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毒的黄页

      “尔等让开,难道想阻扰我等执法吗?”夏冰之吼道,这些工人可是看过这军人残忍的杀人手段的,倒是有些惧怕。

      “何人在此放肆?”从人群中走出两人,其中一人还是上次来拦路的奉府管家,另外一人单手持戈,腰背长弓与箭袋。

      “你是赵恶将军?”夏冰之看着眼前之人,迟疑道。

      “我原先就不是什么将军,只是个千夫长,现在更不是了,是奉家的供奉”赵恶自嘲着。

      “你认识”叶康走到夏冰之身侧,小声道。

      “有过一面之缘,赵恶原为镇守边关的千夫长,精通兵法之道,士卒皆知他的才能,可惜一直未得上级赏识,前几年应该是愤恨辞官了,没想到竟成了奉家的供奉,

      如果是他的话,我们恐怕硬闯不了,赵恶不但是一流高手,更是精晓阵法之道”

      “赵将军,我是执法队统领叶康,今天这地我是一定要量,若是你敢动手,必定国法处置”叶康一挥手,20名禁军向前推进。今天他可是准备充足了,不但从府衙拿到了奉家的资产的详细资料,民心也不会向着奉家了,若是今天被拦在了外面,岂不是成为了笑柄。

      “哼”赵恶一声冷哼,向禁军冲去,一柄长戈耍的虎虎生威,不一会至少有七八名士兵手中的兵器不易而飞,却没有重创任何一人。

      夏冰之看到这等场景,硬着头皮也就上了,但是显然,夏冰之被压着打,二流对一流,短兵器对长兵器,要不是赵恶不想夏冰之受伤,手下留情,夏冰之早就死了几回了。

      “你们也上”叶康对身边的亲卫说到。他是不能上的,若是他也败了,执法队会没有脸面了。

      果然,亲卫队的加入改变了战局,双方打的有来有往,但这只是暂时的,军旅中的行家赵恶一瞬间抓住一个破绽,随即各个击破,刚刚还被叶康赞叹的禁卫军便都倒在了地上。

      “赵恶你敢,我今日便向朝廷禀报通缉你,让你在楚国无处容身,奉家的事我也会禀报执法令,说明奉家拒不配合,有罔顾国法之心”叶康有点气急败坏了,虽然早已料到,但真正遇到他也有点手足无措,他只能狐假虎威,借朝廷与万礼的势。

      “叶统领好大的口气啊”一行人从叶康身后走来,其中一人开口道,正是奉空。

      “东家,王家主”那管家看到来人,连忙前去行礼。

      叶康只觉这个王家主紧盯他的眼神让叶康很不自在,姓王,又是和奉族长在一起,难道...叶康心中隐隐猜测。

      “这并非口气大,叶某只是按国法办事”既然人家说了,叶康自然不能怂。

      “你便是叶康”王家主问道,6岁的小娃在边上好奇的看着眼前之人,他从父亲可中听到过几次这个名字。

      “正是,不知阁下是?”

      “你应该听说过我的,我叫王龙爽”王龙爽笑着说。

      叶康猜到是王家的人,却没猜到是王氏的二号人物,且和他有渊源的王龙爽。

      “不知阁下来此何事”这可是足可以和王上谈条件的人,他也不想提起陈年往事,问当年为何追杀他?因为实力的差距,没有任何意义。

      “你也应该知道你将要清算的这不仅是奉家的资产,也是王家的资产”王龙爽接着缓缓道。

      旁边的奉空暗暗愤恨的咬紧牙齿,虽然确实如此,但你不应该当着这么多奉族的人面前说出来。

      “哦,那又如何,王家的资产也是要清算的。”叶康虽然位卑,但他知道此时他不能屈服。

      “旁边正好有个茶屋,不若我们喝喝茶,顺便将此事解决掉”王龙爽忽然提议道。

      “也好”他也想看看王龙爽打算怎么解决。

      王龙爽,奉空,叶康三人移步到不远处的茶屋里,其他人都在外面候着,此时正值9月份,天气已经有点微凉,喝杯暖茶倒是十分惬意。

      “叶统领,到底如何才可以不纠缠奉家呢?”王龙爽率先开口。

      “那王族长,如何才能让叶康正常行法呢?”叶康反问。

      “这些够吗?”王龙爽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票推到叶康面前。

      叶康定睛一看,100万两。

      “这...”奉族长也看到了,100万两是不是太多了,刚想说话,被王龙爽抬手阻止了,王龙爽接着道:

      “当然奉家也不会让你难做的,会提供一些地给你交差”

      “100万两,说实在的,很诱惑,但是...我不能,我是万礼的义弟,我不能负他”100万两真的很多了,他练丹卖药一年多了,才赚了50万两。

      “那这些呢?”说着王龙爽又拿出4张100万两银票,放在叶康面前。

      “别再说了,若这就是王家主的解决之道,那便没必要谈下去了”叶康站起身来,眼睛却盯着桌上的银票。去往圣朝的船票可要1500万两,有了这500万两,他便与去圣朝更近一步了。

      “这是最后的机会了,年轻人别太贪心”王龙爽站起身,将又一张银票扣在叶康面前,告诫道。

      这是张500万两的银票,加起来可就是1000万两了,叶康吞咽着口水,即使和万礼的一年之期到了,自己何时才能凑够1500万两,如今这1000万两就在眼前,仅仅只要自己放过奉家。

      不,自己甚至可以向他提出1500万两,说不定他也会给,那么船票的钱就轻松的搞到手了。

      内心仿佛有一个魔鬼,不断怂恿着他,答应他吧,仅仅是放过奉家,又没人知道,仅仅是奉家,也不算对不起万礼,

      对,只要别对其他家族手软,这么多钱,傻子才不要呢。

      叶康正在做天人交战,混乱的思绪让他额头上冒出细密的汗珠,欲望让他摒弃了不利因素,比如王家会不会以此为要挟,会不会将他当作棋子。

      叶康的手摸在了银票上,拿了起来,看到如此,王龙爽轻蔑的一笑,随即开口夸赞道:

      “叶统领果然是识时务之人”

      “这钱虽好,但我的心却告诉不能收”叶康缓缓将钱犯下,因为他最后意识到因为钱而失去某些东西是最不值得的,他不能成为他一向唾弃的贪污受贿之人,船票他会靠自己的实力挣来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