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夭夭

      路家大宅。(大吗?)

      客厅内。

      大理石桌旁,路鸣安份的双手放膝盖上,眼睛眨巴着,看着眼前的四女,他旁边的是姐姐白宫颜,前面两人是东宫南璃与爱琳娜,在石桌首位是亚尔薇特,至于哪里是首位?我哪里知道。

      “事情就是如此”

      东宫南璃深吸了口气,才缓缓道,然后她靠着椅子,直视路鸣,其他人都无所谓,她想听听路鸣的意思。

      而据东宫南璃所言,她与爱琳娜均属于魔法使,但是东宫南璃属于东宫家的,而爱琳娜属于教国的。

      东宫家一直是从以前就流传下来的古老魔法世家,乃是‘秘魔八家’之一,而星环国,独占两家,东宫家便是其中之一。

      而东宫南璃便是东宫家的大小姐,就是长女,她没有亲哥哥姐姐,只有一名年龄才一岁的弟弟,南璃就是被当成下任大家主培养的。

      爱琳娜则是圣蒂亚歌教国的六名圣女之一,号称‘铁血圣女’,因为当初爱琳娜来星环国本想镇守于星都的大教堂,可是大教堂中有红衣大主教,又有星环国无数强者拱卫首都,她去了也无用,所以便去了次一级的城市,就是天河市了。

      一个魔法世族大小姐,一个教国圣女,她们这么牛比的吗?路鸣还在神游天外呢!曾经他就已经猜到东宫家不是一般的有钱了,可这传承了不知多少代的魔法家族,谁想的到。

      白宫颜则向东宫南璃与爱琳娜描述的是,路鸣觉醒了魔法天赋,拥有了极高的天赋能力,亚尔薇特则是路鸣的追随者,就那么简单。

      路鸣不可思议的看了一脸无所谓的白宫颜一眼,这么漏洞百出的坑爹理由都说出来了,谁信呀!

      ‘再怎么编都有漏洞,而且很麻烦,只要面上过的去就行了,再过两天,你都可以用一些简单的魔法术式了,亚尔薇特都叫你主人了,我说错了?’

      脑海中,白宫颜那老娘觉得可以的声音响起,路鸣嘴角直抽抽,他也明白真实情况不能太早说出来,可这也坑了点吧!

      面容僵硬的点点头,表示就是如此,而东宫南璃与爱琳娜肯定是不信这就是全部,不过也没再追问了。

      “也就是说,你觉醒了魔法天赋?”

      沉默片刻,东宫南璃双手握紧,有点激动的向路鸣问着,吓得路鸣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摸摸鼻子,点头。

      “那么,请与我结婚吧?路鸣”

      东宫南璃微微一笑,这一句话,四周死寂一片,路鸣一脸恍惚,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的样子。

      ‘砰!’

      只闻一声巨响,大理石桌上出现了一道几厘米深的掌印,而裂痕也在桌子上开裂,直至桌子破碎,倒了一地。

      一个人站了起来,白发无风自动,冰蓝色的眼眸变得幽蓝,她露出了诡异的笑容,面向东宫南璃,正准备说什么,一只手便拍在了她肩膀上,顿时将看上去可怕的白宫颜拍回原样,白宫颜不满的瞪了眼拍她肩膀的路鸣,气呼呼的撇头坐了回去。

      “白宫颜姐姐”

      路鸣脸上的笑容格外灿烂温和,如初晨的第一缕晨曦般,但就这个笑容让白宫颜浑身一僵,撇过去的头转了回来,低了下去。

      “是”

      “桌子的事希望您可以等下处理好了,联系下家具城再送个过来,拜托了”

      路鸣很客气,温柔的声线听着就让人舒服,可白宫颜苦兮兮点头,完全没有了之前的霸气,论武力,一百个路鸣武装起来也不是白宫颜的对手,可是白宫颜太宠路鸣了,只要路鸣有一点气,白宫颜就可以完全认怂,不,是从心。

      “那么,南璃”

      很满意的对白宫颜笑笑,路鸣又严肃的看向东宫南璃,在椅子上重新坐下,深吸了口气。

      “你应该知道我要说什么吧!虽,虽然你刚才的话让我很高兴,咳嗯,但我要听你的解释”

      东宫南璃也严肃了起来,整理了下思路,沉吟了些许。

      “自古以来,魔法使体内都有庞大的魔力,这些魔力虽受魔法使控制,但在与普通人交…合时,极可能导致几分魔力泄露,彻底摧毁一个普通人的身体,除非是一个将身体力量锻炼到一个程度的人才可能防止,否则,将会有百分之七八十可能性防止不住”

      东宫南璃顿了顿,看了眼认真的在听的路鸣,他脸上没有任何异样表情,于是又再次说着。

      “况且……我这个身份时刻都有危险,一直与邪魔打交道,当时的你又是普通人,所以我不愿意,也不能将你扯入其中,但是,现在的你,不一样了,你将成为魔法使,无论怎样,都会卷入其中,那么,我将没有任何的理由拒绝你”

      言毕,她没有再说话了,只是沉默的看着路鸣,过了片刻,在所有人的目光中,路鸣站了起来,他不好意思的傻笑着,向东宫南璃弯下了腰。

      “东宫南璃,我路鸣喜欢你,请你与我在一起,拜托了”

      如前天下午在天台上般,少年再次向少女表达了心意,他没有因为上次的拒绝而有怨言,十年来的相处,这个少女在他心里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在女孩家的大宅子中,傻乎乎的五岁男孩给了女孩一根棒棒糖,和她说很好吃,明明桌子上有更好吃的甜点。

      六岁的女孩在家里的钢琴室内弹着钢琴,优雅美丽的教师在旁指导,只有男孩在旁摆弄他的玩具,明明有别的地方,天知道男孩为什么在这里玩。

      七岁的男孩上了公园的大树去救一只小花猫,可爱粉裙的女孩担心的看着,紧张的一遍又一遍喊加油。

      八岁的女孩想玩办家家酒,于是女孩当妈妈,女孩家的女仆当爸爸,男孩当了小孩,于是接下来的一个月,男孩一直叫女孩为妈妈。

      九岁的男孩在学校庆典的班级舞台剧上扮演了公主的骑士,女孩当了公主,班长当了王子,当剧情应该是王子向公主表白,然后结婚美满时,年轻的骑士竟然冲到了王子与公主结婚的舞台上,他一剑‘刺死’了王子,拉着公主的手,傻乎乎的一边哭一边喊了一句“我的”,引的全场哄笑一堂。

      十岁的女孩过了生日,知道女孩喜欢花的男孩把自家院子里的花全摘了,向别人家借了个小推车,将一推车的花倒在女孩家的庭院门口,等女仆把大小姐喊了出来,男孩才脸红的喊了句“生日快乐!”

      十一岁、十二岁、十三岁……

      直至现在,男孩已是少年,他将所有的情感汇成了一句表白的话,他喜欢东宫南璃,在九岁那年,王子向公主求婚时,公主答应时,他没有生气,因为他早已脑中一片空白,什么也没想的冲了上去‘刺死’了王子,他哭喊的吼出了那两个字“我的”,那一刻就已经种下了种子。

      少女笑颜如画,她抚摸向少年的头,将其抱入怀中。

      “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