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y1视频安卓破解版下载

      “黄义要发大招了?”余良在他身后有些莫名的兴奋。

      柯明依旧保持着同一个姿势,盯着木门,手放在遮住口鼻的黑色口罩上,没怎么动过。

      他身后两名伴生者,似乎并不是什么老手,看着也是一幅惊慌失措的模样。

      余良将注意力放回黄义身上。

      “嗤——”门外又是一道极速而来的拖地声,和刚才一样即将撞过来。

      刚才那一次,已经撞的木门开裂,门之所以没倒下,是因为被黄义顺着纹路按回去了,要是没人动它,应该可以持续一段时间。

      但要是这回又被撞一下,恐怕这门会直接裂成几份飞出去。

      而门一破,屋内五人就要直接暴露在这灌满整个山谷的浓厚白雾中,面对数量未知的鬼怪攻击,到时候别说完成事件,恐怕命都难保。

      黄义自然也是明白这一点,就算他们打的过外面撞门的东西,也无法长期在雾中停留。

      所以,他要做的不是与外面的怪物对抗,而是要维持这扇门的稳定。

      他深呼吸一口气,双目暴睁,浑身皮肤开始因充血泛红。

      “嗬……”他整个人上半身的皮肤开始鼓胀崩裂,竟就这么硬生生、血淋淋的褪下了一层皮!

      在余良惊讶的目光中,黄义褪下的这片人皮像是活物一般,自行抓住了发霉开裂的木门,随后贴了上去,迅速融化,变成一种黏糊糊的胶质东西,从木门各个细小的缝隙中渗透了进去。

      黄义褪完这层皮,整个人上半身体表都是溢出来的血液,看上去很是骇人。

      但他却长出了一口气,身子也矮了几分,不似先前那般坚挺了。

      “这样就没问题了吗?”余良看看他,又看看木门,分不清他是因放心而轻松,还是因脱力而虚弱。

      “嗤——”肉体拖地声极速逼近。

      下一秒,又是嘭的一声闷响在木门上炸开。

      但出乎余良意料的是,这门竟然只是震了一下,无比稳定,哪像先前被撞一下就裂开的样子,简直就像换了个材质的门一般。

      “真的挡住了,他这皮融化,把门粘起来了,他的皮肤还可以除去体表被其他鬼怪种下的灵异标记或是诅咒……”余良看着黄义体表的血迹,猜测着他的能力。

      黄义随手摸了摸体表的血迹,似乎不是很在意:“以门外那东西的能力,应该是撞不开的,明天我们再去找村长那老东西算账。”

      柯明见状,也放下了手,不过让余良奇怪的是,柯明似乎全程都没有紧张过,不知道是性格如此,还是对自己的能力有足够的自信。

      “嗤……”门外那东西又被拖着远离,似乎还要继续撞。

      但几人都不再像先前那样担心。

      几秒后,又是一次伴着闷响的撞击,木门依然安稳,像是被胶水牢牢粘住了一般。

      这下余良算是放松了些,不再时刻准备着躲进青幽瞳鬼域。

      但他依然没有放松警惕,反而是拿着手机照明,转身看着屋内。

      这村长老头既然要坑害他们,给他们选择了有鬼的屋子,那说不定不止是井里有鬼,可能屋子里面也有鬼。

      他们所在的位置算是大厅,足有四五十平方米,屋子一看就是很久没有住过人,满地灰尘,不过却也没有杂物,似乎是都被搬空了。

      大厅两边各有两道门户通往其他房间,门都是虚掩着,从门缝看里面一片黑暗,仅凭手上这点亮度,余良无法确定里面有没有东西。

      但是出于不想过早暴露自身能力的考量,他并不想摘下额头绷带显露出青幽瞳去看,而是直接来到柯明旁边,也是借机提醒所有人:

      “大佬,既然那村长坑我们,井里有鬼,会不会这屋子本身也有脏东西呢?”

      他的话让另两名伴生者一愣,随即紧张的回头,看着大厅中通往两边房间的门。

      黄义也反应过来,刚才他注意力全在门外,忘了这茬。

      他摸了摸身上的血水,“你们两个帮我照着,我开门看看。”

      说着,他不再关注大门,直接走向旁边虚掩的侧门。

      “嘭!”大门外的撞击依旧在持续,但也依旧撞不开。

      “吱~”的木门挤压声中,黄义推开了第一道侧门。

      里面空空如也,除了灰尘一无所有。

      他又走向第二道门,依旧是直接推开检查。

      一连四道门都被推开,里面都是除了灰尘一无所有。

      屋外的撞击依旧在继续,很有节奏,退后,“助跑加速”,撞击,退后……

      但木门经过黄义融化皮肤的修补,变得无比稳定,似乎可以就这么一直让屋外的东西撞下去。

      现在又确定了屋内没有东西,所有人都轻松下来。

      黄义无视身上的血迹,似乎也不在乎上半身体表少了一层皮,他竟然还笑了一下:

      “今晚应该没什么问题了,明天雾一散我们就去找村长算账了,两位要不要一起,顺便也可以问问你们要救的那两波人在哪。”

      余良看向柯明,虽然他有自己的想法,但既然柯明让他什么也不用管,跟着混混就行,那他当然不会自作主张。

      柯明看着他思考了一下,打字道:“可以,但我不建议你们杀那个老头。”

      “呵呵,柯明探员放心,我自有分寸,毕竟在仪式完成之前,雾村的人不能乱动,这是常识。”

      黄义神态轻松,体表脱了层皮似乎完全不痛。

      甚至看他的样子,余良觉得他可能还有点爽。

      这家伙是变态吗,脱了层皮还能笑的出来……余良盯着他赤裸的上身看个不停。

      “咦?”

      余良忽然有些讶异,他发现黄义的表皮似乎在恢复,刚才脱落的那层皮好像已经重新长了出来,只是新生皮肤还有点嫩。

      旋即他又被刚刚黄义那番话拉回了注意力。

      “仪式完成之前不能乱动?整个村子的门上都用白纸贴着喜字,还挂着白灯笼,再结合柯明先前说的血雾村可以在特定情况下让死人复活的事件……所以这边果然也是有类似的事件么?”

      “需要仪式的特殊事件……”余良心里一动,滋生出强烈的好奇和一种异常的兴奋,之前冒出过的猜想再度出现。

      “这里的特殊事件,该不会真是冥(和谐)婚之类的仪式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