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期尤物少女7分钟视频

      凌晨三点。

      姜灵韵上好了闹钟,闹钟响的第一时间,便准时醒来。

      有些困,但还可以忍受。

      念书的时候熬过很多个这样的大夜,有时候为了考试拿高分或者完成论文,通宵都是常有的事儿。

      还好年轻,不至于掉头发。

      她甚至还曾尝试过“达芬奇睡眠法”,就是把每天的时间分割成小段,每隔几个小时睡半个小时,一天最多只睡四到六个小时。

      尝试了一个月,身体和精神表面上看似没什么问题。

      只是姨妈血崩。

      吓得赶紧恢复了正常作息。

      现在嘛……作息其实已经很规律了,毕竟公司加班也不多,每个月熬个两三天,还可以接受。

      冷水洗了把脸,姜灵韵彻底清醒,简单涂了点保湿霜。

      看了一眼楚尧的手机,已经充满了电,当即拿着走出卧室。

      楚尧的卧室。

      苏月婵倒是还没睡,但显然也快熬不动了,手机屏幕亮着,门口看了一眼,好像是一款女团选秀综艺,声音调得很低。

      “你去睡觉吧。”

      “我看着就好了。”

      姜灵韵轻声说道。

      “哦。”

      苏月婵站起身来,还想说点什么,犹豫了一下,却是忍住了。

      “谢谢。”

      最后只说了两个字,然后朝门外走去,走到门口,又忍不住驻足,回头,深吸口气。

      然后彻底离开。

      这种感觉,并不太好。

      或许是因为人晚上比较敏感,也可能是太困了,心态容易崩,总归,觉得自己有点可怜。

      连正大光明照顾一个醉酒后男人的理由都没有。

      砰。

      轻轻的关门声。

      苏月婵消失在门外。

      ……

      姜灵韵接班。

      坐在苏月婵刚才坐着的位置,把楚尧的手机放在床头,然后静静看着他。

      楚尧已经睡了好几个小时,酒精应该是逐渐散去,脸色恢复冷白,虽然头发乱糟糟的,但似乎也有点帅。

      睡得很安详?

      姜灵韵脑海中莫名浮现出这样的形容词,不由把自己逗笑了,差点没笑出声。

      心中莫名生出个略显孩子气的想法,考虑了一下,她还是决定去做。

      于是蹑手蹑脚的走出房间,片刻后带着一张A4纸和一根铅笔进来。

      衬着硬壳文件夹,铅笔沙沙的声音响起。

      她在素描。

      这是大学时选修过的一门课,用来调剂心情的,已经丢下很久了。

      不过现在很有心情。

      简略的线条,迅速勾勒出一张人脸,有一定的功底,但不是很像,纠结了一下,姜灵韵放弃写实,准备来漫画版的。

      这次线条就狂野很多。

      刷刷刷几笔,就画出一个很夸张的人物形象。

      充满恶搞趣味的画里人,脑袋很大,两只眼睛画成了桃花眼,双手则是握着钞票,脚下仿佛在跳舞。

      踩着一排脑袋。

      姜灵韵不由微微叹了口气。

      有时候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幸运还是不幸了,碰上这么一个老板,或者说这么一个男人。

      从事业的角度上来说,绝对是好事。

      无论从哪个角度而言,楚尧都是当之无愧的好老板,有钱,舍得给钱,放权,信任,给机会,尊重专业。

      但,个人品德上,尤其是男女关系上,真的是个混乱的男人。

      不过……好像,有钱的男人都是这样吧?

      他们能在商业战场上攻城略地,浴血奋战。

      对于女人自然也是如此。

      像是陆奇峰之前说的,贪婪,凶残,狠辣,我想要的,我就要要!

      既要事业成功,也要专一忠诚,这种男人……中产阶级或者小富阶级或者书香门第,或许有,但同样也是凤毛麟角。

      这是最好的时代。

      也是最坏的时代。

      此时此刻姜灵韵脑子里不由冒出这句话。

      正出神想着心事……

      这时。

      楚尧忽然翻了个身,踢掉了被子,露出大腿和兜着半拉屁股的纯白内裤。

      之前的裤子,是她和苏月婵一起帮忙脱的,脱完就塞被子里了。

      当时两个人在,还不觉得尴尬。

      而现在……

      姜灵韵深吸口气。

      还能怎么办呢?

      除了给他盖被子,别无他法。

      喝醉了,还是很容易感冒的。

      但不开空调,这种天气根本没法睡。

      犹豫了一下,姜灵韵伸手,轻轻给他拉上被子,看到这条并不美观而且很多毛的长腿,暗暗吐槽一句。

      男人的腿可真丑。

      不过,屁股倒是挺翘的。

      ……

      被子盖好,这时,姜灵韵听到楚尧似乎是在说话,却含含糊糊的,听不太清楚。

      她凑近了一点。

      然后终于听清楚了。

      是三个字。

      “给……我……口……”

      哈?

      姜灵韵整个人都呆住,恍惚了一下才回过神来,这是做啥梦了吧?

      梦里啥都有。

      真不要脸!

      这种话都说的出来。

      怎么不美死你呢?

      她有些恨恨的咬着牙,哭笑不得。

      和一个醉酒的人,能说什么呢?

      “水……”

      “给我口水喝……”

      楚尧声音更清晰了几分,还舔了舔嘴唇,闭着眼睛的脸上显露出几分迫切。

      姜灵韵:……

      额。

      ……

      端起床头柜前已经凉好的白开水,她小心翼翼递到楚尧嘴边。

      半睡中,楚尧仰头喝水,喝了两口后,忽然间一下睁开眼睛,大脑开机。

      “我……”

      水顺着嘴角溢了出来,艰难咽下,楚尧瞬间坐起身来。

      “我草!”

      “你怎么在这儿?”

      姜灵韵:……

      “你喝多了,怕你吐了呛着。”

      她面无表情的轻声说道。

      楚尧掀开被子看了一眼:“没对我做什么吧?”

      姜灵韵撇撇嘴。

      “大佬,你喝多了,想做什么你行吗?”

      呵。

      男人。

      她清楚,楚尧这种装纯的姿态,也是某种意义上的调戏。

      “几点了?”

      “三点多,快四点了。”

      “你就一直守到现在?”

      “我刚睡醒,三点之前是苏月婵守着的,现在我接她班。”

      “哦。”

      楚尧这下是彻底清醒了,“辛苦了,我没事了,你回去睡吧。”

      “好的。”

      姜灵韵点点头,当即转身朝门外走去。

      楚尧说话都正常了,那就肯定没事了。

      这个点,他醒了,再留下来……

      自己……危!危!危!

      “哎……等等。”

      姜灵韵刚走到门口,就又听到楚尧的话,脚步微微一滞,转头。

      “怎么了?”

      “啊……我背,忽然好痛,你帮我看一下。”

      楚尧嘶嘶倒吸着凉气,满脸痛苦的说道。

      姜灵韵:???

      ……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