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真福利视频

      “汪汪汪.......”忽然庭院前有犬吠之声响起,接着从庭院中走出一个魁梧的壮汉,壮汉手持钢叉作猎户打扮。

      “吾乃镇山太保刘伯钦,来者何人报上名来?”猎户远远朝着沈行知等人喊道,声音洪亮中气十足,可是没有一点山里人的淳朴之气。

      沈行知一听,便知这刘伯钦是高高在上惯了的人物,恐怕他自己都忘了此刻猎户的身份。

      加上这庭院讲究,与刘伯钦猎户身份极为不符,沈行知更加坚信此人乃是假扮猎户,只是还不知真实身份究竟是什么。

      沈行知也是不卑不亢,甚至都没有自己答话,而是对霍无疾使了个眼色。

      霍无疾心领神会,立刻上前一步,遥指刘伯钦喊道:“大胆刘伯钦,此乃大唐碎叶县令,尔也是大唐子民,见了县尊还不上前见礼?”

      沈行知对霍无疾的表现暗暗竖起了大拇指,而后一脸似笑非笑的看着刘伯钦,他倒要看看此人如何应对。

      “哼,我管你什么来头?到了本官治下,就是条龙也得给我盘着!”沈行知昨夜也想明白了许多,心中倒也有了底气。

      如今大唐国势鼎盛,无论佛道妖魔都只敢暗中使些小手段,自己堂堂朝廷命官,就算是什么仙人佛陀肯定也不敢直接贸然出手击杀自己,因为那样肯定会沾染无边因果,甚至受到大唐国运和人道气运反噬。

      而这一点是所有修道之人最忌讳的,甚至就算圣人也无解,毕竟当年强如通天教主,也因为这个被道祖带走,至今还在面壁思过。

      沈行知注意到,刘伯钦在听到自己身份后先是一愣,而后十分勉强,却又无可奈何的拱手说道:“原来是县尊大驾,还请到寒舍小憩。”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既然刘伯钦已经放低了姿态,沈行知也不好做的太过分。

      当然他也不敢真做的太过分,毕竟自己只会越女剑法,上阵杀敌或许绰绰有余,但是对上有背景有神通的大佬,估计自己一招就歇菜。

      “那就有劳老乡了,正好本县有些事情想要询问。”沈行知笑着走向刘伯钦,就像走进自己家中一样随意。

      “汪汪汪.......”沈行知还未跨入庭院,那门前的黑狗又不断地朝着沈行知狂吠。

      沈行知忽然停下脚步,一手按在腰间佩剑上,一脸玩味的看着黑狗说道:“这狗卖不卖?本县倒是有些想吃狗肉了。”

      “呜呜.....呜......”这黑狗似乎很有灵性,一听到沈行知的话立刻止住了狂吠,而后四腿打颤的向后退去,还目光可怜兮兮的望着刘伯钦。

      “那个.......县尊说笑了,小黑是老母亲养大的,如今老母亲年事已高,出门全靠小黑引路。”刘伯钦神情有些不自然的说道,沈行知注意到他握着钢叉的手明显紧了许多。

      “哦,即是如此那自当作罢。”沈行知连忙说道,气氛顿时也缓和不少。

      很快沈行知就被刘伯钦迎进了院子,又为沈行知奉上了茶。

      喝了几口茶后,沈行知开门见山的问道:“不知此地距离两界山还有多远?本县听闻那两界山下压着一只猴子,可有此事?”

      沈行知将猴子二字咬的极重,听到沈行知特意提起猴子,刘伯钦果然神色微变。

      不过这种变化一闪即逝,而后刘伯钦笑着答道:“此地距离两界山已不足二十里,过了前面山坳路就好走了。不过两界山原本叫做五行山,乃是王莽篡汉之时天外神石落下形成,山形如五指,故又被称作五指山,年前安西都护府设立,这才改名为两界山的。山中确实有一只妖猴,已被压了四百九十九年,只靠吃铁丸饮铜汁至今还活着。”

      沈行知认真的听着刘伯钦娓娓道来,当听到妖猴已被镇压四百九十九年时,一股无形的紧迫感再次袭来。

      “猴子被镇压的期限是五百年,这么说距离三藏到此只有不到一年时间了?按最乐观的推测,我也最多还有一年可活,在这之前南海观音那阴阳人肯定会除掉我!”沈行知的紧迫感来源于三藏的到来,可以说现在沈行知最不希望的就是三藏西行。

      但是西行计划乃是佛门谋划千年的大事,大势之下沈行知这种小浪花根本翻不起大浪,现在要说阻止西行无异于天方夜谭。

      刘伯钦看到沈行知沉默起来,自己也不再说什么,霍无疾见自家县令有些出神,小声的在沈行知耳畔说道:“县尊,时辰不早了,再不去两界山恐怕就天黑了。”

      “那就多谢老乡款待,本县先行告辞了。”沈行知回过神来,太远的再怎么想也没用,大势自己还改变不了,不如先从自己能改变的做起。

      刘伯钦将沈行知一行送了出去,又为他指了前往两界山的路,站在庭院前目送沈行知一行远去。

      等到沈行知一行消失在山道上,刘伯钦身旁的黑狗再次低声呜呜的叫了起来。

      “蠢货,真是没点眼力劲,所谓强龙难压地头蛇,咱们在别人的地盘上还是守些规矩的好。这县令虽然是个凡人,但却是唐皇亲封的县令,而且此人也不是那种昏聩的庸官,他的身上已有民心所向。如果真和他撕破脸皮,咱们也讨不到什么好处。”刘伯钦对身旁黑狗呵斥道,那黑狗听到主人呵斥,也立刻耷拉着脑袋,像是在认错一般。

      沈行知一行又花了一个时辰终于抵达了大唐国土的最西端,远远的就看到一座形如五指的山峰,那里自然就是镇压孙猴子的五指山,现在官方名字应该叫两界山。

      “过了两界山便是西牛贺洲,那里也是突厥的势力范围,大家跟紧了,小心附近有突厥游骑出现。”沈行知四下凝望,一边继续朝着两界山而去,一边提醒禁戒。

      “诺。”十几个骑兵齐齐应道,大唐士兵皆是精锐,虽然气氛凝重,却没有一个人害怕。

      很快沈行知就出现在两界山下,按照电视里的情景,猴子就被压在山腹正中,沈行知直奔而去,倒是很快就发现了一个石洞,果然洞外还有一个毛茸茸的脑袋在晃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