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宝贝直播怎么找不到了

      蔡静怡笑了笑,招了招手示意梁榛靠近,蔡静怡拍了拍梁榛的脸说道:“时间差不多了,我要去忙酒吧装修的事情,不然周二厘一个人忙不过来。你去约林宇出来吃晚餐,尽量吃得好一点,让他以为你现在有钱。”

      蔡静怡从包里拿出一张信用卡递给梁榛,轻声说道:“密码是二二二七七七,这顿晚饭给你的要求是五百元以下,知道了吗?”

      梁榛点头道:“知道了,保证完成任务。”

      “嗯……”蔡静怡走到浴室里刷牙,口齿不清地说道,“去吧!坐车后记得要发票,回来酒店好报销。我一会儿以短信的形势,将给林宇的待遇发给你,记得看短信。”

      “好。”

      梁榛顺从地收起卡,麻利地出了宾馆的门,走路都轻飘飘的。

      为蔡静怡办事,真是幸福。

      已经是下午四点半了,梁榛给林宇打了个电话,林宇那边接通电话还是挺快的。当电话一接通后,林宇激动的声音立马就传来了:“梁哥,你好久没联系我了。”

      “前阵子不是在住院吗……今晚有没有空,请你吃饭,有点事情想跟你商量一下。”

      “哪能让梁哥请客啊,那必须是我请客!”林宇连忙说道。

      梁榛笑道:“赶快来,说了是我请客;这样吧,晚上一起去吃烤肉,我知道有个地方的烤肉味道不错,一起喝啤酒吃烤肉!”

      “行!”

      “嗯,我短信给你地址和时间。”

      烤肉店,五点钟见。

      等梁榛到了烤肉店,发觉林宇这家伙居然也这么快就到了,早就在门口等着梁榛。林宇见到梁榛,连忙笑呵呵地说道:“梁哥,我们都快一个月没见了。”

      “嗯,进去说吧。”梁榛笑道。

      梁榛选了个不错的位置,点了个烤肉套餐;等啤酒端上来后,两人各自开了一瓶,碰了一杯;林宇好奇道:“梁哥,那天就听说你住院了,我原本想过来看你。可梁欣不让我过来,你现在怎么样?”

      梁榛笑呵呵道:“你看有没有事。”

      梁榛很平淡地说道:“没什么,卢祥付出了更惨重的代价,他原本是个大老板,可等出狱之后,他估计会是个欠一屁股债的穷光蛋。”

      “啥也别说了……”林宇感叹道。“我得知你的计划后,就彻底服你了,真的服。以前我怕你,是因为你能叫人,可现在不一样……我打从心底敬佩你。梁哥,你是我见过最爷们的人,我跟你比起来,可真是幼稚太多了。”

      梁榛轻笑道:“怎么,想跟梁哥混了啊?”

      “哈哈哈,跟梁哥你一起挺爽的,能学到不少东西。”林宇大笑道。

      梁榛看时机差不多成熟了,准备跟林宇说一下工作的事。可就在这时,林宇却突然话锋一转,认真地说道:“梁哥,你有问题就叫我,能给你帮上忙的,我一定会帮。你看,你现在麻烦事儿这么多,还是有人帮忙比较好。”

      “麻烦事儿?什么麻烦事儿?”梁榛惊讶道。

      “你不知道啊!?”

      林宇惊讶地叫了一声,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说道:“你给一群人盯上了,那群人全都不是好惹的。”

      “是哪些人?”

      “就是卢祥的事儿……梁哥,卢祥的事情你是解决了,可跟着卢祥来揍你的人,也有好几个入狱了。他们的事情,恐怕不太好算。他们的兄弟已经放话了,说要卸掉你的胳膊。”

      梁榛听得有些惊讶,连忙说道:“说说具体情况。”

      “如果是真正的小混混,也就不用担心了,关键那不是……那几个人是大东哥的人,你别觉得好笑,虽然这名字很奇怪,但大东哥是我们这儿有点能耐的人。我刚好有个朋友就跟着大东哥混,他说当初那些人收了卢祥两万块来找你麻烦,结果现在入狱了。大东哥好像是咽不下这口气,所以要找你麻烦,也算是立威。”

      “什么大东哥,他是做什么的?”

      “大东哥是做玉米的,赚钱挺凶;他本来是旁边村子里的,手下有几个兄弟。后来他们盯上了玉米的买卖,你说我们市里该有多少个农贸市场?反正他就定了,任何商贩的玉米只能从他那进。如果谁敢去别人那进玉米,他就会让人把那家商贩的玉米都扣着,不让领走。你说谁愿意为了玉米得罪人,正好他那的玉米也不算贵,大家就都跟他进货了。然后他的势力越来越大,最近准备去碰水产市场了,跟管着水产市场的一批人闹得不可开交。”

      “那是个挺有能耐的人啊……那他就为了几个小弟,找我立威来了?我估摸着应该不会吧,这年头重要的是赚钱,找我麻烦干嘛啊。”梁榛惊讶道。

      林宇苦笑道:“如果是几个小弟,他肯定是不会管。可是其中有个人是他的亲弟弟,他亲弟弟本来就是个小混混,仗着哥哥特别嚣张,跟着卢祥去揍你只是为了好玩和赚点零花钱。现在就因为你蹲进去了,大东哥为了他到处跑,听说花了十几万。”

      梁榛听得长长吸一口气,随后吐出,得,人渣,谁让你跑去打架。

      “那小子是不是脑袋啥了,好好跟着大哥做生意不行么,非要跟卢祥一起找我麻烦。这下好了,那个大东哥肯定把我给恨上了,果然做生意也不让人安生。”梁榛心中苦笑。

      梁榛喝了口酒,努力先不去想大东哥的事情,对林宇说道:“不提别人了,其实我这次找你,也是希望你能来我这里工作。”

      “来你这工作?梁哥,你这有啥工作能给我干啊,正好我爸天天都觉得我在家待着惹人烦。”林宇惊讶道。

      梁榛解释道:“蔡静怡要开酒吧了,我在她这儿工作。你也知道,开酒吧需要客源,我立马就想到你了。你林宇朋友这么多,绝对能干好销售经理这个位置。”

      “酒吧啊!?”

      果不其然。林宇立马就兴奋起来了,激动地说道:“那行啊,找我当销售经理干什么,让我看场子呗,我叫来一帮兄弟帮你看场子。”

      “算了吧!”梁榛无奈道,“看场子有什么好的,到时候遇到几个硬茬了,你确定你能弄得过?还是安安稳稳赚钱比较好,我给你的待遇,跟给别人是不一样的。别的销售经理底薪三千,外加百分之十的酒水提成。你不一样,你底薪四千,外加百分之二十的酒水提成。”

      “这么爽?”林宇惊讶道。

      梁榛点头道:“嗯,你看在酒吧消费多凶,动不动就有客人消费七八百,多了连几万都有。假设你每天拉到一万的业绩,那就是每天赚两千。一个月下来就有六万多了。”

      梁榛这句话也是半开玩笑的态度,谁知道林宇能赚多少。

      “梁哥。你这么看得起我,我当然要做……那我不就每天都能看美女了?说不定下班的时候,还能把到个女顾客去玩。”林宇连连点头。

      梁榛笑道:“那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最好别弄出事来。”

      而梁榛不知道的是,这一句话之后,林宇到底给梁榛惹了多大的麻烦......

      梁榛继续道:“烟也管够,你在酒吧拿烟抽不用钱,随便你挑。不过记住了,小心为上。别为了女人让工作难做。”

      林宇大笑道:“当然会小心点,我很感兴趣啊,说真的,我整个人都兴奋起来了。是哪个酒吧?你跟我说说看。”

      梁榛解释道:“还没开呢,预计在七天后开业,你还有七天可以到处野。”

      “行,我到时候保准来!”林宇用力地点头道。

      “好。喝酒。”

      梁榛又与林宇碰了一杯,聊起了同学之间的事情。一顿饭下来,二人都喝得晕晕乎乎。出门后林宇明显已经喝嗨了,对梁榛说道:“梁哥,我们什么时候对付大东哥啊?”

      梁榛没好气道:“我这么忙,要对付你先对付吧!”

      “先下手为强呗!”林宇理所当然地说道。

      梁榛摇了摇头:“还是小心点吧!不过暂时可没空对付他。眼下蔡静怡的酒吧都快开张了,我可不打算给蔡静怡惹麻烦。”

      梁榛把喝得很嗨的林宇送回了家,随后自己也打车回家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