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同志videosbest

      “时间:3月22日。

      地点:李铭韵律师事务所(隆达大厦十楼,1502)

      记录人:李铭韵

      今天新接到一位客人,他说他的女儿走丢了。

      我从他那里看了照片,是一个很可爱的小女孩,大概就五六岁的样子,应该还没上小学。

      在征得了他的同意后,我将他女儿的照片做了个备份,希望能够早日找到他的女儿。

      虽然我们没有谈论报酬的事情,但是从他的穿着来看,他应该不像是个有钱人,应该是负担不起我的费用的。

      不过算了,这些都不重要。”

      接着是一段涂改的痕迹,像是有人改变了原本写着的东西。

      “虽然我也打算义务接几个帮助他人的案子,但是这种找人的活肯定是不算在内的,所以我最后还是建议他寻求警察的帮助,不过还是留下了他女儿的照片。”

      在这段话的下方,还附有一张小照片。

      照片已经泛黄了,原本的颜色显得十分失真。

      不过还是能看出来那是个很可爱的小女孩,身上穿着红色的小棉袄,头上扎着两个马尾辫,整个人圆鼓鼓的,脸上绽放着灿烂的笑容。

      这就是要找的人吗?

      李松泰将卷宗往下翻了一页,看向了第二页记录的文字。

      这个东西,与其说是卷宗,反而有点像那个律师自己写的日记。

      “时间:3月27日。、

      地点:李铭韵律师事务所(隆达大厦十楼,1502)

      记录人:李铭韵。

      那个人又来了,就是上个周曾经来过的那个男人,那个寻找自己女儿的男人。

      他说他寻求了警察的帮助,但是警察却让他来找我。

      呵呵,说实话,这种事情可是很少见的,我当律师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听说警察让我帮忙找人的。

      不过还好我有个警察朋友,所以我直接就打电话问了问相关的事情,但是却得到了一个很令人费解的事情。

      他并没有去报警,甚至根本没有将这件事情对其他人说。

      他为什么要欺骗我呢?他在图谋些什么呢?”

      写到这里,纸张上晕开了一滴墨水,将后面的一句话给挡住了。

      只能隐隐见到,“我.....怎么...”

      接着,李松泰又翻开了下一页。

      “时间:3月30日。

      地点:李铭韵律师事务所

      记录人:

      靠!我真是瞎了眼了,当时差点就答应帮那个男人找他女儿了。

      还好当时临时有事,那这件事情往后退了退,不然我也不可能知道他的真实身份。

      我今天在办公室坐的好好的,结果就有精神病院的人来找我。

      当时我还很奇怪,怎么会有精神病院的人来找我,没想到是跟那个男人有关。

      他的名字我到现在都不知道,当时精神病院的人说了一句,不过我也没有记住,就这样了吧。

      反正他的那个女儿早在五年前就已经因为车祸去世了,那个父亲当时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所以被刺激之下得了精神病,一直以为他女儿还活着。

      本来在精神病院治疗的已经很不错了,所以被允许出院,结果不知道为什么又发病了,跑到我这里来找女儿了。

      靠!我这是什么运气!”

      这一页的笔记从字迹上来看明显潦草了很多,许多地方都看不清楚。

      精神病吗?

      李松泰没有急着往下看去,反而是将卷宗翻到了第一页。

      那个小女孩的照片很真实,真的是已经遇到车祸死了吗?

      那自己还找个屁啊!

      李松泰此时的心态就跟之前的律师一样,让自己找一个死人,自己上哪去找。

      而且就算找到了,自己要怎么把她带去给那个父亲。

      捧着个骨灰盒吗?

      再说了,自己现在连那个父亲在哪都不知道!

      李松泰摇了摇头,将目光投向卷宗,又翻了一页。

      “时间:4月12日

      地点:李铭韵律师事务所(隆达大厦十楼,1502)

      记录人:李铭韵。

      我的天啊,那个人为什么又回来了!

      他是怎么跑出来的!那些精神病院的医生都是废物吗?这都让人出来了!

      哎,算了,总而言之,他一个劲的求我帮他找他的女儿。

      我想了想,还是答应了下来。

      一是他的情绪太不稳定了,我实在是害怕拒绝他之后他冲上来把我给杀了。

      二是这件事情隐隐有些不太对劲,上次的精神病院的工作人员走后,我仔细的查了查他们所说的精神病院,但是并没有发现我们周围有这么一家精神病院。

      唯一跟精神病院相关的就是市郊的那所安瓿集团有限公司设置的疗养所了,听说那所疗养所的规模很大,但是主要是面向那些先天有些残疾的孩子们的,没听说还接受成年病人啊!”

      写到这里,笔迹为之一顿。

      “我决定去这个疗养所调查一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我做下了这个决定之后,我的心神有些不宁,似乎是在害怕些什么。

      或许我不该去的,但是总归是答应了的事情,虽然对方是个精神病,但我觉得我应该查一查这件事情。”

      城郊的疗养所?

      李松泰看到这里眼神一凝,握紧了手中的卷宗。

      此时天色已经大亮,远处的太阳如同一颗火球一样从地平线另一端升了起来,将整个大地照的一清二楚。

      李松泰又将卷宗翻了下去,但是下面却只有写了半截的字迹。

      “我没想到我竟然活着回来了!

      我还以为我一定会死在那里的!

      总之这件事情我是不会再管下去了,这太离奇了!

      直到现在我都感觉那个人还在注视着我,这样下去不行,我要”

      写到这里,字迹戛然而止。

      后续也没有接着写,再往后,整个卷宗都是一片空白。

      没有办法了,只能去市郊全看看了。

      李松泰将卷宗合了起来,转身走进自己身后的商店,然后在货架上一通乱找,终于是让他给找到了这座城市的地图了。

      “熊市?”

      这名字起的,当时起名字的人炒股炒疯了吗?

      李松泰仔细的看了看,将地图上的细节记了下来,成功的找到了市郊的那所疗养所。

      “安瓿集团有限公司所属疗养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