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直播app下载越狱版

      碧水寒潭的寒气很恐怖,哪怕是后天的高手在盛夏也不敢轻易进入寒潭之中,但陈玄幽吸收得比较少,吸功大法大成,融合能力变得更强,吸收了韩千叶的功力,实力也从二流中期飙升到二流圆满的程度,但这个境界有些虚,需要巩固才是真正的二流圆满。

      综合实力的提升使得炼化过程有惊无险,顺利将寒毒的属性融合进了自身的内力之中,陈玄幽花了小半个时辰炼化后起身,随手一掌,拍在身边的墙壁上,掌力涌动,一层青蓝色的寒霜在墙壁上蔓延方圆一尺……

      “啧,这么久还没有回来,看来分歧很大啊,黛绮丝可真是一个小倔强鬼……”

      前前后后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时辰,黛绮丝还没有回来,也没有任何消息传出来,黛绮丝对于韩千叶的感情怕是已经不浅了。

      不过人已经被他干掉了,两人在阳间是没有机会在一起了,说实话还是有些小惭愧的,以后只能在其他方面补偿黛绮丝的提携之恩了。

      既然如此,那就再做些安排,将计划尽可能的完美。

      陈玄幽转身去拿起韩千叶的遗物先回到自己的住处通通烧了,烧不了的,就找个地方埋起来,当然不能埋在自己院子中,而是别人院子中,随机选择,就看谁倒霉了。

      处理完隐患,陈玄幽找到钱亮,隐晦的暗示了一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钱亮也学习陈玄幽的一些坏水,下去找兄弟们聊天,隐晦的沟通去了。

      再回到偏殿,一盏茶的时间左右,姿容绝世的黛绮丝便回来了。

      “玄幽,今天怎么亲自值守?”黛绮丝对于陈玄幽还是蛮看中的,看陈玄幽守在这里,有些奇怪的问道,声音清脆悦耳,似大珠小珠落玉盘。

      “法王看您说的,我不想偷懒,勤快些还不行吗?”陈玄幽无奈一笑,紧接着补充道:“跟您开一个小小的玩笑,我是一周值守一次,韩先生是您的贵客,我就亲自来了。”

      黛绮丝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抬脚向偏殿内走去。

      “等一下,法王。”

      “还有什么事吗?”黛绮丝背对着陈玄幽道。

      “是的,属下要给你禀报个事。”

      “什么事?很重要吗?”

      潜台词就是不重要就暂时别说了,别打扰她进去照顾韩千叶。

      陈玄幽也不卖关子了,直截了当道:“法王,韩先生在您前往圣火殿议事时已经离开了。”

      “什么?”黛绮丝惊呼一声,猛然转身盯着陈玄幽,恐怖的气息爆发出来,掀起一阵狂风,沉重的压力,精神层面的压力,让陈玄幽感觉呼吸都有些困难。

      不愧是明教四大法王之首,哪怕有些水分,恐怕也很小,这种气势恐怕不是先天宗师,也半只脚踏入了先天宗师的境界了。

      明教高层实力的历来规矩,最低修为也得在后天后期的层次,但如今的明教高层年纪都还比较小,踏入先天宗师境的少之有少,整个明教目前仅仅只有一位,那就是教主阳顶天,但不少明教高层已经触摸到先天的门槛了,突破是早晚的事情。

      如果阳顶天不死,明教高手突破后,那明教必定成为西域的无冕之王,在中原的影响力也将位列顶尖。

      “启禀法王,韩先生让属下转告您,他十分感谢您的照顾,但不忍因为他而让您陷入两难的境地,更不忍让您将来受到烈火焚身之刑,所以只能不告而别了。”

      陈玄幽默默运转功法,抵抗着黛绮丝带来的巨大压力,做出一副快要承受不住的样子。

      黛绮丝见状收敛了因为失态而外泄的气势,脸色黯然的悲呼一声道“千叶……”

      靠,千叶这么亲近的称呼都叫出来了,幸亏老子下手果断狠辣,不然晚了结果怎么样还真不好说。

      “不对,千叶一直待在殿内,他是怎么会知道外面的消息的?”黛绮丝如水的双眸微眯,眼神锐利的逼视着陈玄幽。

      “法王,您也知道自己的魅力,这龙王殿哪个不是您的仰慕者,整个明教的仰慕者更是数不胜数,这是韩先生走后,属下在殿内发现的,请您过目。”

      这个问题陈玄幽早就想好了应对之策,毕竟处理不好这是一个巨大的破绽。

      陈玄幽从怀中掏出一塌纸条,大概有大拇指那么厚,颇为恭敬的递给了黛绮丝。

      黛绮丝接过一看,顿时脸色阴晴不定,每一张纸条都表达了对她的爱慕以及对韩千叶的恶言相向,字数,字迹都各不相同,根本不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从这些纸条中可以体现出明教中人对韩千叶深深的恶意,本来高层除了寥寥两三个,其他人对韩千叶都是没有好感的。

      当然不会是出自同一人之手,为了准备这些,陈玄幽可费了不少劲。

      “属下办事不利,辜负了法王的期望,让这些纸条流入殿内,致使韩先生出走,请法王责罚!”

      陈玄幽抱拳行礼,脸上露出深深的愧疚之色,愧疚得不能自已,双眸中隐隐有泪光闪动,活脱脱的表现出一个舔狗以女神为绝对中心的样子。

      这种主动请罪的态度如何让黛绮丝忍心责罚?

      陈玄幽也自认为他不沾锅,初来乍到,刚刚上任,教规也没规定不准教众帮忙带小纸条里啊,要怪就怪你黛绮丝太漂亮,魅力太大了。

      他陈玄幽凭什么背锅?

      “唉……这件事不能怪你,也许我跟千叶有缘无分吧,你先退下,我想一个人安静的待一会儿。”黛绮丝神色哀伤道。

      听意思还没有确定关系啊,嘿,一段凄美,刻骨铭心的爱情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

      怎么莫名感觉有些舒服呢?

      “属下告退。”

      陈玄幽心里美滋滋的离开了,也不担心黛绮丝会去查,明里暗里他都安排好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