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已剧情介绍分集介绍

      第一百二十四章怪物王子

      等两阵靠近到不到十步时,在贵族怪物正对面,且骑在坐骑上的郝有义,拍马舞刀直杀向贵族怪物,由于距离太近,所以,连眨一下眼的时间都不到,郝有义就冲到了贵族怪物身边,之后郝有义一把抓住贵族怪物,然后郝有义一把把贵族怪物丢进戒指里,贵族怪物进入戒指里后,由于它修为不高,又对戒指内的环境不熟,所以片刻后它就被早已埋伏好的,花春来等人生擒住了,郝有义把怪物扔到了戒指里后,他回头就走,但是他很难走得掉,因为所有的怪物,就像疯了一样,怪物们拼命地往郝有义杀去,韦行成等人见此,并未使用武器攻击怪物,以救郝有义,但是他们使用了大量的小土爆雷,小土爆雷就像大雨一样,不停地落到郝有义身边的不远处,这么多的雷,强行给郝有义,开辟出了一条逃生的路,郝有义趁机逃回人堆中,他逃回人堆中后,并未做丝毫的停留,而是继续走,片刻后郝有义进了城,怪物们见郝有义进了城更加的疯狂了,于是它们拼命杀向,阻在它们面前的众人,副游击将军见此,赶忙下令收兵回城,而怪物们,不可能让人,舒舒服服的回城,所以人用了好久,才退到了城内,之后众人以即羡慕又嫉妒的目光,看向韦行成等人,韦行成等人见此,赶紧走了,他走时,留老黑的一个手下在此处,以了解此处的动静,韦行成等人走到逍遥堡船板上时,老黑的手下急匆匆地跑了来,之后他说:“你们走了后,怪物们开始攻城,众人见此,皆说冤有头债有主,之后众人还说了我们的地在何处,之后怪物就去我们的地了,”韦行成听后说:“我们赶快去老药堡看看,看看怪物想干什么,”之后,众人一起往老药堡飞奔,等众人登上老药堡城墙上后,众人就看到,怪物们正在破坏,镇海堡和老黑堡的庄稼,由于老鱼堡空空的,老药堡的地,都在城内,所以他俩无损失,又由于怪物数量很多,所以庄稼被破坏的很快,韦行成看了一会后,笑了出来,之后羊乐说:“队长,你被刺激到了吗?不然的话,你该哭的时候,你却笑了”,韦行成听后说:“庄稼快熟了,所以我考虑了很久如何收割庄稼,有那么多怪物在城外,所以收割庄稼是极难的,所以我想不出收割庄稼的办法,想不出方法也得想,所以头就会很痛,而现在怪物把庄稼毁了,这样的话,我就不用考虑如何收割庄稼了,不用考虑收割的问题了,所以我的头就不疼了,头不疼了,那么我为何不高兴?”老黑听后说:“你的头不痛了,所以你高兴,那损失了那么多的庄稼,你高不高兴?”韦行成听后说:“有贵族怪物在,怎么会损失庄稼?”老黑听后说:“那我们如何利用贵族怪物,把我们损失的庄稼弄回来?”

      韦行成听后说:“我们不仅要通过此怪,弄回来我们庄稼的损失补偿费,而且我们向此怪要回家费,”老鱼听后说:“那我们何时要?”韦行成听后说:“我们先要弄清贵族怪物的,确切身份,之后我们才好要各种费用,现在我的人正在对怪物严刑逼问,相信不久后,它的真实身份,我们就会知道了,”韦行成说到此处时,怪物把庄稼都破坏光了,之后,怪物朝老药堡逼近,不久后,怪物游击将军说:“我劝你们立刻把它送回来,之后我可以忘记你们抓它的事,”韦行成听后说:“它是谁?你说清楚,”怪物游击将军听后说:“你不是明知故问吗?”怪物游击将军,刚说到此时,贵族怪物的一个护卫突然插嘴道:“识相点赶紧把我们王子送回来,不然的话,我们会踏平你们的堡,然后杀光你们的人,”此怪说完后,怪物游击将军立刻走到此怪前,然后怪物游击将军,劈脸就打此怪,此怪被打很多下后,它脸上流露出为何打我的表情,韦行成见此,心道:“抓了一条大鱼,”之后他大声对城下的怪物们说:“今日我们累了,到了明日一早我们再聊,你们回去吧,你们若不回去,那么我把怪物王子的头,送给你们,”怪物们听后,一片哗然,但是哗然很快被怪物游击将军压了下去,之后怪物游击将军,思考了一会,然后它就带着部下退走了,韦行成见此说:“老药,我的逍遥堡能在此停几天吗?等我们解决了怪物王子的事,然后我们就走,”老药听后说:“就是没有怪物王子这个事,你想停在我的小堡内,我也欢迎,”韦行成听后,先谢了谢老药,然后他说:“走,我们一起去审问怪物王子,”他说罢就走下了城墙,之后他把逍遥堡自体内召出,并放在老药堡的空旷处,然后他带领众人登上了逍遥堡的船板,之后韦行成说:“来道、甄忠义,你们去搬几把椅子来,羊乐,你把怪物王子弄上来,”羊乐听后,向堡里走去,片刻后,他和他的夫人,带着怪物王子上了甲板,不久后,来道等人也把椅子搬好了,之后,众人坐在椅子上审问怪物王子,审问时,韦行成先说道:“花春来,你们审问怪物都问出了什么?”花春来听后说:“还没有问出来什么,”羊乐听后说:“你们审问时对此怪用刑了吗?”花春来听后说:“还没用刑,”韦行成听后说:“花春来,你回堡内休息的吧,”他见花春来走后,他又说:“我不想知道你的名字,我只想知道你的身份,你是什么身份?”怪物王子听后不语,韦行成见此,给了来道一个眼神,然后来道劈脸打向怪物的脸,韦行成见此说:“打怪的力度不够,老黑,我的人不会打人,你去教训一下怪物,”老鱼听后说:“我替老黑打,”他说罢就走到怪物身边,然后他一巴掌打向怪物,然后怪物被他打飞了近半米高,等怪物落到地上后,怪物说:“我是一个侯爷,”韦行成听后,对老黑等人说:“刚才被我们抓到的,它的护卫,说它是什么,我记性不太好,麻烦各位给我提个醒,”老黑听后说:“它的护卫说它是,王子”,韦行成听后说:“那此怪就是说谎喽?”此怪听后,连忙磕头求饶,韦行成听后,就和没听到一样,他听时,他和老黑等不停的说话。

      他说的是什么?他说的是如何给此怪上刑,众人讨论了一会后,众人准备给此怪使用凌迟刑罚,之后老药耐心地给此怪介绍何为凌迟,此怪听后,屎尿皆出,之后老鱼掏出了一张渔网,老黑掏出了一把锋利的小刀,然后此怪吓晕了过去,之后韦行成让羊乐,弄一盆水把此怪泼醒,此怪醒了后,韦行成说:“看你如此求饶的份上,我再给你一次说真话的机会,若你说的话,再和你护卫说的话不一样,那么凌迟就直接用在你的身上,”之后,韦行成问此怪什么,此怪就说什么,很久后,韦行成说:“你的部下,把我们的庄稼,毁光了,你说说此事该如何办?”怪物王子听后说:“我赔,毁多少我赔多少,但是我身上没电法石,等我见了我的部下后,我让我的部下,把我的电法石拿来,然后我把电法石给你们,”韦行成听后说:“你想不想回家,你要想回家,你只要交够了电法石,你就可以回家了,你的护卫已经把回家费交了,所以,我们把你的护卫放了回去,”怪物王子听后说:“我的回家费是多少?”韦行成听后说:“你的身份,比你护卫的出身高贵太多,所以你的回家费,要比你护卫的回家费,高很多,但我刚才见你回答问题,回答的很诚恳,所以我想把你的回家费降低一些,至于降低多少,我要和众人,讨论一下,”韦行成说完后,他让羊乐把怪物带到堡内,之后,众人一起讨论回家费,不久后,众人讨论出了回家费是多少,之后,韦行成让羊乐,把此怪带回来,等怪物回来后,韦行成向怪物说了回家费,和庄稼赔偿费的具体数目,怪物听后,眉头紧锁,不久后怪物说:“你们要说话算话,我拿了电法石后,你们就得让我走,”韦行成听后说:“肯定的,另外我想问问,你们王子的工资那么高吗?”此怪听后说:“王子的工资一般般吧,但是我们这些王子,可以利用某些东西,大量获得电法石,”韦行成听后说:“羊乐,你把它带到一个,舒服的地方,然后你给它弄点好酒好菜,另外你要记住,你自己别沾酒,”羊乐听后,把怪物带了下去,之后,韦行成又对来道等人说:“羊乐一个人看怪物,我不太放心,因为此怪太重要了,为了防止怪物跑了,你和甄忠义,也去看守怪物,”来道听后说:“我再用一条绳,把此怪绑上,我就不信,绑那么多条绳子,怪物还能跑了?”他说完后,找羊乐去了,之后老药说:“怪物把电法石交了后,我们真的把此怪放回去?”韦行成听后说:“走一步,看一步,能不放,尽量不放,”老鱼听后说:“韦队长说的对,我们先要吸干此怪的血,然后我们再通过此怪,去吸别的怪的血,比如那个怪物游击将军的血,有怪物王子在,它不敢不让我们吸,而且它的血,不可能少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