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袜会所电影

      1938年的华夏是刚刚从封建帝王制度改变的中华民国!封建思想依旧是根深蒂固,所以在民国时期有两个媳妇是正常的,没有人说三道四,也没有什么不可以,婚姻只有“媒人和乡亲们”的见证,一封聘婚书双方按手印,甚至于“离婚”也只是男方的一封“休妻书”而己,几千年的封建儒家思想从骨子里就是一个“男尊女卑”的传统,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就是延续“传统的思想”.......

      天还没有亮,秀红姐在我的脸上亲了一下“我爱你!我的男人”!在黑暗中穿好衣服走了出去......“我爱你!我的男人”这句话在我的心里不停的重复.........

      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但正如俗话说的那样“下雪不冷身,雪停冻成狗”......

      我走出屋子时外面已经开始忙碌了,很多村里的人都来了,但是全是年轻人的!因为这次“冲喜”要“阳气最盛的年轻人不论男女;不一会外公外婆舅舅们领着全家人都来了,来的人越来越多,很多人是得到“苏大哥”的通知,也是都给“郑大哥”这个团长和“好汉苏二掌柜”面子,但是更多是敬重他们的人品,很多村子的人通过几件事情让他们认为“苏二掌柜”不是土匪,而是好汉!维护十里八乡的太平的侠义之士.......

      封建迷信的山村人们遇到一些困难或不幸的事情,用喜事冲一冲,就可以“平衡”,但是也有一定的说法和道理,这也就是今天的我和虎妞的“成亲”来“冲喜”!给“崖洞村”幸存者冲喜!

      我看见了娘和爹!他们今天也穿的新衣服,娘的头发梳着一个我们这里风俗讲究的“婆婆缵”,这就是说“十年媳妇,熬成婆”的意思!爹的头上也戴了顶“黑色瓜皮帽子”陪着外公外婆和舅舅舅妈们说话;

      外公这个老秀才,依旧是架着他那个石头花镜,一条镜腿还是绳子,瘦高有点驼背的身上穿着一件灰色长棉袍,头上戴棉耳帽,脖子上有一个黑色的带子下面吊着两只手套,还是那副“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文人样子,外婆也是戴着黑色的帽子,一身灰色的棉衣裤,一双棉鞋但是还是小;我赶忙走进屋子里给外公外婆舅舅们舅妈们磕头“问安”!我跪下磕头时看着外婆和外婆的小裹脚,真的有点好想笑!外公外婆赶紧拉起来我,外婆抬起头仔细的看着我,一脸的慈祥,我转头看了一下舅舅们和舅妈们表弟表妹们,他们也在上上下下的看着我,从他们的眼中看到的是敬佩和不太相信......

      我只是笑着和他们打招呼,我知道他不敢相信我.这个以前的“怂包”会在这次这么厉害,主要是我敢杀日本鬼子,而且还要在几天后出门为乡亲们报仇雪恨……

      我老老实实的坐在椅子上看着娘高兴的和外公外婆说话,爹高兴的在一旁笑,爹本来就是话不多的人,但是今天的笑容真的是发自内心深处!舅舅们和表兄妹们也把我围着小声的问我,最终还是二舅妈看着我说:“宝憨外甥!还是你给咱家涨脸,现在舅妈的娘家人都扬眉吐气、因为你是我外甥,有血性的外甥”!忽然屋里静了下来,所有的人又一次看着我,“我外孙有血性男儿、我这当外公的也在十里八村是站直了腰杆,他们今后在没人说,我们家没栋梁之材了....”在外公的语气中我有点不好意思的脸红了……

      这时从屋外走进了“玄虑道长”和“阴阳先生”朱大叔领着一个身着“红色僧衣”的老僧走了进来,我一眼就认出了来的人,上次为“少东家”做“往生西方”的西藏“桑吉喇嘛”他的身后还跟着几个强壮的喇嘛和僧人,他们手中都拿着铁棍,精神抖擞……

      “宝憨施主平安就好!我接到好友玄虚道长的传信,就迅速赶来!正碰上“冲喜”!也来恭喜!”我赶紧双手合十,躬下身“迎上师”我也为我怎么会这样说?我真的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玄虚道长,桑吉喇嘛,朱大叔坐下,其他的僧人都被黑旦娃领着去其他的屋子休息吃饭!外公毕竟是有文化的人,寒暄了几句话!而舅妈们和表兄妹都出去了,屋里沉默了下来!

      “今天我们每个人都为宝憨冲喜“占卜了一卦”我们必须要以改动,这样才能够让“崖洞村和毛刘村、二井村”和咱十里八村的乡村不会改变,而且能化煞辟邪!”玄虚道长看着爹娘外公外婆打破了屋里沉默说,而爹娘外公外婆听完一下子有点懵了……

      “阴阳师”朱大叔看着爹娘说:“卦象是今天宜婚嫁冲喜日子,按宝憨的生辰八字命理,今年也只有一个冲喜吉日,要求是:宝憨命中注定今天娶两个女人当媳妇!”朱大叔费力的解释着,爹娘相互看了一眼,脸上露出笑容.....

      桑吉喇嘛笑着说:“我也在刚才卜了一卦,一样的!人选也只有一个,卦爻为:秀念富含珠生宝”,本尊看可以,天意呀”!

      外公笑呵呵的说“三位方世高人,是谁家的姑娘呢?”玄虚道长也笑呵呵的说“就是秀红呀”!

      这句话真的让我心里有一种温暖的感觉,我可以娶秀红姐了!外公外婆也是从吃惊到开心的笑了……

      “你们同意吧”朱大叔主动的看着爹娘说,“我们同意!但是虎妞家呢?还有人家秀红呢?”娘一面担心的看着朱大叔说!

      “裢亲!我们家同意,虎妞也乐意”随着声音的传来,云轩爷爷和虎妞的爹娘,石大叔和石婶、铁汉叔被铁汉婶扶着走了进来……不一会郑大哥和苏大哥也高兴的走了进来,听完玄虚道长的话,郑大哥哈哈哈哈说:“同意!同意!我妹妹这门婚事”!

      玄虚道长也笑着说:“我会给秀红的爹娘说,会同意的!我也可以做郑秀红的主”

      一切都看着非常矛盾和仓促,但是,一切也都是那么自然,在这个特殊的情况时间中,很多事情都是为了一个美好的未来,为了今后的生活!不论是迷信还是其他的,因为这也就是现实!真的后来我们这里再没有发生过“屠村”的人间惨剧!

      我在娘的催促下回屋里换衣服!走在回屋的房廊下,凡是迎面看见我的人都会笑着说:“恭喜宝憨新郎官!怎么没有换衣服呀”!........

      虎牙和铁铜枪看见我,便跑了过来,铁铜枪笑着说:“宝憨哥!今天你和虎妞姐成亲,以后我就不叫姐了,改口叫宝憨嫂子了,你怎么不换衣服呢!穿长袍马褂还要戴上擦花礼帽呀!”......

      我的新婚地方也是在秀红姐家里待客,在村里的路上办流水席吃饭,因为仓促决定家里面没有准备洞房!

      因为是“冲喜”,只能在大门上贴两个大红的“双囍”字,而且按风俗门上挂着“一个大扇子和一把桃木宝剑”地上放着一个笼子里面有一只“大公鸡”!

      大公鸡为“五阳之首”按华夏的“风水论”中记载:公鸡为(凤)龟为为(玄)猫为(白虎)狗为(吼)鱼为(龙)......”中改变风水格局的基本

      “阴阳先生”朱大叔请了几个外村来帮忙的“知事”把一切按排的有条有理;冲喜的时辰到了,外面炮竹声声,我也许是懵了!一切听“知事”们按排!

      一个“知事”递给我一个红布“扎花带”挷在我的腰上,一头有一朵红花,在很多外村年青男女的起哄下走起一个屋门口,挤门呼叫!热闹异常,飘过来的浓浓炒菜的香味,更加有了喜气的感觉……

      门开了!瞬间所有的人都愣住了,因为门口站着两个披着红盖头的新娘子,两个新娘子都是一身大红色的棉衣棉裤红色绣花棉鞋,秋水姐和春雨姐一人拿起红布带的一头,挷在两个新娘子的腰上,朱嫂和石娟石冰拿着大枣,花生,糖块给大家发,我再次在人们的说笑中领着我的两个媳妇向大门外走!这是几个“知事”和玄虚道长按“冲喜”的风俗习俗做.......

      从这里领着俩个新媳妇走到我们家在去虎妞家,再走回来!一路上,有郑大哥的士兵,有苏大哥的兄弟们,有外村来的年轻人,说说笑笑打打闹闹好不热闹,好不开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