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图你说个j8

      程楮墨瞧了一眼草莓,随口说道:“这草莓有大有小,数量还挺匀称啊。”

      张旭宝被这句话搞得还有点束手无措,只好点头应道:“是啊,谁知道这老板怎么装的呢。”

      程楮墨拿起一颗最大个头儿的草莓塞进嘴里,满意道:“哎呦,这草莓不错,真甜,好吃!我就喜欢吃甜的!”

      张旭宝一听这话,尴尬一笑,吃了一颗,笑道:“嗯,确实好吃,很甜。”

      “程老师,你不喜欢吃酸的?”

      “当然不喜欢,记得上一次买的酸草莓,气得我差点把摊位掀翻!”

      张旭宝的手在空中停留了一秒,又拿起一颗草莓吃进嘴里,拖着长音道:“哦......”

      程楮墨又拿起一颗最小的草莓,刚要吃进口中,突然想起什么,放下草莓道:“旭宝,你们红凌小区有没有经常戴头盔的男子?”

      “戴头盔的男子?”

      张旭宝心里清楚程楮墨应该准备调查此事,道:“戴头盔的倒是有。”

      “什么!有?!”梁月与程楮墨听到这句话纷纷看向张旭宝。

      张旭宝随即又说道:“是什么样的头盔?红色?蓝色?粉色?紫色?黄色?黑色?这些颜色的头盔我们那边很多呢。”

      程楮墨听到这句话嘴角一抽,又放下手中的草莓,认真道:“是一种黑哑光色的头盔。”

      “黑哑光色的头盔?”

      “那没见过。”

      “哎.......可惜你们那里设施太落后,没有监控系统,要不然查起来就方便了。”

      梁月思考了一会说道:“从于国富的伤情来看,这个人应该是一名觉醒异人,而且实力不弱,要不然也不会斩断他的胳膊。”

      “那药剂呢?没有丢失吧?”程楮墨补充道。

      梁月道:“最后一颗药剂已经被于国富使用,而且还成功觉醒了。”

      “这样啊......哎,也算是一件好事吧,只要没有落入坏人手中就行,关键是那戴头盔的男子,不能确定他的动机。”

      梁月微微点头道:“是啊,我就是怕他是黑吃黑,为了觉醒药剂而来的。”

      程楮墨想起来一件事情,道:“对了,那天晚上,队员们告诉我这个黑色头盔的男子跟在我们身后,并没有什么异常举动,除了捡拾地上的钱。”

      “嗯?捡钱?......这倒是挺奇葩啊......”梁月又陷入思考。

      张旭宝瞧两人一脸认真的模样,他们一定会不想到苦苦追寻的人,现在竟然出现在他们面前洗草莓。

      要是程楮墨知道是自己,恐怕都担心这草莓里有没有毒,毕竟自己的身份已经不一般了啊......

      就在张旭宝瞎想的时候,梁月看了张旭宝一眼,道:“张旭宝,如果你要是那个人,你会怎么样?”

      程楮墨眼前一亮,笑道:“是啊,你不也是喜欢钱吗,我估计那人要是你,你也会不要命的捡前,哈哈。”

      “我?如果是我?”张旭宝小心翼翼地思考,眉头微挑,生怕说漏嘴什么。

      “如果是我,我一定掉头就跑啊,有命捡钱,没命花钱啊,那不是傻子么。”

      张旭宝直接将这个话题掐死,不给他们在联想的机会。

      程楮墨摇了摇头,张旭宝的话也有道理,只要是一个脑子没有秀逗的人,谁会在那种情况下捡钱?那不是寻死么?

      “算了,这样没头没脑的菜下去,只会浪费时间,抓紧派人调查吧,先将范围控制在张旭宝他们家那边,逐一摸查。”

      张旭宝吓得肝颤......赶紧又吃了一颗大草莓,平复一下心绪。

      尼玛,怎么真的要开始排查啊......

      “哎,原本以为成为觉醒异人,维护好治安,保护好百姓就好,没想到这一连串的事情让人头疼。”

      程楮墨瞄了一眼盘子中的才没,一怔道:“呦,大草莓都被吃没了啊......”

      说完,又拿起刚才那一枚最小的草莓准备吃掉。

      张旭宝眼看程楮墨要吃进嘴里,剩下的几乎都是酸的,他也不好意思再吃,毕竟是给程楮墨买的,话锋一转,道:“程老师,再没有成为觉醒异人之前,你想做什么?”

      “没有成为觉醒异人之前?”

      程楮墨又放下手中的草莓,眼神充满对年轻时候的怀念,一脸认真道:“诗人。”

      梁月瞅了一眼程楮墨,嘴角一撇,憋着笑不再说话,他两认识很多年,他当然知道程楮墨的性子。

      更是到他是几斤几两......

      “啥?诗人?”

      张旭宝眨巴眨巴眼睛,万万没想到,程楮墨竟然这么奇葩,长得五大三粗的模样,竟然是想当诗人.......

      “扑哧。”

      梁月还是没忍住笑了出来。

      他太了解程楮墨了,实在不想让他在张旭宝面前丢人,语重心长道:“老程,行了,别说了,赶紧吃草莓吧。”

      张旭宝也是听傻了眼,就程楮墨肚子里那点墨水还当诗人?

      天理何在啊.......

      两人一个偷着笑,一个表情尴尬,只有程楮墨一脸认真,身子坐直,挺起胸膛道:“张旭宝,你是不是不信?”

      张旭宝眨着眼睛,有点尴尬你要是诗人,那我岂不是科学家?......

      他赶紧掩饰道:“要不,程老师,您现场来一首?让我膜拜一下?”

      “可以啊。”程楮墨没考虑,直接回答。

      梁月认识程楮墨也有十年,他肚子里有多少墨水,最清楚不过,要说以前喝点酒在自己面前耍个酒疯,胡乱做个酱油诗也就罢了,毕竟自己人,倒也不所谓。

      可是现在当着一个少年的面,敢自称自己的理想是诗人?

      这可是要丢大人的,要是张旭宝再回去传给其他同学,别说程楮墨不好意思回学校,就连一旁的梁月都的找个地缝钻进去。

      丢不起那人啊......

      想到这里,梁月讪讪一笑,急忙劝说:“老程,赶紧休息吧,我知道你有这个实力,别吓到孩子。”

      张旭宝一听这话,倒也起劲,道:“那就把我吓死吧。”

      程楮墨来了雅雅兴,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到地面,光着脚丫子在地面徘徊几步,认真片刻后道:

      熬过酷暑等秋末,

      蟹肥菊黄吃了爽。

      十瓶啤酒再下肚,

      人间美味顶呱呱。

      程楮墨说完这首诗歌,气氛瞬间宁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