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app安装

      邪恶的想法钻入脑海, 晏修一的体内升起了一股难以名状的躁动,那些混『乱』的思绪取代了他冷静的头脑,被压制而忘却的情感如流水一般自然而然地冲刷了他的血管。

      他眼前一片恍惚, 仿佛看到了被大雪封住的深山, 他抱着谁藏在厚重的熊皮里,怀里的肢体柔韧脆弱, 体温渐渐冰冷,呼吸越来越微弱。

      天地一片茫然,一闪而逝的画面七零八落,他还记得,那人望着自己的眼神非常温暖。

      屹立在深海顶端的巨大影像是无所不能的主宰者,他审判生死,审判命运,审判世间一切是非因果,他说:这是一场愉悦造物主的游戏,所有人都是帷幕下的小丑,命运公平地对待每一个人,给了他们平等的机会, 但难能可贵的机会只有一次, 会属于最值得拥有的那个人。

      每个人都有平等的机会,都能成为最值得的人。

      但只有一个人, 一次机会。

      金『色』的天平轻轻摇摆, 最终归于平衡。

      六枚金币坠落在柔软的天鹅绒幕面, 发出互相碰撞的脆响。

      晏修一脑海里只剩下一个声音, 他深爱着眼前单薄劲瘦的青年,爱他的高傲冷漠,爱他的聪慧狡黠, 除了他,他什么都不想要,什么都无所谓。

      多余的声音和混『乱』的画面全都褪去,晏修一目光火热地看着沈凛,身穿制服的年轻男人高大英俊,贴得稍微近了,就能轻易地将白皙纤瘦的医生笼罩在自己的阴影之中。

      沈凛蹙眉,眼底茫然未散,神『色』警惕地问:“我是谁?你们又是谁?这是哪儿?”

      晏修一指尖微颤,他走过去,居高临下地看着沈凛,眯着眼问:“你问我是谁?”他声音又冷又厉,裹着冰渣似的,冻得周围的人不自觉往后退了好几步。

      沈凛茫然,但这种冒失的进犯让他很不爽,于是他退后一步,想隔开一段安全的距离,但后退的步伐被男人有力的手臂揽住,他腰部被紧紧禁锢,动弹不得。

      晏修一沉声重复了一遍:“我是谁?说话。”

      金丝边眼镜下的双眸清冷,压着怒火,沈凛冷斥:“让开。”

      晏修一凑得更近,他的眼神一点点变得冰冷:“你把我忘了?”

      “我不认识你,”沈凛骨子里的教养让他不会轻易把火气发出来,眼神陌生,态度疏远礼貌地按住晏修一的手腕,“请你放开。”

      和上一次临时疯狂一样,晏修一的意识是清醒的,他知道自己在对沈凛做出强迫『性』的『逼』问举动,却无法阻止,可明知道沈凛是陷入了失忆的临时疯狂状态,在意识到他忘了自己的时候,无论是表面疯狂的自己,还是内心冷静的自己都无法接受。

      就好像,他珍藏的一段最为宝贵的回忆被毫不客气地丢弃了,而这人还嫌弃地冷哼了一声。

      但那段回忆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从何而来。

      这疯批游戏真是能闹得他来火。

      晏修一冷笑:“你不记得,我可以让你一件一件都回忆起来。沈医生,我在后花园的那棵树下向你表白,你回应了我,我们接吻,拥抱,我熟悉你身体的每一个地方,你现在跟我说你忘了我,不认识我?”

      “等等,等等,”kp愣了一下,慌了,“不对啊,怎么回事?我给你设定的不是偷偷爱上吗?你俩没这段,你在给自己加戏。”

      晏修一仿佛没听到kp的话,眼里只有沈凛,他轻声笑了一下,眼神冰冷锐利:“沈医生,你在和我开玩笑吗?”

      沈凛理智上不相信他的疯言疯语,但感『性』上却又觉得自己确实和眼前的男人有什么关系,至于那关系是什么……他说不清楚,只是恍然间看到,冰天雪地里,有人在向自己缓缓走过来,他脚步沉重,带着一连串鲜红的血。

      他把什么东西丢在自己面前,风雪模糊了他的声音。

      在他身后,铺天盖地,尽是呼啸不停的细雪。

      沈凛叹了口气,推正眼镜的位置:“我真的忘了,如果我们是那种关系,我只能说,抱歉,我不记得了。”

      晏修一沉默下来,仔细看着沈凛,好一会儿,他触碰了下沈凛的脸颊,低声说:“那就再爱上我吧,无论你失去多少回记忆。”

      屋里,夏禾突然发出歇斯底里的大笑,两人都怔住,晏修一记得事情的前因后果,只是模糊了和沈凛之间的关系,而沈凛则是完全失去了所有的记忆,紧皱着眉头看着夏禾发疯,下意识地说:“她需要治疗。”

      韩千秋:“……需要治疗的不只她一个。”

      沈凛:“?”

      郑得:“……”

      韩千秋脑子一片混『乱』,夏禾的大笑大跳折磨得他也想疯:“郑哥,你玩的次数多,见过这种场面吗?”

      郑得绝望地摇了摇头:“有生之年头一回,四个队友疯了三个。”

      “咱们还能玩下去吗?”他俩被夹在中间,左边是陷入谜之热恋被按头凑cp的晏修一和沈凛二人,右边是狂笑不停又突然开始爆哭不止的夏禾,世界末日也不过如此。

      郑得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也想疯。

      “抱歉,”就在这时,沈凛说,“我把这里的事情全忘了,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了吗?”

      韩千秋见他神『色』冷静,除了失忆之外没有任何发疯的表现,比起剩下两人实在是正常太多,他眼前一亮,心底又涌出希望,忙拉着沈凛细细碎碎地把事情经过全讲了个干净。

      沈凛听后,沉默着思考了一会儿,说:“表里两个世界是对应的映『射』,也许可以通过里世界挖掘到表世界所发生的事情,我好像之前就有这个想法,现在只能模模糊糊找到一点印象,记不清了。”

      “没事,”比起一筹莫展的自己,这简直是重大发现,韩千秋想哭,“凛妹你失忆了还这么靠谱真是太好了。”

      夏禾疯得厉害,基本失去作用,沈凛这一下午把自己觉得有问题的地方都逛了个遍:三楼那个上锁的房间依然没有打开的缘分,六楼无法获得进入的权限,除开这两个地方,剩下的都被他『摸』索了个透彻。

      傍晚,沈凛回到自己的医生休息室,在纸上记录发现的一切,他怕又会突然忘记,不如记清楚来得放心。

      晏修一站在沈凛背后,神『色』冷淡,目光却火热地看着沈凛。

      沈凛适应了一下午,现在已经完全可以过滤那人的火热目光……

      个屁。

      他用力按了下笔,忍无可忍地说:“劳驾,站远点。”

      晏修一没动,他俯下身去看沈凛记的笔记,冷不丁地说:“你要找的,在对面那栋楼。”

      沈凛愣住,蹙眉问道:“为什么?”

      晏修一:“直觉,那里有不同寻常的气息。”

      沈凛“啧”了一声,说:“我不信直觉那东西,我需要证据,足够的证据。这里还有太多谜题,太多我想要知道的事情。”

      房门被笃笃笃敲响,沈凛动作一顿,把桌面上的本子合了起来:“谁?”

      门外响起男孩稚嫩的声音:“小凛哥哥。”

      沈凛『露』出疑『惑』的神『色』,看向晏修一。

      晏修一说:“刘小淘,这里的一个病人,他认识你。”

      他从床上站起来,打开门,刘小淘看到晏修一时掉头就跑,被晏修一拉住衣服领子,拎了回去。

      刘小淘声音里带着恐惧:“放开我!”

      刘小淘被拎到沈凛面前,害怕地藏在沈凛身后。

      他不是个轻易能感知并表现出情绪的孩子,此刻身体轻微发抖,显然是害怕极了。

      沈凛问他:“你找我有事吗?”

      刘小淘伸手去勾住沈凛的手,似乎这样会让他充满安全感:“我听说小凛哥哥失忆了,我来看看你,我不想你忘了我。”

      那孩子的手皮肤冷白,又冰又冷,沈凛缩了下指尖,仍是握住了:“抱歉,我把所有都忘了。”

      刘小淘摇了摇头,漆黑的眼望向沈凛:“小凛哥哥不要怕,会好起来的。”

      刘小淘陪着沈凛说了一会儿话,等到外面的天完全黑了下来才离开。

      晏修一说:“我送送他。”

      沈凛挑了下眉,意外地看向晏修一。

      房门在眼前关上,刘小淘快步走在前面,晏修一腿长,脚步不紧不慢地走在后面。

      刘小淘浑身发冷,但他不敢回头,他改走为跑,闭着眼睛闷头往前冲。

      “喂。”晏修一叫了他一声,声音回响在空『荡』『荡』的走廊里。

      刘小淘装作没听见,跑得更快了。

      晏修一就这么一直保持着几乎固定的距离跟着刘小淘,无论刘小淘怎么奋力往前跑,也无法跑出晏修一的视野范围。

      直到刘小淘冲进自己病房的房门,啪嗒一声扭上锁。

      晏修一右手抄在裤子口袋,指尖摩挲着一把折叠刀表面凹凸不平的花纹,他侧身站在走廊的灯光下,地面拉扯出一个修长的身影。

      最终,晏修一掉头,走回沈凛的房间。

      他又违背了他的直觉,和上个世界一样。

      夜晚到来,沈凛躺在床上,很快沉入梦乡。

      半夜,kp又跳出来叫魂,让他过了个成功的聆听检定。

      滴滴答答的声音再次响起,沈凛从睡梦中醒过来,在他记忆里这是头一回,但这种扰人清梦的不爽感却不是头一回了。

      “下次弄点阳间的,别整天都是阴间『操』作。”沈凛不得不爬起来,按着隐隐作痛的额角说。

      但这回晚上的月光格外明亮,斜斜打入屋内,沈凛站起来走到窗边,抬头看了一眼,天空悬着一颗星星,在夜『色』里格外明亮,可沈凛脑海里却升起一颗黑『色』的星星,它悬浮在浩瀚宇宙,如莅临的神明,充斥着诡秘与不可名状的恐怖。

      门口突然响起声音,沈凛缓缓回头。

      门把手被压了下去,滴答声越来越近。

      房门大开,那团黑雾飘『荡』过来,径直走向沈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