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在线下载无限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星河压清梦。”

      “月下飞天镜,云生结海楼。”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

      倚靠着大海生活的岐国人,似乎都对月亮有着极为特殊的情怀,所以才会留下如此之多脍炙人口的诗词歌赋。

      一幅又一幅画面,随着东方凌天的箫声缓缓地在这寂寥无人之处呈现出来,金大勇一直如痴如醉的沉浸在其中。

      等到箫声渐息,已经是皓月当空之时了。月光洒落在青黑色的崖壁上,将他们二人的脸庞印的轮廓分明。

      就连东方凌天都有些意外,自己居然会这么放肆的“休息”,但那种完全放空的感觉还不赖,起码他感觉这段时间里的那个人才是一个真实的自己。

      “辛苦你了,金大哥,等我这么久。”东方凌天十分客气的说道。

      “东方先生...我一个孤家寡人的,回去也是无事可做,能欣赏到这样的仙音妙曲,实在是人生一大幸事!哪里会觉得辛苦呢!”

      金大勇十分真诚的说道,他这番话自然是发自内心的想法,他甚至有一种冲动,想要去安慰他、告诉他——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只是他很清楚自己的身份地位,所以这种想法无疑荒唐的很,而且非常的危险。一个是死了都无人问津的普通人,一个是岐国上下炙手可热的大人物...

      这种想法不仅不能说出来,甚至连这种念头都不能有!金大勇欲言又止的模样自然被东方凌天察觉到了,所以他微笑着拍了拍金大勇的肩膀,十分随和的说道。

      “金大哥,有什么话直说便是。”

      “东方先生,我...”张开嘴支支吾吾半天,金大勇依然在犹豫,内心一直进行着理解的斗争,最后依然是理智占了上风,没有说出那些荒唐的话来。

      突然,所有上涨的潮水开始迅速的褪去,一下子过客滩前露出大片长期浸泡在水中,长满青苔海藻的礁石。

      银灰色的月光照射在礁石上残余的水滴上,将无数个闪闪发光的点连接成线,最终形成一道神秘的图案。

      东方凌天的脸上露出无比凝重的神色,他当然一眼便认出这是一种“阵法”,尽管现在还没有能量逸散出来,但仅从规模来看,它无疑是一个异常惊人的存在。

      东方凌天当机立断,拽着金大勇的胳膊开始迅速向上攀爬。金大勇立马也回过味来,开始拼命的和东方凌天在悬崖峭壁上飞速上行。

      很快,古老而神秘阵法受到月光的激发下,开始亮起一条条青色的光芒,逐渐补全着阵法残缺之处。随着阵法的补全,令人心悸的波动顿时向四面八方迸射而出。

      一道青色圆环瞬息之间从阵法上空成型,随后猛地向四周张开,眨眼间便消失在天际。

      二人险而又险的在贴在悬崖上,没有被那股恐怖的能量掀翻身形,并趁着青色圆环扩散之时,有惊无险的回到悬崖之上。

      守候在此的几人脸上充满焦急的神色,见到东方凌天安然无恙的出现,立刻将他团团围住保护起来,金大勇自然被驱赶到一旁,此时的他依然对刚才发生的一切心有余悸。

      海面上逐渐浮起一道又一道的身影,看样子似乎是不幸被波及到的海中生物,要不是刚才东方凌天无比果断的拽走自己...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东方先生!您没受伤吧。”一名侍卫第一时间问道。

      “无妨,火速通知青龙门,东海出现异变!代号——七!”东方凌天没有丝毫紧迫感,甚至在第一时间开始向部下传达指令。

      “一小队发信号联络五百公里以内所有我们的人,向’东六四’以合围之势靠拢!”

      “二小队立刻前去徐州城,通知巡逻队执行任务,代号’戍七’!”

      “三小队换便服,走官路以最快的时间将消息带回幽都!”

      “...”

      见到他有条不紊的发出一条又一条的指令,金大勇甚至觉得他似乎对这一刻已经等候多时...当然,也许只是他的错觉而已...

      在他进行布置的这段时间里,悬崖之下的清光已经愈发刺目,天空中甚至也出现了阵法的倒影。

      先前海边一处角落出现的异象早就引起了易水寒的注意,只是他也没想到,自己原以为是“海边特色风情”的光影,竟然会演变成一个无比庞大的阵法。

      而且那飞速掠过的青色圆环,以及青光中蕴含的恐怖波动...一切的一切,似乎都指向了一件事——苍龙七宿!

      没想到前脚洛刚和自己解释清楚一切,后脚苍龙七宿之一竟主动现世了!不管怎么想,这个时间点都有点过于巧合!

      于他来说无论苍龙七宿的传说包含着怎样的东西,都是一纸虚言罢了,但他并不冷血。

      面前的这个自称“腾蛇族”的女孩突然闯进了自己的生活,到现在双方暂时达成的统一战线——尽管她没有在实质上帮到自己什么,但帮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哪里需要太多的理由呢?

      反正眼下算得上是闲来无事,而她以后兴许真的能帮到自己,所以易水寒决定还是过去一探究竟。

      简单在原地布置了一个传送信标,以及一个足够坚持到他赶回来的守护阵法,易水寒便悄无声息的向那庞大无比的青色阵法靠拢过去。

      就在他离开的一瞬间,洛猛地睁开双眼,望着易水寒不辞而别的身影,她微微蹙起眉头。

      不过眼下不是思考他动机的时候,醒来的第一时间,洛便感应到了自己苦苦寻觅数日的气息。

      她轻巧的起身,很快便察觉到身边的异状。淡蓝色的能量蛰伏在虚空中蓄势待发,如果不是她在龙渊中待了五百年,几乎都不能察觉到这份异常。

      易水寒布下的阵法属于一个“单向通道”,从内部离开不会受到任何阻碍,并且拥有极强的隐匿性。

      倘若有人想偷偷靠近阵法中的人时,只要不是实力超过他一个大境界的修炼者,都会遇到不小的麻烦。

      “唔...原来是阵法?而且是单向阵法,还真是...有够无聊的。”

      洛的脸上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阵法旁边那道明摆着给人看的定位信标她自然也注意到了。

      “妖神之路是孤独的,绝望的...从你踏入的那一刻起,这世上所有的生灵都将是你的敌人...而你也终将踩在众生之上,迈进至高无上的殿堂,重塑腾蛇一族的荣光!”

      “人类是狡诈多变的...即使遭到至亲之人的背叛,也不新鲜...切忌,切忌...永远不要相信人类...永远...”

      “...”脑海中那个亲切的声音再次出现,从她记忆恢复的那一刻开始,它便出现在洛的脑海中,一步一步帮助她恢复元气,指导她下一步该去往何处...

      “真的是这样吗?爷爷。一个是不像人的人,另一个是不像妖的妖...多少,有些奇怪呢。”

      显然,她的疑惑得不到回答,脑海中那道声音只是一道残余的神念,封印在她的精神海中,经历了漫长的岁月并未完全消散已是堪称奇迹。

      除了能给她提供一些关键的信息外,其最主要的作用已经发挥完毕——传承!

      在向她继承腾蛇族天赋神通之后,她便清楚的感知到,那道神念已经虚弱的快到崩溃边缘了,开始逐渐溶解在她的意识海中,进行最后的发光发热。

      根据自己所知到的信息不难判断出,神龙图如今只是初现端倪,很快便会再次隐没。苍龙七宿是七位一体的存在,因为它是曾经的那条青龙躯体中至关重要的七个部位。

      正因如此,关于苍龙七宿的传说才会如此之多,七个部位,七处秘宝,相互关联却又相互隐藏着。

      如今神龙图现世,也就意味着其余六处也会在同一时间出现异象,可惜以她目前的实力根本无法顾及到其余几处,即使是眼前的这一处,恐怕不久之后也会招来实力恐怖的存在...

      所以,她要做的绝非隐藏,而是要在暗中推波助澜,将这个消息放出去,好搅混这潭水,自己才能有一丝虎口夺食的机会。

      所以她没有选择离开阵法,而是悠哉的躺下来,等着他将自己需要的信息带回来。

      另一边,小心潜伏的易水寒如临大敌,因为再优秀的此刻面对人海战术都无可奈何,当然他只是去看看,并不是要拿谁开刀。

      只是情况已经超出他的预想,官方的反应速度有些过快了,仿佛商量好了一般,一齐向青色阵法处靠拢。

      仅仅过去半个时辰的功夫,便已经成合围之势,将悬崖周围封锁的结结实实,四面八方还有无数正在飞速接近的人群,如果继续待下去,他必然会与之相遇,所以说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易水寒思索片刻后,决定先带洛离开这里再从长计议,于是干净利落的启动阵法回到他布置的信标处。

      只是...回来的一瞬间,易水寒便惊觉自己的信标位置发生了偏倚,身体几乎下意识的做出闪避动作,结果依然没有躲过那个从天而降的——水球。

      看着易水寒浑身湿漉漉的样子,洛不禁笑出声来。见到是洛的身影,易水寒马上也回过味来,一脸无语的“甩干”自己的衣服说道。

      “...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是官方的动静太大了,你的计划恐怕不能实现了。”

      “哦?怎么说。”洛笑嘻嘻的问道,露出一副玩世不恭的表情。

      “我没有靠的太近,因为周边已经被他们的人彻底封锁,四周还有无数靠近的人,所以,我的建议是先撤退。”

      易水寒尽可能用简短的话将严峻的形式描绘出来,但洛听后依然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反而让易水寒觉得她似乎对自己更感兴趣。

      这种直勾勾的眼神又跟伊贺胧含情脉脉的注视有所不同,准确来说,更像是一种盯着猎物的眼神,这让易水寒心里顿时七上八下的。

      难道说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卸磨杀驴也没有这么快的把...易水寒心里无语的想着。

      “喂,你有没有在听我讲话?你不走我可走了。”易水寒无奈之下,只能出言提醒道。

      “哦。你想带我去哪?”洛背负着双手,闲庭信步般在他身边不停闪回,她的声音更是从四面八方涌入易水寒的耳中。

      “...”

      感受到易水寒体内正在熊熊燃烧的怒火,洛立刻收起玩闹的表情,瞬间变回那个冷艳的她。

      “我的想法是,让这件事闹得越大越好,你觉得如何?易。”

      洛故意用一个单字称呼他,显然有着自己的考量,易水寒则完全无动于衷,水火不侵的回答道。

      “说过了,我的名字是易水寒。本来这种传说级的秘宝现世动静就不会小,再闹大点你可能连汤都捞不到喝。”

      “为什么不呢?东西只有一个,胃口大的人可就多了,不把水搅混,以我们俩个的实力,怕是只能当一个冤死鬼。我说的没错吧,易。”洛摆出一副准备接受夸奖的表情说道。

      “错了,名字说错了...算了,随你叫吧。青龙门,岐国,联盟,商会,冒险天堂...在这些超级势力之间游走,失败了可没有重来的机会。”

      易水寒沉声道,他并不惧怕这些组织的名讳,只是不想在夹在这些庞然大物之间枉死而已。

      “富贵险中求,而且,想要破开’神龙图’可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有人那么积极卖力,我们在一旁看着便是。”

      说完洛像个局外人一样,开始大摇大摆的散起步来,而且...她前进的方向,正是那道青色阵法所在的地方!从她那目中无人的步伐中,易水寒居然产生了在自家后花园散步的错觉...

      索性他也迈出阴影中,跟着洛一起大摇大摆的走了过去。身边不时的路过几队行色匆匆的人群,光看打扮就知道多半是增援部队。

      洛十分“热情”的和他们一一打过招呼,并且还贴心的给他们指出具体位置,再加上她那种人谁也讨厌不起来的精致脸蛋...这是易水寒第一次感觉,混入敌营可以这么简单而粗暴。

      随着他们距离封锁地点越来越近,身边的气息明显多了起来,数量几乎是成倍的增加。

      更让易水寒好奇的并非是这群身份各异却同时出现的人,而是他们分属不同的阵营,却给他一种“统筹行动”的感觉,似乎在他们背后有一个说话份量很足,能够命令所有人的存在。

      要知道修炼者都是心里有股傲气的,更别说不同阵营之间还存在意识形态的冲突,想要合作协同共谋大事,简直比登天还难!

      不管怎么看,易水寒都觉得这件事处处透露着一股诡异,所以他脸上云淡风轻,心里却警戒到了极致。

      “岐国皇室对修炼者的渗透,已经到了这种程度吗?”易水寒沉默半天,最后发出的这个“灵魂拷问”在洛看来,又是一个“傻的可爱”的问题。

      “你不是’九之’的成员之一吗?连那个人的名讳都没听说过?不会吧不会吧...真的有人...呵呵”洛故意作出惊讶的表情,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他。

      “...”对,我是傻X。易水寒在心里回答道。

      “用岐国的黑话,你这是——净摸鱼了吧?呵呵...”见到他无语凝噎,洛继续打趣道。

      她是妖吗?沉睡了五百年才苏醒?刚恢复记忆?怎么比人精还精?易水寒在内心疯狂的呐喊着,脸上依然保持着淡定从容。

      “到了!一会见机行事哦,易。”洛的眼神之中露出无比兴奋的光芒,迎着人群直直的走了过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