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80喝茶私人手机牿

      “前辈好,晚辈可以坐下来吗?”

      “少年人,规矩知道吧!”

      “嗯!晚辈明白,这就是晚辈的学费,可入前辈法眼?”

      天圆地方,葬天之地的一处类似于城池的区域,这里是由二十名超强者用特殊的方法,为进入葬天之地之人提供的暂时便利,只要你交上相应的过路费,就可以在里面停留三昼夜(天圆地方的特殊计算方法,天圆地方从远处望去,是一个半圆形光罩,光幕由上万颗聚光石通过一定的排列方式组成,可以吸收天谴的光芒,并将其转化发出,形成了天圆地方的外围边界,聚光石一收一放能量的时间有长有短,能量消失后天圆地方处于黑暗状态,这就是一昼夜)。而进入天圆地方之前,守卫会先检查进入者的状态,主要检查天谴袭击时间,他们有自己的鉴定方法,符合条件者就可以进入了,否则需要在外围渡完天谴之后方可进入。逍遥叹一行人之前见到的上千道天谴袭击区域就是在天圆地方外围渡劫之人。顺利的通过了门卫的检查后,逍遥叹他们便在约定时间后,在城门口分开,各自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逍遥叹在转了一个白天后,大概明白了天圆地方的情况,这里没有常住人口,天圆地方虽然是由二十位超强者建立的,但他们早已经消失不见了,说法不一,版本多样,但大多数都是他们已经在天谴之下丧生了,现在的是谁在主政,城内的秩序问题等,不是逍遥叹该关心的,城内分三个区域,疗伤区,驻军区,以及交易区。驻军区不是一般人可以进入的,是天圆地方的行政区域;疗伤区是为在天谴袭击之下受伤而又无法愈合,而在这里有些伤病可以愈合或者压制的;交易区交易的物品比较单一,都是与天谴有关,而交易的货币一般是以物易物的方式,另一种方式是拥有能量的物品。

      “少年人,说说你想知道的事,如果费用不够我可以选择不答而不退费用。”

      “这个规矩晚辈已经听其他人说了,明白。”逍遥叹对于这个霸王条款也是无可奈何,不得不接受。

      “好,少年人,说吧!你想知道的事情。”万事通见周围除逍遥叹以外不见其他人,知道今天暂时是没有下一单生意了,才多说了几句。

      “前辈,晚辈想知道如何离开葬天之地,或者说有什么方法可以离开?”

      “少年人,如果我知道如何离开,你认为会这个鬼地方呆着吗?方法到是有一个,据说练将《星空勿语》练至大成阶段就可以离开了,不过至今也没有人做到,所以,你的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想要知道《星空勿语》的原始版本在哪里,就需要你再交十倍于你现在所交的费用,少年人,交费用吧!”万事通伸出枯老的右手,意思明显,有钱好商量。

      “前辈,不用了,晚辈就是问问,晚辈有自知之明,以晚辈的资质是不可能练成那被称为禁忌之术的《星空勿语》。”逍遥叹说话之时,发现鞋带松开了,便低头系鞋带。老狐狸,掉钱眼里了,也不怕把自己给砸死。鞋带系好后,逍遥叹抬头发现万事通老神在在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没有任何说话的意思,对于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老家伙,我。。。换一个话题。

      “前辈,听说您是早期来此的强者之一,到目前为止,几乎已经将葬天之地走遍了,也看尽了葬天之地的各色风景,前辈之能,是晚辈佩服和学习的对象啊!”

      “少年人,如果没有其它问题,也该起身活动活动手脚,坐太久对身体不好。”

      “前辈,晚辈也想去见一见无边景色,可惜自己实力不济,不知道前辈能否将自己的所见所闻让晚辈一观。”

      “可以,十倍到三十倍的费用,交费吧!想要最全面详细的,百倍。”万事通再一次伸出自己的右手。

      “不能通融一下吗?。。。好吧!这是费用,我只要。。。”逍遥叹见万事通没有一丝改变的言行,放弃了为自己争取利益,求人,主动权掌握在对方手里,自己只能按照对方的要求做,交出百倍的费用后,逍遥叹向万事通说明了自己想要知道的情形。

      “前辈,虽然您下手狠了些,但质量还是很让人放心的,就是不知道前辈有没有兴趣和我们一起努力,寻找第二条离开的出路了。”

      “少年人,我和你只有交易关系,而无第二种可能,你还有问题吗?”

      “前辈,您就不打算离开吗?您打算一直留在葬天之地,直到终老吗?”

      “少年人,差不多了,若再纠缠不休,我就加倍收费,下一个生意是?”万事通看向逍遥叹,以他老江湖的眼光,知道逍遥叹还有其它的问题,走套近乎途径,太天真可爱了。

      “前辈,您就不在考虑一下吗?我们这支队伍可是潜力股啊现在投资。。。”

      “双倍。”万事通没有再和逍遥叹废话,直接提价了。

      “我。。。前辈,听说你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不但对葬天之地了解甚多,对大千世界上的不少不为人知之事也了解很多,甚至有预知未来的能力。。。”

      “少年人,废话真多,再多说一句,再加双倍。”这老头子怎么这么不通情理啊!逍遥叹有敲开他脑壳的想法,看看里面是不是都放着顽石。

      “简单,一句话,你对外面世界的了解是不是很多?”

      “少年人,你的话有毛病,还是说说具体的,你想要知道什么问题?”

      “历史,地老天荒的历史,曙光大陆的历史,其它你知道的所有世界的历史,不管是大世界,还是小世界的,侧重点在。。。”逍遥叹又作了相应的解释,直到万事通表示自己明白后才停止。

      “少年人,你先交费用,先来百倍,不足等下我会停下来等你补足后再继续。。。对了,少年人,看在你是一个大客户的面子上,我提醒你一下,我说的越多越好详细,费用越高,你要是知道就出声打断,否则我会认为你不知道而继续下去。”

      “嗯!我知道了。”

      “少年人,你想先知道那个世界的事情?”万事通笑着收起资费,有这些接下来的一个月内可以安心睡觉了。

      “前辈,就先从地老天荒开始吧!”逍遥叹想了想,还是觉得自己对地老天荒了解的太少了,只要自己还在地老天荒混,就必须多了解点,这样对自己以后的行动也有所帮助,不会老是像现在一样被撵着走。

      “地老天荒啊!这可是一个特殊的世界啊!”万事通感叹一句,让逍遥叹怀疑对方也是来自于地老天荒,关于他的来历,逍遥叹之前在入城后就听说了一些,具体什么时候进来的,来了多久,来自什么地方,版本有十来种,他也算是这天圆地方的名人了,号称无所不知,无所不能,通算古今,因此为其取了一个外号万事通,但他的真实姓名就没有人知道了。逍遥叹不直接向本人询问来历,谁知道他会不会来个跳楼价之类的,那自己找谁哭去啊!

      “前辈,感慨之事你可以先放一放,虽然我知道您来自地老天荒,十分思念自己故乡,但晚辈时间紧,任务重,还是先把正事办了再说吧!”逍遥叹仔细观察万事通的表情动作,让他失望了,后者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就像没有听到一样,难道坊间传闻有假,可问题是你好歹也解释一下,不管是自己说错了,还是说对了。

      “地老天荒的历史不是很长,这是相对于像曙光大陆这种大世界而言的,和它们一比,它还属于年轻的,或者说是刚出生的婴儿。。。”万事通依然没有回应逍遥叹,而是直接说起地老天荒的事情。

      “前辈,如果从世界的等级来说,地老天荒是否可以说是小世界,或者是幻境世界?”

      “从世界能级上来说,它的确无法和曙光大陆这种主世界相比,但少年人你说错了,它不是幻境世界,小世界还是可以解释的通的,毕竟关于各种世界等级的划分,修仙界流传的很多的版本,至今没有统一的说法,所以也就无法做出具体的说明。”

      “等等,前辈,我现在发现大千世界很乱,很多东西都没有统一的说词,都属于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一套一套的,难道你们这些站在世界之巅的绝强者们就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吗?”

      “难啊!每一个世界都有每一个世界的规则,都有各自的强者,很多时候的情况是,一旦一个世界臣服于另外一个世界,意味着这个世界已经被打崩了,这个被征服的世界就自动被降级了,已经不属于世界范围,而是你所说的幻境空间了。即使是如此,对方也不承认其它世界所制定的规则,所以就造成如今的状态,可以说,想要统一各种世界的一些基本名称,只有两种方法,一种是有强者拥有凌驾于众人的绝对力量,可以瞬间制服各个世界,但他们不得不同意他的说法,可惜啊,至今没有出现这样的强者,就目前所知,真正站在最巅峰的强者很多,他们来自于不同的世界,有都有着征服其他世界的想法,但是都没办法做到,毕竟他们实力相差不大。。。”

      “老大,这一点很好解释,从世界的能量级别来上看,他们的世界是处于同一个水平的,作为最高战力的所以他们,实力也处于同一个水平,自然是相差不大了。”

      “第二种是有来自于几个主世界的绝强者牵头,坐下来好好协商,放弃对于敏感问题的讨论,只制定最基本的世界各种规则和名称等,但据我所知道,到目前为止,还是没能办到,虽然确实有人出头过,但谁都想让自己世界的名词更多的出现在其它世界之中,这也是一种实力的另一种表现啊!”

      “明白了,前辈,这个问题过,下一个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