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泡无限制app

      张任走着走着,突然想到一件事,“虎子,随便拿出一个五色珠,找个地方买个好看的盒子,装一装!”

      在杜筱雨怀疑下,张虎从马背随意拿出一个袋子,袋子破破烂烂的,看也没看里面,随意拿出一个五色珠,揣在袖子里,张任将袋子拿过来,给杜筱雨看了一眼里面的五色珠,里面居然都是五色珠,像垃圾一样堆着,这时候杜筱雨嘴巴变成O型了,然后张任将五色珠随意一放仍在马背上。

      “你居然将百万以上的五色珠就这么放着?还用这么破的袋子装着?”

      “你以后也会这样的!”

      杜筱雨脸一红,以为张任说的意思是自己真正加入张家后,变成富婆了就会不在意这点钱了,这家伙真的这么有钱么?千万银两,国家一年税收也就这样吧,他居然这么不屑一顾,杜筱雨不知道的是,武安日和赵云队伍也有十几二十个五色珠,在大汉世家中快要泛滥的五色珠,世家门故意没有让自己五色珠泛滥的消息传出来,所以在这西域长史府可是稀有宝贝!

      杜筱雨默默跟在身边,没有吱声,不过心里乐开花了,所谓的五色珠宝贝也就被张任这样对付,自己可是他所说的最大的宝贝哦,那岂不是比一千万银两还值钱?杜筱雨脸上泛起了羞涩,心里甭提多高兴。

      买个木椟子,张虎很快就回来了,这是一个古色古香的盒子,做工很精致,里面也很漂亮。

      张任让张虎将一颗五色珠收起来,然后一行人走到皇宫。

      移支国的王宫,好吧,这是王宫,是这王城最大的建筑,都没当年的宋府,也就是都没现在的念奴娇大,毕竟才万人左右的国度,洛阳皇宫里面都有上万人,这王城当然大不起来,门卫三三两两的,无精打采的站着。

      “站住,你们做什么的?”一个官员的模样拦住张任一行说道。

      张任一行没一个听得懂,马也出队用鲜卑话说:“我们是鲜卑轲比能部落的商队,特地为移支国王献宝!”

      “鲜卑?你们会说华夏语言吗?”这个官员用华夏语说道,虽然移支国亲近于鲜卑,但毕竟当下还是属于大汉的附属国,对外的语言还是汉人的语言为主。

      众人长吁一口气,你早说嘛!

      张任对这个官员用生硬的华夏语说道:“我们鲜卑王庭部落的轲比能将军最喜欢学习大汉文化,所以我们这好几个会说汉语,我们是鲜卑轲比能部落的商队,特地为移支国王献宝的!”

      “献宝?什么宝贝?”

      张任朝张虎挥挥手!张虎拿出那个古色古香的盒子,打开给这个官员看看,晶莹剔透的五色珠,看的这个官员眼睛都直了。

      “这五色珠送给我们国王?”这还是确定一下好。

      “是的!”

      “我去告知一下我们国王,各位在这稍等片刻!”这个官员确定这次自己要升官了,跟张任客客气气的。

      “麻烦你了!”

      这个官员用稍微狐疑的眼神看了看张任,但很快进去通报了。

      张任立刻明白了自己问题出在哪里了,低声跟着旁边杜筱雨说:“待会你不要出声!”然后用鲜卑语跟马也和张虎说:“鲜卑人不会这么有礼貌这么客气的,待会气势强一点,只有我大汉才是礼仪之邦,才会这么客客气气的,有的时候人善被人欺!”

      很快刚才那个官员跑出来对着张任鞠了个躬:“尊敬的鲜卑商人,国王陛下有请!”

      张任一行正要进去,这个官员说道,“王宫有王宫的规矩,最多四个人入内!”

      张任留下六个护卫,带着杜筱雨、马也和张虎跟着这个官员身后,没几步路就到了一个最为高大的房子中,这房子有大约二十多个台阶,房子本身也就两丈高,上面有块牌匾,上面写着扭来扭去的字,当然这几个字张任一行没有人认识,就当做金銮殿吧。

      张任等人跨入这个“金銮殿”张任看到了坐在中间的国王陛下,移支国国王陛下是一个肥胖的,个子不高的中年人,端坐在一张椅子上,椅子很漂亮,雕着移支国的国兽,一只鸡,一只白色的鸡,张任一行听说过,移支国的国兽是一只雪鸡。

      移支国王的下巴有三层,稍微动一动脸上的肉就在颤抖着,现在他满怀期盼的看着自己的王宫城守带着从鲜卑而来的商人,虽然自己这个地方是大汉的西域长史府,但是却最靠近鲜卑,对鲜卑人一直弯弓哈腰,没办法自己是小国,连鲜卑一个小部落都不如,夹在大汉和鲜卑中间生存,不过,这个商队给自己送五色珠是怎么回事?自己就没看过五色珠,但五色珠的珍贵自己是知道的。

      移支国王身边有个美女,这个美女明显有汉人血统,大约三十多岁,是个混血儿,长得很漂亮,一种异域野性的风味和汉人的雅致结合在一起构成了一种新的魅力,她用一双美目看向张任一行四人,眼睛停在了戴灰色面具的杜筱雨身上。

      张任看了看摆设就知道这移支国有多穷了,也是,肥硕的话,鲜卑人怎么可能放过他们?自己实力不强,自己还是块肥肉,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就是这个道理,死得快也是正常的,这移支国明显不是肥肉,而是穷得叮当响,穷得没有其他国家打他的主意。

      “国王陛下!我们来自遥远的鲜卑柯比能部落!我们有个宝物赠送给你!”张任让张虎打开盒子,“这是一个五色珠,历史很久远了,我们想到这边做生意,希望得到你的指点!”

      移支国王坐直了身子,他很清楚鲜卑人,啥时候鲜卑人会这么好说话的?主动往外面送珠宝,听说他们带了两百个人,说是商队,自己可是不信的,啥时候鲜卑人会做生意了,他们不只是会抢抢抢么?

      张任来到殿前,并没有什么恭敬的话,直接挥挥手,让张虎打开了五色珠的盒子。

      但五色珠的盒子一打开,五色珠泛着七彩光线,让移支国王眼睛都直掉了,早就忘了自己刚才不相信的事情:“轲比能部落离我们这数千里路,鲜卑人的商队很少跑到我们这里来!”

      “我们部落首领轲比能是一个汉文化的爱好者,他一直认为天下最好的文化来自于汉人,让我们也学习汉文化,汉人可以有商队远赴西域,我们鲜卑人也可以,我们这批人就是第一波鲜卑的商队,未来会有更多鲜卑人走出草原,我们初来乍到,想多了解这西域的事情,只要移支国知道这一片的国家的事情,可以告诉我们就行了,不需要你们做更多事情!”

      移支国王眼睛一亮,刚才还担心鲜卑人强迫他做一些事情会得罪大汉,不按照他们意思去做,国家旁边就有鲜卑部落,但只是说说这一带的事,风土人情,就能得到这五色珠,何乐不为呢?

      “我的王城守将,将我的王子们和宰相叫过来!”这几个人是这个移支国最多知识的人,移支国王马上下达命令。

      “是,我的国王大人!”王城守将顿时大喜,要知道刚才自己也有所担心,但是现在没有什么担心的了,这官升迁是必定的事。

      “我能看看这五色珠吗?”

      “当然可以!”张任示意张虎呈上五色珠。

      张虎将盒子交给一个侍从,侍从托着盒子一直到国王身边,国王身边的女子双手捧着盒子打算放在国王面前的案板上,突然盒子底部掉了下来,这时候张任一众离得很远,根本来不及,更何况如果上前,那是冒犯,说那时迟那时快,一只纤细洁白的玉手伸出两根手指轻轻夹住了五色珠……

      “灵犀一指?”张任心里一动,这太熟悉了,传说中最灵巧的两根手指。

      国王身边的女子,将盒子重新装好,将五色珠重新放在盒子里放在案板上了,转个身坐直了看着张任,“你知道灵犀一指?”

      “真是灵犀一指?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张任惊讶的嘴巴张的大大的,已经无法言语了,这真是太……太……太……太有名了。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灵犀一指?好美丽的武学名字啊!”张任身边杜筱雨轻轻的叹道。

      “看来你很熟悉这武学?”

      “呃!”张任不知道怎么解释好,这门武学对于一个武侠迷来说怎么可能不知道,拥有灵犀一指的人必定身兼三种绝世武学,两根天下无双灵巧的手指,这两根手指要力大无穷,还快很快的速度——绝世轻功,还有一双火眼金睛般的眼睛:“听说灵犀一指练到最强,天下武器没有一样夹不住的!是这样么?”

      移支国王早就听不见自己王后和张任的对话,他的眼中只有五色珠,从来没见过这么晶莹剔透的珠子,哪怕名贵的玉也没这么好看!

      “对,我叫陆小羊,我是汉人和移支国人的混血人后代,继承了陆家的武学,我们陆家的武学只能陆家人学习,每一代只有两个人可以练,一男一女,这灵犀一指总共七级,练到最顶级才能赋予一个尊贵的名字‘陆小凤’或者‘陆小凰’,男的叫‘陆小凤’,女的叫‘陆小凰’,只可惜到现在为止,没有人练到最高一层!”陆小羊心里一叹,祖上传下来,这灵犀一指可是可以称为神技,练到最高一层,据说天下任何武器都能夹住,无视等级!

      “无视等级?”在张任心里翻滚之际,两个王子、一个公主和宰相陆续进来,朝着国王方向一拜。

      “叩见父王,母后!”

      “叩见陛下!”

      移支国王抬起头来,“尊贵的鲜卑商人,这是我的三个孩子和我的宰相!”

      “我是大王子,阿加!”

      “我是二王子,桑普!”

      “我是公主,陆小蛇!”

      “在下赛耐尔.丁!”

      四个名字让张任眼珠子快要掉下来了,阿加西和桑普拉斯?特别是最后那个,你干嘛不直接说自己是阿凡提?还有公主居然姓陆,这个地方处处透露着……诡异。

      移支国王后看到张任一行吃惊的样子,于是说道:“公主是国王特地允许过继给我们陆家的,我们家这门武学不是姓陆的无法学习!”

      这武学这么诡异?张任心里说道。

      “灵犀一指总共七层,男性分别对应兔、虎、牛、鼠、猪、狗、凤!女性对应着兔、龙、蛇、马、羊、猴、凰!练到哪一级就是哪个名字!陆小蛇就是下一代传人,练到了第三层,而我练到了第五层。以进展来说,小蛇此生达到猴这一级很正常!至于能不能到达凰级就要看她的造化了!”

      “这分法好奇怪啊!”

      “这是陆家的祖制!两人中最后成就最高的才能学到最后的那部分!”

      “好了,尊贵的鲜卑商人,你送上的五色珠真是美妙非凡,让我大开眼界!那么让我的宰相告诉你这西域长史府的详情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