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伦部下IPX282中文

      刘成凯浑身一颤,很快恢复了平静:“春梅,你不要瞎想好不好?雪梅爱的是左建军。他俩为了爱情,不惜共同跳下数十米深的山谷。雪梅曾跟我说过她和左建军的故事。她说,她跟左建军住在前后村,从小在一块长大的,并且一起读了小学、初中和高中,他俩还是同桌呢。她说,她始终暗恋左建军,当她情窦初开的年龄,她心里发誓,一定将来找他那样的男人。但由于左建军当时受很所女孩追捧,而她又是一个高傲的女孩,所以,她把对左建军的爱都埋藏在心里了。直到左建军考学走之前,他才向雪梅表明心迹,他一直深爱着她。为了这段美好的爱情,雪梅曾对他幸福地守望,不惜跟家里反目,最后跟左建建军私奔到了德江。你说,雪梅还会爱上别的男人吗?而我,比她大了整整十二岁。如果再小几岁,都可以做我的女儿了。你是不是误会我跟她有什么了,才做出这样的决定?”

      方春梅连连摇头道:“我这样选择,决不是为了她。但你虽然很精明,却不明白一个女孩的心。她越是爱左建军,但被心爱的人抛弃的滋味让她难以自拔,她越会想找一个爱的替身。这个替身当然是能给她温暖和呵护的男人了。而你,不正是这样的男人吗?她现在已经把对前男朋友的爱全都转移到你身上了。而我俩的亲密关系,让她每天肝肠寸断呀!”

      听了方春梅的话,刘成凯感觉无比震惊。

      他沉思了一会,才讲到:“也许,她确实把我当作了精神支柱。但是,这不等于她就放弃了对左建军这些年的爱。况且,左建军是迫不得已才离开雪梅的,如果当他得知自己蒙受的不白之冤已经澄清了,那他就会很快回到雪梅身边的。雪梅到时一定会接纳他,因为爱情可以让人包容一切。”

      方春梅淡然笑道:“假如左建军永远不回来呢?如果左建军在外面又遇到心仪的女孩呢?”

      “这···那就是考验他俩的爱情了。”

      “呵呵。那就给她一个期限吧,假如左建军三年不回来,你肯娶雪梅吗?”

      “不。你现在极力想撮合我跟雪梅好,是不是就是那她当幌子,把我推给她呀?”

      “不是这样的。你坚决不同意我跟小张好,就是因为小张残疾了,他是我的负担。你心疼我,不想让我吃这种苦。但假如小张获得了我的爱,他要奇迹般康复了呢?”

      刘成凯不假思索道:“假如他真能好了,我就不会阻拦你跟他好了。就给你自主的选择,但也要有一个期限吧?”

      “那也等三年,好不好?假如小张能接受我的爱,他三年以后还不好的话,我就再嫁你。假如他好了,而左建军三年又没有回来找雪梅,那我再正式嫁给小张,你就娶雪梅。咱们一起办集体婚礼行吗?”

      刘成凯听了她说出这样的话,就感觉她已经说醉话了,但又感觉她说得倒是一个两全的办法。雪梅目前暗恋自己,他不是感觉不到的。而他也不希望小张永远站不起来,于是就痛快回答道:“那好吧。咱们一言为定!”

      方春梅一听刘成答应了自己的提议,感到很兴奋,立即伸出手来,她要与他击掌为誓。

      当刘成凯伸手附和她击过掌后,又有些黯然道:“我现在似乎感觉到是跟你签署了一项转让自己爱人的协定一样。”

      “刘大哥,你真把我当爱人吗?”

      “嗯!”刘成凯果断地点点头道,“虽然咱俩目前还没发生过关系,但我早已经把你当作我的爱人了。你也说我是一个好人。当初,我在你和雪梅生命同时受到威胁时,能主动先去救她,就是把你当作自己的人,是一种‘舍己为人’的精神吧。”

      方春梅嫣然一笑:“我相信你是具备这样人品的男人,但你比起古人还差一大截呢!”

      刘成惊异问道:“我跟哪个古人相比,差一大截呀?”

      方春梅迟疑一下:“具体是哪位古人,我也记不清他的名字了,只记得他是一位守城的将军,当时敌兵把他把守的城池围得水泄不通,城里早已经断粮了,眼看守城的士兵就都要饿死了,他就拔剑亲手杀了自己的妻子。他为了全城的军民,不惜牺牲掉自己的妻子。”

      刘成凯刚想反驳几句,但他住口了。当初他为救雪梅而舍弃春梅的情形,那种愧疚的心理在他的内心中留下深深的烙印。他感谢小张,如果不是他舍身相救,春梅就得死在自己身旁,如果小张果真能够站起来,他刘成凯又有什么舍不得的呢?

      他俩离开饭店时,夜已经深了,平时滴酒不沾的春梅,早已经烂醉如泥了,刘成凯只好抱着她走出了饭店。

      家里距离饭店并不太远,当刘成凯抱着她站在饭店门口等了一会,不见有出租车经过时,便决定把春梅一口气抱到家里去。

      当他刚走了几步,春梅意识突然清醒了一些。她口齿不清道:“刘···刘大哥···你要把我带哪去?”

      “春梅,你喝多了,我带你回家呀!”

      “不···我不想回家···你带我去找一家旅店吧···”

      刘成凯一愣道:“为什去旅店呀?咱们很快到家了。”

      “不···咱们住旅店···你看我这身穿的,都是你为我买的···你为我付出太多了···我想把自己给你一回···”

      刘成凯鼻子一酸,犹豫了片刻,他的脚步还是继续向前走了。

      此时方春梅再没有反应了。他低头一看,这位娇美的警花已经在他的怀里睡着了。

      他回想她刚才的话,脑海里突然蹦出一个念头,也许她真能够让小张重新站起来,就像晓梅当年对自己那样。

      他一联想到亡妻,又禁不住潸然泪下。那个梦境也随即浮现脑海中,那个接棒的女子会是雪梅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