的暮云山弟子所救。

      当时暮云山的当家人是萧成逸,怜他父母双亡,惜他才情过人,于是安排人负责他的吃穿用度。再后来,萧成逸意外早逝,他自荐上山,辅助初登上掌门人之位的虞令葆。

      这些,萧云谵都是听来的。

      不是什么八卦,说起陈起的那些人,个个都满怀崇拜和敬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