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片视频

      霍去病微微眯起双眼,这栗家找他岳父何事?双方仇怨已深,来人送死不成?

      “哦?将他带进来。”

      门外,这个被派来的人乃是栗家的管家,他正纳闷呢,他想见方琼,这些人为何将他来到此异人领地来。

      “走吧,主公同意见你了,跟我进来。”

      主公?土匪用得着这称呼?管家带着满肚子疑惑跟着进了议政厅。

      进门一看,一个年轻人高居主位,他就知道这里的主事人乃是这位青年。

      赶忙向着他拱手作揖行礼“小人,见过大人。”

      “你来此何事?”

      “大人我是来找方老寨主的,不知为何却被带到了这里。”

      “有什么事直接和我说就行,我岳父大人不在。”

      莫不是方琼带兵出去攻打清乐县了?管家有些犹豫,但转念一想,方琼的女婿应该也能做主吧。

      “这位大人,我家老爷愿出100万金与方家寨和好如初。”

      霍去病眉头一挑,这栗家家主是吃错药了吧,老子也没说要把他们怎么样啊,是有阴谋?还是……

      不过这可是100万金啊,怕是要栗家家产的二分之一了吧,白捡的钱霍去病肯定是要的啊。

      霍去病本在思考栗家为何如此,但管家却以为他在犹豫,赶忙又道“我家家主攻打方家寨属实被逼无奈,本身其实是极为仰慕方家寨的诸位英雄好汉的,但奈何……”

      “哦?那攻打我方家寨还是另有隐情喽?”

      “是啊,大人,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其实攻打方家寨乃是主家的命令,粮草,粮饷,募兵等全是由主家负责,与我家老爷没有关系。”

      这方老爷子,莫非还得罪过栗家本家不成?那可是整个冀州都能排的上号的家族。

      “你家老爷可曾说过你们主家为何想要灭我方家寨?”

      “我家老爷听醉酒的栗乐将军说过,丝毫是老寨主手里有主家想要的东西。”

      霍去病眯起眼,岳父手里有什么东西?竟然会引来栗家本家的窥探,不过这要等他岳父回来才能知道。

      “若真如你所言,倒是可以体谅,贵家主真的出一百万金的话,我愿与你栗家和好如初,旧账绝不再提。”

      管家见霍去病同意,不禁欣喜若狂,赶忙道:“不知可否赶紧通知下方老寨主,免得兵灵涂炭,伤及百姓,一百万金,明日即可奉上。”

      霍去病迷糊了,他岳父不是去并州找吕布治疗内伤去了吗?这是做了什么事,让栗家如此害怕?

      王猛倒是把事情的起因经过猜了个大概。

      “主公不若先让使者在镇内休息,待我等通知完老寨主再送他回去,不然路上兵荒马乱,若是有什么意外,栗家主会误会咱们的。”

      管家听了,赶忙点头表示赞同,霍去病一听就知道王猛有了主意。

      “那就请使者先在寨内休息,我马上派人联系我家岳父大人。”

      “那就多谢大人了。”

      管家出去后,霍去病看向王猛,示意他赶快解释解释。

      “主公,此必是我军攻攻筏异人领地引起了栗家的误会,栗家应该是以为我镇要对他进行报复,故而想要破财免灾。”

      这下霍去病就明白了,不过,要是这样的话,那100万金不是要拿不到了?不若趁机宰肥羊?兵发清乐县。

      王猛看霍去病眼神死死盯着地图上的清乐县,就知道主公怕是动了歪心思。

      “主公啊,这是一次机会啊。”

      “什么机会?”

      “与栗家通商的机会,拉拢他们,我们可以拥有一条稳定的武器、装备销售渠道,主公不可因小失大啊。”

      “通商?”

      “对,以咱大汉镇的特性,卖武器、装备绝对是稳赚不赔的。

      但咱们销路有限,最多就是派人到隔壁的县去贩卖。

      可栗家不同,他们虽只是清乐县的小世家,但手上却有着销售渠道,我们可将武器装备交由栗家代售,这样必定收获甚巨。”

      霍去病仔细思考了一下,觉得王猛说的有道理,可又好像行不通。

      “可他们能同意吗?私自贩卖武器可是重罪”

      王猛轻轻一笑道:“主公无需忧虑,栗家家主必会同意。

      一来异人的大量出现,已经有一批世家在靠贩卖武器牟取暴利,证明陛下已经深受蒙蔽,法度废弛。

      二来我镇实力引起了栗家的恐惧,他怕我镇向其报复。

      三来栗家代售武器,也可赚得巨利,正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栗家有什么理由拒绝吗?”

      居然有世家对玩家贩卖武器?世家对玩家的态度不是打压吗?

      “可我听说,玩家领地皆会受到世家大族的打压……”

      “主公,打压归打压,赚钱归赚钱,两者并不冲突,总会有人想赚钱,有人看的长远,有人当墙头草的嘛。”

      “好,那便按照你的主意来,此事你全权负责。”

      “主公,我得亲去一趟清乐县与那栗家家主商谈。”

      霍去病听到王猛竟然想亲自前往,果断拒绝。

      “你乃是我之重臣,谁知道那栗家有没有阴谋,你不能去。”

      开玩笑,钱可以不赚,王猛绝不能有失!这样的人才若是失去了赚再多的钱也相当于赔。

      “主公……”

      “不必再提。”

      王猛对于霍去病的看重和担心很是感动,但同时又有些无奈。

      “主公还是听我一言,此次乃是为我镇立下根基啊,不然我军经济一年后必定维持不了扩军的开销,如何能对抗太平道教?

      再者清乐县已经被主公您打成残废,没有实力的他们必定不敢欺骗于您……”

      王猛话还没说完,一个鼻青脸肿的士兵就闯了进来,打断了王猛的话。

      “报,门外有一大汉,说是想见您,但我等见他手持长枪,便让其交出,未曾想到对方拒绝,打伤我们三十几个弟兄。”

      “景略你在此处等着,我出去看看。”

      “主公……”

      王猛还没来得及阻拦,霍去病已经带着佩剑出了门,无奈之下,只得也跟了出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