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少女动漫动态图

      半年后。

      昕雪楼在罗网的庇护下得到了很好的发展,名气也跟着日益壮大,江湖之上,朝堂之下,很多各国人士都闻声而来,只为了品尝一番传说中的美食佳肴。

      一年下来,日进斗金。

      苏隐把这些钱财大部分都注入罗网里,为他们的野心铺平道路,剩下的则是施舍贫苦百姓,或者打理各路关系。

      姜澜作为昕雪楼的头牌,开始接管昕雪楼的大小事务,几乎很少出现在世人的眼下,但她的名声却传入各国之中,拥护她的粉丝越来越多,重金难求见一面,她的字画更是卖到了天价。

      而昕雪楼,苏老板的名字,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

      世人一提到昕雪楼,首先想到的是姜澜,而不是苏隐,所以昕雪楼的老板到底是谁,几乎没有几个知道。

      今夜。

      灯火通明的昕雪楼洒下满天红晕,犹如披上那天赐的红妆,在夜色里,美得有几分孤艳。

      “公子,那姜澜告退了。”

      交代完最近的情况后,姜澜微微欠身,拉开房门悄然退了出去。

      姜澜离开后,整个房间一片死寂,除了一盏油灯还明晃晃的亮着,其余都是一片黑暗。

      苏隐独自坐在黑暗的角落里,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静悄悄的,心里不知在思考着什么。

      “咚咚……”

      门外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

      苏隐徒然一愣,望了一眼门口方向,眉头微蹙,然后才不慌不忙的走到门前打开房门。

      这时。

      门悄无声息打开,两尺宽的缝隙之中,赫然出现一个陌生的黑衣男子。

      苏隐斜了眼漫不经心地瞥着这不速之客,淡淡说道:“有事?”

      黑衣男子也是淡淡的看了苏隐一眼,似乎并没有多余的动作,从宽大的衣袖中取出一个卷宗。

      “这是上面给你任务,你需要做的就是,把昕雪楼扎根进韩国,不要担心任何麻烦,罗网会为你扫平一切。”

      “这是那个人的命令吗?”苏隐问道。

      “你可以这么理解。”

      “我想见他。”

      “这次任务后,他会见你一面的。”

      苏隐伸手接过黑色的卷宗,他明白黑衣人口中的他是谁,也知道黑衣人来这的目的。

      就在他接过信的瞬间,他才发现此时的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关闭了。至始至终那个黑衣男子就像幽灵一样,悄无声息的来,又悄无声息的离开。

      苏隐回到刚才的位置上,拆开卷宗,认真的读了起来,上面阐述的内容很简单,与黑衣人所说的几乎别无二致,就是想让苏隐把昕雪楼的分店开到韩国去。

      其实苏隐早就有了这样的想法,苏隐倒觉得是一次机会,反正秦国他也待腻了,全当出差旅行,多好!

      翌日。

      太阳刚冒出了头,苏隐带着阿殇一起匆匆上了路,昕雪楼的后事处理全部交给姜澜,所以苏隐并不担心。

      秦国到韩国的路途漫长而遥远,如果快马加鞭也要五六天的路程。

      苏隐背着剑匣,一身白袍,如墨的头发一泻而下,不扎不束,微微飘拂,懒洋洋慢悠悠地走在前方。

      阿殇则牵着马,不紧不慢的跟在苏隐的后面。

      “这一路上,我看你好像很紧张的样子,是因为马上要面对仇人的缘故吗?”苏隐一边在肆意欣赏风景,又好似随意问道。

      阿殇沉默了两秒:“是或不是。”

      “噢?说来听听。”

      阿殇缓缓说道:“我只是觉得一切太突然了,此番冒然去韩国,恐怕凶多吉少,以昕雪楼的发展趋势,我觉得还可以再等一等。”

      苏隐微微露出恶趣味的笑容:“这可不像我最初认识的阿殇。”

      阿殇不卑不亢道:“毕竟在公子身边呆久了,我学到了很多,先动脑子,后动手,这不是你教我的吗?公子。”

      苏隐拍了拍阿殇的肩膀,哈哈一笑:“你倒是记得清楚,不枉我费心教你。不过,有一点你错了,脑子是留给聪明人的,对于一个死人,不需要动脑子。”

      “公子,难道早已有了对策?”阿殇用一种意外的眼神看着苏隐。

      苏隐微微一笑,没有说话,伸手抚平马的毛发,细细观景,马儿噗呲的打着响鼻,摇晃了头,马蹄滴答,空乏的声响轻轻在小道两壁的山岩树木之间回荡。

      两人一边赶路,一边欣赏各地风土人情。

      这一天,两人来到一家客栈,阿殇把马拴在旁边大树上,随即在木凳上擦拭一遍后,苏隐才不慌不忙的坐下。

      店里的小二瞧见苏隐的装束,连忙屁颠屁颠跑过来,用肩头上的麻布擦拭苏隐面前的桌子,笑脸相迎。

      “二位客官,需要点什么?”

      阿殇淡淡说道:“二两花生,二斤牛肉,再上几个小菜,动作要快。”

      “好勒。”小二连忙退下,去后厨让人准备了。

      苏隐拿起热茶喝了一口,打量一下,一共四张桌子,上面都盖了一层厚厚的灰,整个店铺破旧不堪,估计常年也来不到几个客人。

      不一会儿,店小二端着几盘小菜出来,规规矩矩放到苏隐桌子前。

      “二位客官,您的饭菜来了,请慢用。”

      待饭菜上完后,店小二也没有在啰嗦,恭恭敬敬退下去。

      苏隐看着面前芳香四溢的饭菜,从竹筒里取出筷子轻轻咀嚼几口。

      这时。

      一个身穿华贵服饰的贵公子,正牵着马缓缓朝这边走来。

      苏隐略微意外的看了他一眼,没想到这荒山野岭的,除了他们主仆二人,居然还能遇到第三个人。

      公子哥也好奇的看了苏隐一眼,随即走到小二面前,嚷嚷大叫:“小二,买酒。”

      小二抬起头,看面前的公子哥,一身蓝白色华贵衣服,相貌俊俏,乌黑柔亮的发髻结得一丝不苟,扎着浅蓝色的丝绸飘带。

      笑脸问道:“不知客观要什么酒?”

      “好酒。”公子哥一口咬定。

      “客观,我们这没有名贵的酒,只有自己量的烈酒。”

      “烈酒?”公子哥顿时一喜:“我就要这种酒,快,给我来两壶。”

      这位贵公子言行举止都透露出一丝权贵气息,但他鼻子中两团鼻塞却显得不伦不类。

      苏隐跟着好奇观望起来。

      当两大壶酒摆在公子哥面前,正准备掏钱袋的时候,他的表情徒然僵硬,站在原犹犹豫豫。

      小二发现了蹊跷,破口大骂:“没钱来买什么酒,滚滚,别妨碍我做生意。”

      被店小二这般辱骂,公子哥非但没有生气,还一个劲儿努力解释。

      店小二哪里肯听他解释,就差进屋拿扫把赶人了。

      正在他左右为难之际。

      “他的钱我给了。”苏隐从袖子里摸出一枚金币,直接扔在店小二怀中,头也不抬,默默的吃着饭菜。

      “得勒。”店小二顿时喜笑颜开,拿着怀里的金币退下去。

      公子哥这才反应过来,拱手感激说道:“在下韩非,不知兄台如何称呼?”

      说着,就要提着两壶酒来到苏隐桌子对面,屁股刚想坐下,阿殇立马伸出一只手直接挡下来,笑着对韩非说道:“这位公子,出门在外,不是你帮我,就是我帮你,至于我家公子的名头,不重要。”

      韩非再次向苏隐看去,发现对方依然头也不抬,默默的吃着饭吃,完全没有搭理他的意思。

      韩非尴尬的笑了笑,再次拱手感激:“多谢兄台慷慨解囊。”

      这时候,苏隐忽然放下手中的筷子,拍了拍身上的衣袍,淡淡吩咐道:“走吧!”

      阿殇点点头,从怀里摸出一个金币丢给店家后,牵着马连忙跟在苏隐身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