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吸血家族>

      袁芷竹独自一人漫无目的的到处走走。

      在夕阳的余晖下,宝桐峰上景色极美,她一路走走瞧瞧,心中的郁郁不觉消散了许多。

      抬头见到迎面走来的少年,可不正是她的“熟人”么。

      只见他微低着头,脸上表情有些不愉,身上的青色长袍上还沾着些泥土,脚步匆匆。

      “喂!”

      又没蹭到灵气的常·亏大了·乐闻声,抬起头,见到一个明眸皓齿的花裙仙子冲着自己微笑。

      他有些疑惑,不过见她的装束,知道她是前来旁观大比的某个宗门的代表。

      常乐不敢怠慢,拱手施礼,问道:“前辈可是在唤我?”

      袁芷竹点头笑道:“是的呢。”

      看到常乐居然没认出自己,她从腰间摘下兽袋,轻轻一扬。

      一头巨大的黑色怪鸟突然出现在常乐面前,眼神凶狠地盯着他看。

      那怪鸟身上发出一股强大的威压,逼得他连连后退。

      常乐真被吓到了

      又是一声熟悉的轻笑声。

      袁芷竹轻拍怪鸟的脑袋,嗔道:“小黑,你再吓唬别人,我就饿你三天!”

      黑色怪鸟这才用脑袋轻轻蹭了蹭她的手掌,果然收了威压,把头转向一旁,不再盯着常乐了。

      没想到这鸟如此通灵,常乐刚才居然从它的眼里看到一丝戏虐。

      袁芷竹轻轻抚摸着怪鸟的脖子,微笑道:“昨日小黑对你无礼,我已经替你骂过它了。还请你莫要责怪。”

      常乐听到这好听的声音,又见到这黑色怪鸟,终于想起这位仙子是谁了。

      他连忙摆手道:“不会,不会。前辈若不提起,晚辈已经都忘了此事。”

      袁芷竹见到他目光清澈,知他没有说谎,对他的印象就更好了。

      “小黑只是模样凶恶,喜欢吓唬人,其实它性情温柔,从来不会随便伤人的。”

      她的声音软糯,有种甜甜的感觉,听着让人感觉特别舒服。

      好吧,你长得美,你说它温柔就温柔吧,反正我绝对不会靠近它。

      袁芷竹又问道:“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常乐一愣,居然有宗门看上我了?

      “呃,晚辈名叫常乐。”

      看到他的拘谨模样,袁芷竹又轻笑了声。

      站在这个面带稚气的少年面前,她都觉得自己成熟了许多。

      “我也没比你大多少呢,你就别前辈前辈的叫我了。

      我叫袁芷竹,来自白羽洞,你可以叫我名字,也可以叫我袁姐姐。”

      白羽洞?

      常乐连忙从系统中调出了之前那张灵纸上记录的宗门信息。

      白羽洞是一个小宗门,以擅长培养灵禽而著称,学院给他的评价居然是小宗门里的最优。

      呃,宗门特产除了灵禽,居然还有炼制筑基丹的两味主药?

      用来炼制筑基丹的两味主药,大多长在悬崖峭壁,人迹罕至之处。

      白羽洞擅长训练灵禽,所以寻找起这些灵药来非常方便。

      真武学院之所以会给白羽洞评价最优,就是因为这个宗门虽小,可是架不住人家富啊。

      其实人家富不富的,常乐不在意,优秀的丹师以后穷不了。

      关键是他看到了炼制筑基丹最难寻的两味主药,居然是白羽洞的特产。

      常乐脸上一下子就热情起来了,打蛇随棍上是他的祖传绝技。

      “既然这样,那以后小弟就叫你芷竹姐吧。”

      他喊得异常自然,仿佛这就是他亲姐似的。

      袁芷竹听后脸上微微一红,又见他那眼神依旧清澈,遂点头笑道:“好的呢。”

      有戏,常乐继续热情地说道:芷竹姐你还没好好逛过我们宝桐峰吧,不如小弟带你四处看看?”

      其实宝桐峰就那么大,之前袁芷竹差不多都走过一遍了。

      可是她看常乐那么热情,又那么真诚,实在是不好意思拂了他的这番好意,于是应道:“好的呢,正好我也想去转转,那就麻烦你了呢。”

      常乐脸上及时露出那种少年特有的羞涩,笑道:“能给芷竹姐这般美丽的仙子做向导,是小弟的荣幸。”

      于是袁芷竹将黑色怪鸟收回兽袋,跟着常乐又重新逛起这宝桐峰来。

      两人边走边聊,关系一下子就亲近了许多。

      “常乐,今日我在丹阁中见到你了呢。”

      “嗯,这是小弟第一次参加炼丹大比。”

      “那你会不会炼制兽丹?”袁芷竹终于想起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开口问道。

      常乐一怔,随即自信地说道:“兽丹?如果芷竹姐你有丹方,应该是没问题的。”

      袁芷竹闻言一喜,道:“那你愿不愿意加入我白羽洞?

      我们想要供养一位专门炼制兽丹的丹师。”

      生怕常乐会拒绝,她又急忙说道:“我们白羽洞的条件很好的呢。

      不但你平日修炼所需的灵石,丹药,我们会提供。

      你练习炼丹需要用的灵药,我们也可以提供一部分。

      哦,对了,就算是你要筑基丹也可以提供的呢。”

      兽丹是那种专供灵禽、灵兽食用的丹药,炼制难度一般都不高。

      在丹师界,专门炼制兽丹的丹师处于鄙视链的最底层,正经丹师一般都不太愿意去炼制兽丹。

      因为会降低自己的逼格。

      而且炼制兽丹对丹师来说,起不到什么增加熟练度的作用,除了能赚点灵石,就没其他什么好处了。

      哪怕只是一品丹师,要赚灵石都不难,所以根本没必要去给别人炼制兽丹。

      修真界中的大多数兽丹,都是由那些成不了丹师的丹师助手或者烧火童子炼制出来的。

      炼丹分院出于学生就业的考虑,倒也不反对学生们去炼制兽丹。

      甚至还请专门的丹师来教过,不过不是大讲,是小讲。

      常学霸就听过好几次。

      不过常乐有炼丹辅助系统,怎么可能会去做一个专门炼制兽丹的丹师?

      所以尽管袁芷竹说的条件确实很好,他也一点都没动心。

      可是如果直接拒绝的话,他们‘三剑客’的筑基丹就更没着落了。

      于是常乐小心试探地问道:“芷竹姐,小弟听说你们白羽洞的规模并不算大,为何要专门供养一位丹师呢?

      要知道供养一位丹师每年的花费可不小。”

      PS:新书求推荐,求收藏,求打赏,求月票,求投资,求评论。

      总之各种姿势各种求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