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片黄网站色大全免费

      “道长,怎么样?”我看牛鼻子道士眉头越皱越深,焦急地问道。

      “又一个没有妖丹的……”牛鼻子松开月儿的手用一种怪异的目光在我和月儿的身上来回扫视,“不仅没妖丹,小妖怪连脉搏都没有,真是见所未见!”

      “我们不是妖怪!”我从来就没承认过我是妖怪。

      “嗯~”牛鼻子点头,“也不是人类~”

      “……”这误会是解不开了,话说只是凭借耳朵不一样就认定我们是妖怪,是不是太武断了?

      牛鼻子道士忽然想到了什么,伸手在月儿额头、后脑、肩胛、小腹一阵摸索,惹得小丫头一阵老大不愿意,若不是看他表情严肃、眼神清明,我都要动手揍他了。还好,牛鼻子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最后将手指压在月儿颈侧探查颈动脉,眼神越来越明亮。

      “道长,月儿可是有救了?”我希冀地问。

      牛鼻子也不答,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瓷瓶,从里面倒出一颗黑乎乎的药丸就往小丫头嘴里塞。

      我一脸黑线,这啥啊?怎么说也不说一声就往小丫头嘴里塞?万一吃出问题怎么办?还好小丫头紧咬牙关死活不吃。

      “把这个给她服下。”牛鼻子见小丫头抗拒,只能将药丸转交给我。

      “这是?”

      “鹿血养容丸,调经养气,滋宫养颜……咳咳~错了错了,是活血养气,驱寒祛湿……”牛鼻子一脸尴尬,“虽解不了冰蚕毒,却能消减冰蚕毒带来的寒意。”

      牛鼻子见我迟疑,从瓷瓶中又倒出一颗,然后扔嘴里吞下,摊手表示无恙。

      我尴尬地将药丸喂小丫头吞下,并且问小丫头有没有好点。

      “哪有那么快……又不是什么神丹妙药,只是一颗女子养容保颜的保养品罢了。”牛鼻子见我脸色变化,连忙打哈哈,“不过药性正好驱寒,物尽其用,物尽其用,哈,哈哈~”

      一个牛鼻子道士随身带着女子养容保颜的药物,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

      “在下玄道明,乃九州道门正统玄山宗十三代掌门亲传弟子,不知阁下怎么称呼?”自称玄道明的牛鼻子道士自我介绍,与之前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我把之前糊弄花衣裳的那套说辞翻出来,说我叫云梵,小丫头叫云月,我们是兄妹,出自龙山老榕林,此行是去人类郡城云中城之类云云。

      “你们不是兄妹。”玄山道笑盈盈地看着我。

      “何以见得?”

      “你是实体,乃山精野怪修炼成妖。”

      我:“……”

      玄道明继续说道:“她乃灵体,是天地精华聚灵开智。”

      红旗下长大的娃表示完全听不懂……

      玄道明有意卖弄,继续胡吹乱侃,“人类中多得是气海未辟之人,妖族中出几个没有妖丹的也属正常,所以你是妖——我信!但她,全身由精气汇聚幻化而成,气息心跳皆无,天魂精魄不显,如果这也算妖的话,嘿~那我玄道明在都天山十几年算是白待了!”

      好深奥,不懂——不过我知道他在胡扯,竟然说我是妖怪,还山精野怪修炼而成……

      玄道明见我张口结舌,于是故作望天状:“如此你还敢说你们是兄妹吗?”

      “我们就是兄妹,我姓云,她也姓云,如何就不是兄妹了?”反正我认定了玄道明在胡扯,所以嘴硬到底:就是兄妹,你拿我怎地?

      许是玄道明的那颗什么鹿血养容丸起作用了,小丫头精神稍好,见我和玄道明争论不休,竟然在旁边看的津津有味。

      我知道玄道明前倨后恭定有所图,只是不知道他想从我这里套出点什么,不管如何,我只消不配合便是。玄道明见谈话难以为继,只得悻悻躺回他的破道袍,但那一双贼眼却始终在小丫头身上游离。我警惕起来——这牛鼻子该不会有什么怪癖吧?再联想到一个道士竟然随身带着女子保养品——我将小丫头拉到另一边,以背影挡住那带刺的目光。

      我背对玄道明,摸了摸小丫头的额头,凉的厉害;然后又顺势探了小丫头的气息和脉搏,果然和那个牛鼻子说的一样——没有气息没有脉搏!小丫头的身份我已有猜测,此刻证实,心头别是一番滋味。

      妖怪又如何,老榕林里若不是这个小妖怪,说不得我已经变成老榕树下的一坨肥料了。

      “月儿,你感觉怎么样?”

      “好点儿了,大哥哥,你给我讲故事吧,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还没讲完呢……”小丫头伏在我怀里,却不忘要听故事——她念念不忘的还是那个没讲完的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自始至终这个故事就没有讲完)。

      被关在这个临崖监牢之中,本就无事,小丫头又身中蚕毒,既然她想听那就说吧,就当是哄她睡觉了:“好,大哥哥给你讲……”

      “嘿嘿,命都快没有了,还有心思听故事,可惜了可惜……”玄道明的声音在后方响起。

      我与小丫头虽相处日短,但与亲人无异,一听这话,我顿时心里一紧,刚刚还说冰蚕之毒于人无害,最多只是让修道之人元气滞涩,只需催动元气行几个大周天便可无恙,怎么这时候又说要没命了?

      玄道明见我转身,只讥笑不语,甚至转身面壁而眠。我只道是这牛鼻子欺我,不理他,开始给小丫头讲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要说这故事也不长,但完整的讲下来也要一些时间,小丫头身体却越来越冷,我感觉怀里抱的是一块冰——凉的厉害。没办法,故事讲不下去了,只能向玄道明求助:“道长,能否再赠一些鹿血养容丸?”

      玄道明也不刁难于我,从怀里又摸出那个小瓷瓶,倒出一颗黑乎乎的药丸,隔空抛给我:“冰蚕毒对普通人无碍,对修士也只能暂时滞缓元气,唯独对灵体却是致命的!鹿血养容丸只能减轻痛苦,解不了寒毒。”

      我喂小丫头吞下那颗黑乎乎的药丸,终于不得不正视玄道明所说之话,向其抱拳:“还请道长施以援手。”

      “要救她也不是不行,但灵体分多种,对症才好下药:洞天福地之精气凝仙灵体,地煞蛟脉诞地灵体,众生念力结元灵体,除此之外还有鬼妖、梦魇、天罗等等,不同灵体救法不同——我不知云月真实身份,即使有回春之术也无能为力。”玄道明早已起身凑到近前,看小丫头的眼睛在发光——他自始至终就没相信我们是兄妹的鬼话。

      不过他说的是啥啊,我真心听不懂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