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不了了好深嗯啊

      ……

      安全区中,一场奢华的酒宴正在幸存的建筑里举办。不顾刚刚恢复的经济水平,这些原来的上层阶级只是专注于他们应该享受的生活,把那场恐怖的风暴已经全部抛到脑后。

      连同在风暴中消失的无影无踪的人形势力一起,都忘掉了。这个时代不需要她们的存在,只要还有红酒就足够了。

      但是,被忘掉了,可不代表她们真的消失了。就如同你曾经看到的某条新闻上的犯罪分子,也许出狱后的他就与你擦肩而过。

      格朗摇晃着手中的红酒,周围环绕的是一阵阵的细语与优雅的音乐。他将自己有些褶皱的蓝色西服向下拽了拽,显得身姿格外笔挺起来。

      目光扫向周围,格朗表面以一种漫不经心的态度,却仔细地搜索着每一个角落里有没有合适的目标。

      这座城市里,大家闺秀并不很少,但符合要求的实在少之又少。不过也能理解,格朗嘴角勾起一丝微笑。

      买主的爱好和性格他是管不着的,他只关心那笔价格不菲的款目,实在能让人突破一切困难。

      毕竟,这可是末日后的世界。想到这里,格朗皱了皱眉,将红酒轻抿一口。

      “晦气。”

      这么奢华的享乐,这么丰厚的报酬,想到这种事情实在是太晦气了。有些懊恼地又抬起头,格朗的目光停在了一个蓝发少女身上。

      而此时,蓝发少女的目光也望向了他,带着一丝天真烂漫的笑意,像是田野里的郁金香。

      格朗一愣,随后快速反应过来,回以一丝微笑,带着满心的欢悦走向少女。

      毕竟,在一堆成熟或是装成熟的女人里,找一个女孩子气的小人可实在不容易。但今天的运气属实不错,这么快就让他找到了。

      随着格朗的远去,几个刚刚一直跟在他身后的男子一齐停下了脚步,相互对视一下,转身向一间挂着休息室的房间走去。

      正在几人分散开来,各自准备行动时。空气中响起一声弦音,好像拨动了什么隐藏的琴丝,但这声音太轻微了,根本没有任何的人会用心去捕捉这点声音。

      但蓝发少女听到了。

      她已经挽起格朗的手,正准备和这位绅士先生去“共舞一曲”。就在她们离开时,少女忽然转过身去。

      “怎么了?”

      格朗的谨慎瞬间让他警惕起来,但少女只是回身几步,在地上捡起一枚闪着银光的金属环。

      “没什么啦,戒指掉了哦。”

      少女又轻笑一声,将金属环缓缓套上自己的无名指。格朗突然感到一阵杀意扑来,他有些慌忙地环顾四周,宴席仍然在疯狂地进行着,舞曲也一刻不停地播放着,一切都如刚才一样。

      “怎么了?格朗先生,您有什么要务吗?如果这样,我就先不打扰了哦。”

      格朗摇摇头,将心绪安定下来,微μ躬身行礼。

      “抱歉,这位小姐,请您先陪同我去休息室稍作等待,我还有几个舞伴随后就到。”

      格朗没有注意到,少女的嘴角比刚才上扬得更高了。

      “好啊。”

      语气轻快里,带着一丝狡黠,但一心关注环境变化的格朗显然没有注意到,他拉起少女的手,急匆匆地走向休息室。

      就在两人离开后,一个身影从刚才的位置的一面遮蔽后探出头来。

      她看了看空无一物的地面,一只手轻抚上耳旁。

      “……报告,这里是红A,黑3已被转移。”

      “红K收到,继续跟进。”

      身影一晃,再次消失在墙后的阴影中。

      ……

      某条小巷中。

      一辆黑色的货车正晃动着,几个黑衣男子将一个皮箱抬上了货车,似乎还等待着什么,迟迟没有发车。

      一墙之隔的另一边,靠在墙上的一名墨镜少女手中拎着一瓶焦黑色的液体,身上的风衣扣子杂乱地散开在两侧,一看就知道是个混社会的姐儿。

      而此时,满是醋意的目光正穿过墨镜,盯在对面的另外两名少女身上。一个身着黑连衣裙的少女微眯双眼,另一位身上。

      一声清脆的响动打断了她的目光,氰根微微歪头,一只手扶住墨镜,仔细阅读着Isomer网络里传来的指令。

      “……氟,把石墨叫醒。”

      被叫做氟的少女木然地点点头,轻晃了两下黑衣少女,后者缓缓张开双眼,一看到氰根的神色,立马弹起立在一旁。

      没有说话,氰根缓缓拧开了饮料瓶,伴随着嗤的一响,黑色的汽水在一阵泡沫中涌入她的咽喉。摘下墨镜挂在胸前,氰根的目光中,透出一种几近疯狂的兴奋。

      “下面陈述任务。”

      “活的,带回核。”

      抬起闪烁光芒的双眼,氟的脸色看起来很凝重。

      “一定要把她们…带回去吗…?”

      “本来就是些卷入家族斗争中的弃子,她的家人都不在乎感情,我们又何必被人类的道德体系约束。”

      一阵轰鸣声从墙后响起,几人同时转头,氰根空余的一手直接抓住了墙沿,一登便上了墙。

      车厢的大门正好被人应声关闭,随后车辆缓缓地行驶起来。

      “石墨。”

      后者点点头,一个方块此时好像突然出现,随着一阵白色的乱码从空气中浮出。

      未等她的下一步命令,敏捷的身影已经蹬墙而起,直直飞向了车辆。

      氰根赞许地点了点头,战斗状态的氟动作还是相当敏锐的。

      来不及她多想,心智已经完成了下一步动作的推算,丢下了半瓶可乐,氰也从墙上跳起,抱住了发射器,随后,方块缓缓飞起,从楼间无声地飘出,跟随在车辆上。

      她微微一掐耳边,启动了Isomer的传呼功能。

      “红7,就绪。”

      ……

      一切部署的中心,宴会厅二楼的一处阳台。

      熟悉的人形正站在上面,看着窗外逐渐被阴云覆盖的天空。

      她微皱眉头,目光远远地望向了天边高耸的隔离墙。

      “坍塌粒子风暴要来了啊。”

      城外的重度污染导致风暴的越发频繁,希望隔离墙还扛得住。这风暴可是不讲道理,明明上一瞬还是晴空万里,下一秒风暴便会重重捶打在隔离墙上。

      也亏得有隔离墙。

      OH-Vector的目光再次冷淡下来,望向了宴会厅中的盛席。

      “这群人类,真是无可救药了吧。”

      摇了摇头,OH-Vector停止了自己的咏叹,准备开始行动。

      不过,她应该先打个招呼……至少让她们做好接客的准备。

      “……滴。”

      通讯器一声轻响。

      “Vivi,怎么了。”

      熟悉而陌生的声音响起,OH-Vector张了张嘴,没说话。

      “Vivi?”

      “……队长,有新姑娘一会回去。”

      “我会告诉氖的,你们好好做吧。”

      挂断了通讯,OH-Vector最后一次看向天空,走入了厅中,顺手拉上了阳台的门。

      “这里是红K。”

      OH-Vector握住栏杆的扶手,俯瞰着整个宴会厅。

      “洗牌开始。”

      嘭!

      疾驰在公路上的货车上,几个昏昏欲睡的护卫被一声巨响惊动,然而下一瞬,随着一道血光闪过,几个人的脖上瞬间多了一道红色的痕迹,随后无声地都栽倒在了地上。

      氟不动声色,缓缓走向驾驶室,随后将室门轻轻地推开——

      砰砰砰!一连串的火花在门板上溅起,然而,就在对方发现没有任何人出现而发愣时,氟已经从座椅下方探出头,匕首先从身后穿过了一名男子的心脏,随后用力一转将血肉搅碎一团拔出。一旁的男子突然感到侧脸一湿,他用手一摸,却沾上一手的黏稠。就在他因恐惧而要叫出声时,氟干净地抹了他的脖子,后退一步,看着他身子向前倾去,摔倒在地上。

      “红7洗牌完成。”

      车厢后方传来响动,氟知道那是什么,一只手已经稳稳接管了方向盘,但在看到座椅上的血迹,不禁懊恼起来。

      挂着笑意的氰根走入了车厢,在看到了驾驶室内的血污后皱了皱眉。

      “怎么回事?”

      “抱歉……是我太任性了。”

      氰根的目光看向尸体心口处的圆洞,已然明了,她耸了耸肩。

      “没关系,下次注意点就是。”

      比起这个,氰根更感兴趣的还是后面那两个皮箱。

      她走回车厢内,将两个皮箱拎开,打开,从里面分别滑落出两个被绳索和胶带捆缚好的少女,折在一起的双腿被人强行塞入一条长筒袜中,姿势看起来非常扭曲。

      氰根舔了舔嘴唇,她知道这帮人应该是直接从两位大小姐的家里找了点东西固定的,没想到直接用的长筒袜。不过完全可以理解,丝质的长筒袜弹性极好,束缚性强的同时最大节省了空间,减小挣扎,不易发现。

      不过嘛。

      氰根的手伸入裙内的夹层,取出了一把带着轻微弧度的勾刃和一个塑料管。刚刚恢复知觉的两个少女此时正晃动着身子,惊恐不安地看着氰根。

      氰根优哉游哉地晃动两下锋利的刀刃,开口说道。

      “你们两个,开口后不许发出声音,只告诉我你们的名字,否则。”

      她指向角落里几具尸体,发出一阵轻笑。

      两个少女身子不住地颤抖起来。

      目光首先放在了看起来稍大的少女,她有着一头长长的黑发,一条粉蓝色的丝带系在上面,身体看起来很瘦弱的样子。

      氰根并不着急解开她们,目光在两人身上游走一遍后,已经简单得出了结论。

      两个人是一对姐妹,来自同一个家庭的弃子,被卖到了这里。黑市里卖一些好看的女孩子,也不是什么太稀奇的事情,很容易就能转手得到。

      但氰根知道,店长在没有接到任何委托任务情况下就派人直接搅烂了这桩事,联系一下某组织过去的所作所为,不难猜出这是一个奇怪的中介。

      虽然之后还要继续潜伏,但怎样避免这两个女孩跑掉是个麻烦的问题。

      氰根选择了最简单的方法,只对她而言。

      她揭掉了姐姐嘴上的胶布,后者长呼一口气后,极为恐惧地看着她。

      “名字。”

      氰根不带任何一丝感情地询问道。

      “艾……艾薇……狄亚……”

      “AD,好。”

      将胶布粗暴地贴回去,氰根用勾刃挑开了少女脚心的丝袜,袜层很薄,无声地裂开一条缝隙。

      轻轻吸入一口气,氰根屏住了呼吸,握紧了刀刃,在白嫩的脚心皮肤上,划出了七道血痕,一滴滴血珠随着少女的剧烈抽动和挣扎不断鼓出,无动于衷的氰根依然保持着稳定的动作,在底下勾出了AD两个字母后,将管中的药粉都倒了上去。

      “呜呜呜……呜!!”

      氰根几乎可以听见被遮盖的尖叫声,她用嘲弄的目光看向了这位从未受痛的大小姐,拎起了刀刃。

      那药粉是硝酸银的研究小组配制的,会阻止周围区域的组织分生,而是以自己填补上去。这药粉遇血即凝作一团合拢伤口,在外表留下如玉般剔透的晶痕,不过,永远不可能愈合了。在一些惩罚中,使这些伤口再次破裂也是常用的手段。

      氰根可不管这些任务回收的人类死活,她的眼里,这些已经被与她们最亲近的人抛弃的东西,就是用来生钱的玩意罢了。至少对她是这么说。不过一般她们也都过得不错,氖还是个很好相处的人的。

      目光转向了妹妹,氰根面无表情地凑了上去。

      她可懒得再问一次名字了。

      “呜呜!!呜……!”

      …………

      ……

      车辆在一家咖啡厅前匆匆停下,几个少女将几个箱子抱上车辆,车上的少女将好几个箱子搬下。路人只当这家咖啡厅在补充货款罢了,却没注意到,只有两个箱子被少女们小心地抱入了咖啡厅后的黑暗,另外几个箱子,却上了另一辆车,前往一个善后之地。

      没有更多停留,快速完成这一切后,车辆再次启程,驶向远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