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上课经常碰你怎么回事

      仲淮:“嗯,怎么,觉得瞧不起我?”

      意思说我都这么大人了,自己出个门怎么了?

      真不是温可以瞧不起他,问题是从清市到嘉市坐最快的火车也要三十六个小时。

      飞机倒是只有两三个小时,但是非常的贵。

      正常的家庭根本承担不起。

      所以说,从清市来趟嘉市,真的非常不容易。

      要么耗费时间,要么耗费金钱。

      温可以:“…”

      温可以不知道怎么回了,怕得罪这个小爷。毕竟这家伙在学校可是横着走的暴脾气。

      “你在哪个学校上学?”

      这是仲淮一直在问的问题。

      短信上问被温可以无视了,所以他为了问这个特意跑来?

      温可以觉得避无可避只能实话实说:“嗯,我现在没有上学!”

      都已经被堵在家门口的感觉。

      温可以不得不招。

      “为什么?你家里不让你念了?”

      想过很多种可能,明显这个结果,惊讶到了仲淮。

      “不,不是。有其他的原因!”

      温可以想逃跑,对面的仲淮就好像一个质问犯罪的法官一样。

      仲淮:“什么原因?”

      你今天别想躲!

      少年一双长眼就那么一眨不眨的盯着你。

      温可以无奈的说:“仲淮,我也有我的隐私!”

      意思是我没有非要告诉你的必要。

      但是不告诉你,都是为了你好。

      “那你和我回清市!”

      仲淮终于没有再追问下去,但是又抛出了一个更让她做不到的要求。

      “回去干嘛?”

      那里是她拼命好不容易逃离的地方。

      仲淮理所当然的说:“上学,你还小,没有人剥夺你上学的权利。”

      好像她有一个多么十恶不赦的父母。

      “仲淮…离开了,我就不可能再回去了!”

      很多事情不是她不想说,而是说出来,对谁都不好。

      那些阴暗的,猥琐的,听了让人恶心不舒服的往事,何必又被翻出来。

      何况仲淮是那么美好的少年。

      和睦的家庭,优越的条件,上天如此厚赠。

      “好,那我下次再来!”

      仲淮的话温可以一愣。

      他变了,以前的他都是直来直去,现在会以退为进了。

      这时服务员把两个人的面端了上来。

      温可以:“吃面吧!”

      下次…

      温可以躲避了这个问题,未来的事谁又能确定呢!

      爸爸死之前,还和她说,

      【圆圆,下次,爸爸带你去吃更好吃的!】

      可是再也没有下次了。

      下次,在温可以看来,是最会骗人的一个词语。

      接下来的几年,每到寒暑假仲淮都会来嘉市一次。

      见面也就是吃碗面,每次都重复着同样的问题。

      温可以同样的回答。

      仲淮也不恼…

      这样周而复始,一年又一年。

      少年总是会长大的,温可以偏偏就忽略了这点。

      ---

      大年初一,温可以又是看了一天的韩剧。

      早上的时候听到了开门声,仲淮应该是出门了。

      刚刚还发微信来说让她帮忙把昨天晚上的剩饭吃掉。不想吃倒掉也行。反正他从来不吃剩饭。

      靠…

      所以我是乞丐,专吃剩饭吗?

      好吧,她现在这种情况和乞丐也差不多。

      能住在这么好的地方,那么低的房租,仲淮也属于半收留自己了。

      前一段时间她想给他转点水电费,没想到人家大爷直接没理她。

      钱也从微信过期没有查收,被退了回来。

      行吧,既然是你不要,我也不是钱多了花不出去…

      温可以都吃惊自己最近脸皮成长的速度,真是越来越厚了。

      到了晚上仲淮也没有回来。

      温可以又是因为追剧一天没吃饭,晚上一个人干掉了所有的剩饭。

      ---

      大年初二一大早,温可以还没有睁开眼睛,就听到电话短信的提示音。

      现在的人都发微信没有人发短信了。现在的短信不是系统通知就是垃圾短信。

      不过现在的手机强大啊,基本上能拦截绝大部分垃圾短信,

      那么就是系统通知,基本上不是银行信用卡就是电话公司,不是银行余额变动就是手机欠费,电话公司搞活动。

      这么一番想下来,还是值得睁开沉重的眼皮看一下的。

      闭着眼睛摸到手机,这才睁开眼,适应一下光的亮度,

      点开短信,居然是工资卡的短信消息。怎么这个月工资怎么就发了5000多,难道因为迟到早退?

      再仔细看看手机上的数字,好好的数一下金额的位数,

      居然是五万多,我的天啊,这是发的年终奖吧?

      赶紧点开微信,看看被她屏蔽提示音的公司群,已经有一千多条未读信息。

      无非都是欢天喜地的庆祝。

      年终奖这个东西虽然人人都有,但是数额是不一样的,当然也是保密的,

      看大家的发言,多数都是欢天喜地,明显是惊喜到了。

      没有出现的也不一定是不高兴,很多人除了必须,很少参与没有营养的闲聊。

      温可以才来公司半年,这个数额对她来说是巨款了。

      最起码如果再换房子的话,她有钱交押金了…

      万一哪天仲淮一个不开心,把她扫地出门,她一点自保的能力都没有。

      没有钱租房子啊,腰板不硬气啊。

      虽然说现在她也硬气不来多少,但至少那份心里隐隐的担忧彻底的飞走了。

      外面没什么动静,看来仲淮今天应该也不回来了。

      毕竟之前他当面说过年不回来的,除夕那夜估计纯属是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导致他没有地方住,或者不能回家住。

      这几天每天温可以的妈妈裴贞子都给她打电话,虽然全部都没有接,但是心情会莫名的降低三个等级。

      今天也是这样…

      真想把她拉进黑名单算了,连发奖金这样的好心情都抗衡不了裴贞子。

      可以想象裴贞子真是埋在温可以心里的一颗毒瘤…

      没有了再赖在床上的心思,温可以的脚丫子从床上飘到了地上。

      办公室里空空的感觉,然后再飘到茶水间,打算生火煮方便面。

      这时候外面好像有敲门声…

      温可以无奈的看了看手里的方便面,难道是你爸妈来救你了?

      为啥每次我要煮你,都有人敲门来救你?

      没想到现在连吃个方便面都和她过不去。

      本来想负气的不理睬,但是一直敲一直敲,好像和尚敲木鱼一样的执着。

      温可以认命的飘到门口,从猫眼看向外面,意外的,是一身运动装,一个瘦瘦的女孩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