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浪漫言情>

      新闻播报之下,似乎全世界每天都有有各种各样的人灾天灾,但秦秋贺总觉得近些日子似乎有些频繁。

      周围的环境极其安静,只有车的发动声音以及收音机的声音,而在秦秋贺关去收音机后,声音蓦然的消失,周围的环境也终于安静下来了。

      坐在车里沉浸了很久的秦秋贺,这才缓缓地打开车门从此里面下来。

      相比较其他的总裁世界各地的跑,秦秋贺可谓是比较宅的一份子了。

      住久了酒店,也应该回老宅去看一下了。

      老宅在一块极其偏僻的地方,因为秦秋贺不喜欢太多人伺候,除了偶尔间有清理工来这里打扫,保持家庭的整洁以外,平时基本上都见不到人影。

      还在公司加班的助理则是卑微的整理着公司的各项消息以及公告,见自己打总裁电话怎么也是打不通,助理表示:心累了。

      没有人比自己当助理更加心累。

      人家当助理当秘书就是单茶送水家处理一些小事情,他当助理相当于全职保姆了,啥都干,各行行行行行。

      可有志气的小助理最终屈服在了强大的巨额工资之下。

      谁让金主爸爸给的钱多呢?

      老宅占地面积很大,据说这座宅子已经有百年的历史,一直没有重建或者扩建过,当年的占地面积就是如此,即便如今政府要求不能扩建,按照人口数量建房,对于“老房子”他们也无可奈何。

      虽说是老宅,但是经常会修修补补,所以现在呈现的样子则是修补了大半部分后的全新样子。

      从公务包里掏出钥匙,秦秋贺沉默的打开门。

      就在他推门而入时,门旁的搓衣板突然缓缓倒下。

      “……”

      秦秋贺垂眸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搓衣板,半响他弯腰把板子扶好。

      就在他在向前一步时,一个花瓶从客厅的柜子上掉了下来,在地板上碎成了好几瓣。

      “……”秦秋贺:这绝对是故意的。

      此时此刻,他觉得老宅的上发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黑雾气,而黑色的雾气之中似乎又有金色的光芒在游走,可等秦秋贺再眨眨眼时,屋子又恢复了正常。

      似乎自从玩了那个游戏之后,一切就变得有些奇怪了。

      好在仅有两件怪事发生之后便是正常的了,秦秋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打开大屏电视,有些无聊的翻看着《新闻联播》。

      就在此时,他的手机传来了叮咚的消息。

      秦秋贺漫散的点开消息,一个糖果标志的app从手机页面弹出。

      秦秋贺点住屏幕的指尖顿了顿,自己什么时候下载的这个软件?

      糖果app用户指南和协议:

      糖果app由TG公司监制,用户如约以下……最后解释权归TG公司所有。

      秦秋贺看完这个协议页面,总归用一句话来解释就是我们公司就是这么横,只许接受,不许反驳,写这个东西我们只是象征性而已。

      与此同时,世界各地的其他玩家也同时收到了手机弹出来的消息。

      “叮咚——”

      “叮咚——”

      “叮咚——”

      ……

      片场。

      “董姐,你的手机有消息。”见她戏份拍完,男助理站在场外大声的喊道。

      “给我吧。”刚拍完戏的女明星,点开手机里的消息,瞳孔一缩,这是……

      猪肉摊位。

      一个刚刚卖完猪肉的男玩家甩了甩手上的汗,吁了一口气,数了一下,今天赚了钱,咧嘴笑了。然后他便是躺在躺椅玩手机,可看到跳出来的消息猛然的惊坐起来。

      酒店里。

      老板在手机里盘算着账目,看着跳出来的消息手一抖,账目便算错了数字。她有些气急败坏之后,才看消息,惊讶的嘴巴张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