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和男子高潮的软件

      时间来到了九点整。

      SME大楼下,一行人准备出发。

      对于迟到这种事,川景艾一开始还是很看重的,但渐渐熟悉了之后也就变得只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毕竟都是一群年轻的妹子,有几个还只是小孩子而已,对于这种事还是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尤其是知道迟到的原因居然是因为白云山讲的鬼故事之后,川景艾就更是当做没发生过了,当然,他内心怎么腹诽旁人自然就无从得知了。

      但另一位就不一样了。

      白石麻衣满含幽怨的扫视着白云山的身影,脸上的黑眼圈虽然早已化妆遮盖过去了,但眼神里的心累可没那么容易遮掩。

      其实她一直都不觉得自己是个胆子小的人,是的,她不怂,白石麻衣,从来不怂!

      她的怂是表象,她只是想象力丰富而已,从小到大一直如此。小的时候长辈讲怪谈故事她就喜欢胡思乱想,结果把自己吓哭。上学看恐怖电影,看的时候害怕,看完之后更害怕,因为老是忍不住胡思乱想,把电影里的恐怖场景带入到现实,甚至还更加合理,又常常被吓得睡不着。

      前几天的鬼屋之旅也是,哪怕还没进去,她就已经开始脑补里面的工作人员与场景有多可怕了,结果反而被自己脑海里的画面打败了,连迈进去一步的勇气都没有。

      这次,就更不用说了。

      而且还是深夜,还有到底为什么这个家伙打字速度能这么快啊?连关掉手机不看的机会都没有,一不留神就看完了。

      然后整个后半夜,她都笼罩在鬼故事的阴影里。

      太可怕了。

      白石麻衣无力的叹了口气,随即看到了旁边依旧淡然的短发少女,忍不住道:“娜娜敏为什么你就没有失眠呢?难道你不怕吗?”

      正在稍微整理自己刘海的桥本奈奈未闻言愣了一下:“怕什么?昨天晚上的鬼故事吗?”

      “对啊。”

      “呀,也不是不怕,其实真的很可怕呢!但是我是属于害怕归害怕,不会带入进生活的那种,明白吧?”

      “什么?”

      “嗯——就比如,你看恐怖片,如果够恐怖的话,看的当下是一定会害怕的,我看的时候也害怕,但在看完之后,却并不会把它代入进现实。就比如电影里如果厕所里有鬼,但我看完之后上厕所却不会会想到电影里有鬼的情节,而因此感到害怕。对于我来说,害怕是一回事,其他的又是另一回事了,当下感到害怕但并不影响我做其他的事情。”桥本奈奈未耐心地解释道。

      “哦~原来如此。”白石麻衣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你其实根本就没听懂吧。”桥本奈奈未毫不客气的拆穿了她。

      “嘿嘿,不用在意这些细节嘛!要出发了,走了走了。”

      ......

      乃木神社,原是东京都港区乃木坂站附近纪念乃木希典的神社,后世因为乃木坂46的原因,这里一度成为了粉丝的朝圣之地,常能看到不少DD与老婆党在此无耻告白与发表DD发言,往来者乐此不疲。

      日本有初诣的传统,通常为新年的第一天,即是指一年中第一次去神社或寺院参拜,祈求平安。

      不过这次是为出道单祈愿,所以并非个人,而更应该是乃木坂46的初诣。

      乃木神社并不是个很大的神社,布置与场景与其他的神社也并没有很大差异,环境略算幽静,一行人步行而去,沿途早有staff们做好准备工作,在神社神官的引导下鱼贯而入,依次做好各种仪式,诚心参拜,然后祈愿。

      不知为何,白云山看着这宁静祥和的祈愿场面总有种奇怪的预感,总感觉祈愿活动应该没有这么轻松和谐,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

      祈愿完毕,时间接近中午,但今天的活动却并没有完结。

      下午还有成员们的新年初次见面会,以及发表新年抱负,算是和粉丝的一个互动环节。

      会场依然是选在乃木坂大楼里,不过在此之前,白云山却见到了一个人。

      “若月...佑美?”

      “是的,白云桑您好。”

      “你好。”白云山有点摸不着头脑,疑惑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若月佑美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随后认真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我对于昨天晚上的您所说的那个故事有些好奇,所以特意来问一下而已,如果对您造成困扰了的话不用回答也完全没有关系,我这就不打扰您了。”

      “不不不,完全不会。”白云山随意的摆摆手道:“你昨天应该没有见到我吧,我不是那种很严肃的人,虽然是运营组临时委员,但主要职务还是你们的经纪人,所以有什么问题的话大可来问不用那么紧张严肃的。”

      “啊...是的,我现在是under组成员,所以昨天白云桑没能见到我。”说到这里,名为若月佑美的个性认真的少女脸色有些黯然,“因为我的事情给大家造成了很大的麻烦,真的很对不起。”

      白云山连忙道:“不用不用,话说我才刚进来没两天呢,人都还认不熟,怎么会对我造成麻烦?不用有什么压力的,哦对了,来,笑一个看看?”

      “诶?”若月佑美愣了愣,眼睛里充满着疑惑。

      “不要误会,我好歹是你们的经纪人,对你们的外观做出针对性的改变与意见算是我的工作之一,现在就先看看你的笑容怎么样才有魅力,来,笑一个看看?”白云山一副我是经纪人我有理的表情,滔滔不绝道:“而且,你不是想知道那个鬼故事吗,笑完就告诉你。”

      若月佑美只好点了点头,回想着自己所知道的,努力的挤出了一个公式化的笑容。

      白云山眯了眯眼睛。

      嗯...不能说难看,毕竟妹子的底子摆在这里,但是总感觉太紧张了点,还是缺了一些神韵。

      不过毕竟年纪还轻,这些东西除了天赋之外,还是要靠后天的磨炼嘛,一时间也急不来。

      白云山也没特别要求,不过从这一点却是联想到了其他成员的笑容,心里有了个大概。

      有川景艾在,他也算是恶补了一番偶像相关的知识。

      笑容,对于偶像而言就是最为直观的大范围杀伤性武器。

      长得好看的偶像不一定笑得好看,长得不那么好看的偶像,也不一定笑的不好看。

      笑容是个很奇妙的表情,它是人类单一表情中最为丰富的,微笑,苦笑,浅笑,大笑,讪笑,笑容的多样性使得能传递出的情感与信息十分丰富。同理,在面对媒体以及普罗大众时,笑容给人带来的感觉也是最为直观的。

      笑得好不好,有没有传达出气质,发挥出优点,会不会让人眼前一亮,无疑是至关重要的。

      而这,也正是偶像的基本要求之一。

      要看一个素人与偶像的分别,从气质上很容易分辨出来,而气质的主要体现,除了身材外貌以外,便是在笑容这一点上。

      显然,现在这些稚嫩的成员们的笑容还是不太过关。

      只不过这些都是白云山心里的想法,思考了一遍之后便放下从长计议,当下的,当然还是要完成承诺。

      白云山摆了摆手势,示意她把头凑过来,随即在耳边低声的讲起了那个鬼故事。

      几分钟后。

      “可怕——”

      若月佑美深吸了口气,擦了擦额头上不存在的冷汗,道:“原本听成员们谈论这个鬼故事还觉得夸张了些,原来真有这么可怕,难怪麻衣样看完之后都失眠了。”

      “麻衣样?”

      “哦,白石麻衣,成员里有两个麻衣,一个是深川麻衣,一个就是白石麻衣,为了区别开来,我们就叫她麻衣样,而另一位则是麦麦。”若月佑美解释道。

      “原来如此。”

      白云山点了点头,随即看了下时间,道:“没什么事的话就先去休息吧,下午还有活动,应该会比较繁忙,到时候要辛苦你们了。”

      若月佑美连忙摇头道:“不会的,到时候要辛苦staff桑们和白云桑才对,真的很谢谢你,那我就先走了。”说完用力地鞠了一个躬,转身离去。

      白云山看了看她的背影,忍不住摇头自言自语道:“真的...是个很认真的女孩呢!”

      “感觉比我认真多了,跟她一比,我就像个咸鱼一样——”

      “感觉,我也要认真起来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