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拍美臀大师

      在探秘者中心楼下与月光分开之后,肖恩没有直接回家——他消失了好几天,理应跟黛西报个平安,于是直接乘车到了雾与玫瑰酒店。

      往大门走去的时候,穿着门童制服正在发呆的小里昂马上咧开嘴,笑出满口白牙给肖恩开了门:“肖恩先生,好久不见!”

      肖恩摘了帽子,顺手掏出一块路上买的吉时黑巧克力塞到了里昂手里:“还是这么瘦……有没有好好吃饭?你妈妈都还好吗?”

      里昂连连点头:“我妈很好!她时不时念叨你,担心你的安全!我有好好吃饭的,最近黛西小姐给我涨工资了,我妈煮的汤里多了好多肉!”

      肖恩朝着黛西小姐办公室的方向走去。里昂的脸色变了变:“肖恩先生……”他有些支支吾吾,“刚刚有一帮穿黑西装的人,好像是来找你的……他们现在在黛西的办公室。”

      肖恩皱了皱眉:来找我的,却进了黛西的办公室?是有关于我调查艾莉雅的事吗?还是上次女巫亡骸袭击的事?

      肖恩停步,思考了一下:“无论对方的目的是什么,我不能让黛西小姐陷入窘境,我必须去看看……”

      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对里昂说道:“好的,谢谢你的提醒。放心,不会有什么事的。”

      里昂释然笑笑,点了点头。前台的女员工面色绯红地朝肖恩招了招手,肖恩浅笑着点头致意,走到了前台后面的走廊里。

      快到黛西办公室的门口,肖恩刚将灵质延伸出来,办公室的门开了,有个男人的声音说道:“……如果肖恩先生回来了,麻烦你告诉他一声。”

      送客的黛西小姐也走了出来,三个穿黑西装的男人和黛西正面遇到赶来的肖恩。

      黛西的脸色变了变,但马上很自然地说道:“噢!肖恩,你不是说还要过两天才能回来么?”

      经历过巨大精神冲击的肖恩,面对这种局面,淡定得心跳都没有什么改变,没有任何迟疑地回答道:“那边的事处理得非常顺利,所以提前回来了。”

      黛西望向身边微胖、但眼神格外锐利的男人说道:“这位是神廷调查局的亨利·斯坦利先生……”

      那男人已经走到了肖恩面前,伸出了一只手。

      肖恩已经将灵质收了回去,灵魂内的神根隐而不发。

      调查局是由神廷高层直接管理的机构,有着非常大的权利。所属的探员通常会对重大教内事件、信仰危机以及涉及渎神组织等事件展开调查。

      肖恩无法确定,面前的探员亨利·斯坦利先生,是否如同“牧羊犬”小队的人物一样,具备一定的神秘学能力。

      如果贸然动用灵质,就会暴露出自己的探秘者身份——这是肖恩现在所不愿意的。为了安全起见,他的日常身份要与探秘者身份切割。

      由于探秘行业的特殊性,协会不会向任何组织提供自己的资料,他自己就更不该因为大意而暴露。

      肖恩非常平淡地跟亨利握了握手,心中不断揣测着对方来找自己的目的。

      对方的态度和眼神看上去比较友好——如果是涉及比较严重的事件,他们的状态不会是这样的。

      亨利望向黛西:“黛西女士,我们想跟狄金森先生聊一聊,恐怕需要借用一下你的办公室。”

      “请自便……”黛西做了个请的手势,转向肖恩,“壶里有咖啡。你自己来。”

      ——

      肖恩坐在了沙发里,面对着略微有些秃顶的亨利。对方凝视着肖恩的眼睛,从手提包中拿出一张报纸,递给了肖恩。

      《新约每日消息》,1924年11月20日期,《消失的情侣》,作者:拉贝·博古特。

      “狄金森先生,这篇报道是你写的吗?”

      肖恩接过报纸,凝神去看,细细阅读,这只花费了十秒左右。他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但心中已对对方的调查进度有了猜测:“这篇报道对杰森的父亲霍华德主教提出了非常严厉的指控。

      “神廷调查局已经去过了《新约每日消息》报社,问询过了史密斯主编,所以他们才会知道我是作者。

      “就算拒绝承认我是作者也没用——史密斯主编肯定已经坦白了。

      “不过,报道已经造成了基本的影响,神廷肯定已经对霍华德展开了调查……局面不会太糟糕。”

      肖恩点了点头:“是我写的。”

      亨利眨了眨眼睛,肖恩发现对方的双眼中有奇异的光亮——似乎是某种可以通过眼神接触进行测谎的神术:“我们想了解一下你的信息来源。为什么你会知道当年的事?”

      谈话就是肖恩的战场。在这个战场中,肖恩鲜有对手,他决定掌握节奏:“你们去检查过遗体了吗?可以确认遗体的身份吗?”

      亨利稍微犹豫了一下,点头说道:“已经确认了,遗体确实是杰森和茱莉亚的。所以说,为什么你连死者被埋葬在哪里都知道?你的信息渠道是什么?”

      “我想应该算是通灵吧。”肖恩故意说得模糊——语意丰富的话,他就不是在撒谎,“我在一种特殊状态下,见证了死者生前遭遇的一切。”

      亨利又眨了眨眼:“你能通灵?”

      “算是吧,反正是杰森和茱莉亚的亡魂告诉我一切的。”

      肖恩预感到亨利将要问出一些他无法回避的问题,于是起身给自己倒咖啡。

      亨利回头看了看跟来的探员——他设想过很多可能,但绝没有预料到这样的回答,他望向肖恩继续问道:“你是探秘者?”

      肖恩的眼神注视着银壶嘴中流出的咖啡:“您需要吗?”

      亨利摇了摇头,肖恩也跟着摇了摇头:“我知道探秘行业,但是我当时并没有太多了解,只是作为一个普通人,恰巧看到了他们的经历而已。”

      当时自己只是在阅读相关书籍的门外汉,所以肖恩说的是实话,却是一句会让亨利误以为他并非探秘者的实话。

      肖恩抿了口咖啡:“我想,也许杰森和茱莉亚也希望真相大白于天下,所以选择了我,让我知道这一切——得知了当年的实情后,出于新闻工作者的公义之心,我选择将当年的罪恶暴露在阳光下。”

      肖恩的语气非常笃定,他知道救世教无法包庇罪恶。

      亨利还想提问,肖恩语速很快地问道:“霍华德认罪了吗?”

      谈话的氛围再一次被肖恩的职能主导,亨利不自觉地将并不需要透露的信息说了出来:“报道发出来之后,霍华德手下的一个助理到戒律所自首了。检察院正在准备对霍华德提起诉讼——他的主教之职已经被神廷剥夺了。”

      “很好。”肖恩缓缓点了一下头,“所以,正义必将彰显于人间。”

      亨利原本前倾着,此时坐正了,肩膀松弛下垂——肖恩的直白和展现出的正义感,让他的谈话状态改变了:“肖恩先生,对于您的检举,神廷其实是非常感谢的。

      亨利不再纠结于肖恩的信息渠道——因为他所写的内容已经被证明是事实,而通过“通灵”获得信息,这个行为并不违法……况且,公布真相确实是正义之举。

      “不过,希望您以后有类似的信息时,能到调查局检举,而不是直接公之于众……”亨利说话时微微点头,“您知道,这种直接公布的做法可能会让犯罪嫌疑人提前警觉,并做出应对。这次如果不是他的助理自首,想要抓住霍华德的尾巴会更加困难。”

      肖恩在咖啡杯后笑道:“这当然可以——毕竟之后我能联系到您了,有任何类似的信息,我肯定会提供给调查局的。”

      肖恩与亨利隔桌而坐。

      这名调查局探员对于肖恩刚刚的许诺并不抱太大的期望。新闻工作者的目的是提升事件的影响,而调查局所做的事恰恰相反——他们俩的关系和职责是天然对立的,但《神宪》赋予了肖恩这样的权利,亨利也只能好言以劝,并做好下次对方再次引爆舆论炸弹的准备。

      斯坦利站起身,与同样起身的肖恩握了握手:“我听人说,你妹妹在新约城失踪了?”

      “是的。”涉及艾莉雅时,肖恩很难自如控制自己的外在状态,“我大概了解到,她被一个组织绑架了……”

      想起关于犹大环的“噤声”标志,肖恩本打算不说出组织名称,但忽然他意识到对方是神廷调查员的探员,说不定……

      “那个组织叫犹大环。”肖恩就这么直接将被封禁的名字说了出来——他想赌一把,看看探员们的反应。

      亨利和另外两个黑衣探员有很明显的表情变化,但肖恩却很难清楚辨别那表情的准确意思——似乎是疑惑、不安、惊讶、为难和一点愤怒的混合。

      “您有相关的线索吗?”装作不知道犹大环被封禁是肖恩的策略。

      亨利深吸了一口气:“肖恩先生。希望您不要在任何场合,对任何人提起这个名词——这极有可能给您带来牢狱之灾。

      “鉴于您可能不知道这个组织是禁止被提起的,所以我这次只是警告您。”亨利的眼神恢复了那种锐利,“不过,如果您下次仍旧如此的话,我将按照相关法律追究您的责任。”

      肖恩的脸上显出惊讶继而失望的表情。那种失望是货真价实的,因为“犹大环”的信息似乎真的很难深入。他只是将心中的情绪表现出来而已。

      亨利·斯坦利带着同事往门口走去,在离开之前,也许是刚刚肖恩的表情触动了这个探员,他转头说道:“狄金森先生,我理解您的急迫之情,不过您的调查肯定出了错误……

      “因为您刚刚说的那个组织,在二十年前,它的所有成员就都已经离开人世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