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破解版蓝奏网

      圣闲在茅草屋里念着经,而此时一道士古介,一和尚净历,一儒生森廉,一黑袍苍猿,一白袍辰巳,五人走了进来。

      和尚净厉手持佛礼说道:“南无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圣闲,你说这贪狼,拍卖武器,我们该怎么办?”

      圣闲睁眼,对士古介手持佛礼讲道:“我佛慈悲,善哉善哉,拍卖嘛,就是利益最大化,于贪狼有益,而我们也许会为自己想要得到的武器,争着竞拍而购买。”

      和尚净厉微笑着讲:“那我们就只要不竟价,就可以让贪狼在拍卖之时,少了许多利益,那我们所省下来的软币,就可以购买归元丹了嘛。”

      儒生森镰抱手笑语而言:“这事有些难,武器是必须品,如若失去武器,那今后的狩猎,会很困难,我们能想到,贪狼也未必不能想到,如若贪狼不准备充足的武器,只竞拍百余件灵器,以饥饿营销法,就会让我们心甘情愿的竞拍,别忘记了,自从贪狼的出现,所有的主动权,皆在贪狼手上,我们貌似真没力量反抗。”

      黑袍苍猿叹气摇头讲道:“要实力,没有人有能力与贪狼抗衡。”

      白衣辰巳无奈着讲:“所需要的归元丹在贪狼手上,我们自己没资源无法炼丹,现在,就连灵器,也得按照贪狼的规则而获得,我们从根本上,就没有基础撑着与贪狼斗。”

      圣闲感叹手持佛礼讲道:“我佛慈悲,善哉善哉,群体所有人怕死,那只能让贪狼玩我们的女人,把我们当狗一样玩弄压迫喽。”

      一时间陷入了安静,谁也不说话,圣闲叹气讲道:“我佛慈悲,善哉善哉,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要不我先死,你们谁愿意陪我去送死?”

      儒生森镰冷笑摇头着说:“你可考虑好了,激怒贪狼,会是什么后果?”

      圣闲微怒着怒斥道:“大不了一死,我圣闲何惧怕之。”

      和尚净厉微笑着讲:“南无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死了就一了百了,可问题是,贪狼实力强大,就算你拼命,也伤不得贪狼,反而引起贪狼神经病似的疯狂报复。”

      圣闲一脸难过着讲:“既然没办法,你们来找我干嘛?”

      道士古介笑语而言:“无量天尊,我们来唠嗑拉家常呢,你以为我们来做啥?聚众谋反吗?你也不想想我们有没有那反抗的力量。”

      圣闲一口鲜血喷出,虚弱着讲:“貌似我除了吐血,也无能为力了。”

      和尚净厉手持佛礼讲到:“南无阿弥陀佛,其实圣闲你还可以领悟悲痛的力量嘛,也许能得未知力量,打败贪狼也说不准。”

      圣闲都不想说话了,闭目而碎碎念叨:“未知力量个屁,这世间有屁的未知力量,就连空气中都没有灵气,寄托于未知,你们咋不把你们婆娘,都送给贪狼去呢,别在这里打扰我清净修行,我现在想静静。”

      儒生森镰弱弱的回应:“其实我们都是光棍,没婆娘,不然也不至于会出家成苦修,而遁入空门,四大皆空了。”

      圣闲高声念:“我佛慈悲,善哉善哉,我有媳妇,跟你们不是一样的人。”

      儒生森镰微笑嘲讽着讲:“(奸)贼!走狗!那你妹的事?”

      圣闲暴跳如雷,大声怒吼:“揍他!”

      一瞬间,五人拳打脚踢,群殴儒生森镰,儒生森镰被打得双眼冒金星,鼻青脸肿,虚弱而看着五人,大口喘吸着气。

      打完人后,道士古介突然问圣闲:“你让我们揍儒生森镰干嘛?”

      圣闲微笑着讲:“我心里不爽呗,看儒生森镰不顺眼,怎么了,你们有意见?”

      和尚净厉突然说:“打儒生森镰没啥问题,我看他们早就不顺眼了,一句,子不语怪力乱神。害得我们这些宗教人士,少了多少香油钱,着实可恶。”

      其他两人,黑袍苍猿,白袍辰巳都点头回应,恶狠狠着说:“儒生森镰就是该揍,我们就指望着搞点封建迷信,挣点香油纸火钱,可是一句,子不语怪力乱神。让多少人都不求神拜佛了,让周边产品都滞留消费不了,什么香火钱,香油钱,烧纸钱,求神拜佛抽签钱,算卦算命卜卦钱,看风水钱,改命数钱,那可是稳妥生财的谋生之道呀,都没有了,断人财路,犹如绝人生机,儒生森镰就是该揍。

      也不想想,我们一群大老爷们,搞封建迷信,也总比去卖身强吧?”

      被打的儒生森镰,虚弱着讲:“子不语怪力乱神,可是圣人说的话。”

      和尚净厉怒斥到:“你说个屁,你们也好不到哪去,一柱头香,敬文曲,一柱香卖出天价,还多少人为儿女前程抢上头柱香,天寒地冻,熬夜等待只为抢上香,抢破头颅的就为了给文曲大神,上第一柱香,借以希望,子女儿孙成才。”

      儒生森镰尴尬得说不出话来了,圣闲高呼:“我佛慈悲,善哉善哉,貌似你们已经陷入了宗教抢香火钱的恶性竞争事件了。”

      和尚净厉怒斥到:“圣闲,你个秃驴,你究竟是信哪一教?”

      圣闲弱弱着问:“这很重要吗?我咋感觉,不管信哪教,都会被教义法规所束缚,我看我还是什么都不信了,我信我自己,就简称自信吧,实在不行,非得让我信,那我信我媳妇,我媳妇说的话,就是教规法理。”

      圣闲话说完,五人惊呆了,圣闲叹气讲道:“还是世道不好呀,让你们娶不上媳妇,所以自信也没有了,只能求神拜佛,以解心中苦闷,都是可怜人啊。”

      圣闲话说完,五人感动得哭了,却也看不出,五人是哭圣闲,还是哭自己。

      和尚净厉手持佛礼问道:“南无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你什么也不信,信自己,然蝼蚁尚且成群,何况你一大活人,你什么也不信,可自信源于实力,圣闲你觉得,你有自信的那份实力吗?”

      圣闲脸红,和尚净厉如此一问,却让圣闲回不上和尚净厉的话,圣闲却拿出了留影符,对五人岔开话题讲:“这里面有个秘密,只要能成为汤平,韩森最私密的朋友,就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我当你们是好朋友,才告诉你们这个秘密,你们可别胡乱说。”

      说话间,圣闲把留影符,递给了和尚净厉,微笑着手持佛礼讲到:“你们自己去悟吧,言尽于此,不可说,不能说,多说无益,我也只是看在你们可怜,是我至交好友最私密的朋友份上,才告诉你们这秘密的,你们看了可别走火入魔,误入歧途,那可就罪过罪过了。

      我圣闲不愿满世皆苦,只愿你们不在如此可怜而悲催,我佛慈悲,善哉善哉,你们走吧,别打扰我清修,毕竟我是有媳妇的人,拥有你们这些光棍,永远都无法理解的幸福。”

      五人带着圣闲给的留影符而离去,看着走远的五人,圣闲手持佛礼讲道:“一切法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

      不怨人间太复杂,只愿我心得清净,我佛慈悲,善哉善哉。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和尚净厉,止住了脚步,回头看了一眼月色下的圣闲茅草房,深深叹气,一滴眼泪滑落,道士古介拍拍和尚净厉的肩膀,嘀咕着说道:“所有人都知道,在贪狼的绝对实力之下,此刻的我们,不管信什么,都一样是惨白无力,想得在多也没有用,还不如圣闲所说,什么也不信,信自己。”

      城堡里,贪狼在城堡大殿上正堂龙榻上,把玩着怀里的圣晶,左边是绮樱替贪狼捏腿,右边是鹤姬为贪狼锤肩,还有寒雨带着六位宠奴,用托盘,托着食物,准备着给贪狼进食的食物,而在正堂,跪着二十个女人,贪狼慵懒着说道:“宠奴们,都一天的时间了,你们也该想出了办法,如何分化人心,不能让奴隶们太过于团结。”

      汤音起身抱手对贪狼行礼讲;贪狼大人,其实我以有了策略主意,只是没有活动经费,所以办事很困难,想要分化人心,更是难上加难。

      贪狼一时间很难理解问:“活动经费?这是什么玩意?”

      汤音微笑着行礼讲:“贪狼大人,我只要有活动经费,就能诱之以利,可让众人起贪婪心,人有强弱能力之分,有高低胖瘦之别,只要我们诱导得好,让众人贪心一起,他们何以团结聚力,皆都在贪狼大人你所制定规则法规中,苦苦挣扎,到时候,贪狼大人你可有看不尽的众生笑话,品不完的苦苦挣扎,以增添贪狼大人你的情趣。”

      贪狼哈哈大笑,露出不屑而狡黠的眼光对汤音讲:“你想做我的主谋?”

      汤音行礼讲:“是的,贪狼大人,在其位,谋其正,我可不像某些女人,吃贪狼大人你的食物,用着贪狼大人你赐予的权利,就连所修炼需要的归元丹,都是贪狼大人你赐予的,可是贪狼大人你对她这么好,她却不为贪狼大人你办事。”

      贪狼,狼嘴颤抖着龇牙咧嘴,凶恶着说道:“是谁?这么不知好歹,我要吃了她。”

      汤音看着贪狼怀中的圣晶,微笑着指着圣晶讲:“贪狼大人,你以为我说谁?我所说的就是你怀里的女人,圣晶!”

      圣晶听后,却是笑了,娇声怒斥道:“汤音,争宠争到我这里来了,我可是第一个投靠贪狼大人,自从投靠贪狼大人,我吃贪狼大人的,用贪狼大人的,就连归元丹,也是贪狼大人赐予我,我可是一心为贪狼大人干活办事,出谋划策,你一事未成,却来挤兑于我,你是不是打错算盘了,有能耐,等你事成后,在来挤兑我,如若不然,小心我不顾同为贪狼大人女人的情谊,灭了你!

      做人,得懂规矩,我始终是贪狼大人最宠爱的宠奴,贪狼大人为尊,我为后,当得一人之下,五百人之上,你这以下犯上的行为,我随时都可以杀了你。

      念你是新人,我原谅你这不敬无理之举,至于伺候贪狼大人的差事,我看你这如此不懂尊卑的贱人,不在适合,伺候贪狼大人,还是让寒雨来伺候贪狼大人吧。

      至于汤音你,跟随辰姬,去办拍卖之事,如若事办不好,把事办砸了,那你就永远做最下贱的宠奴吧。”

      而后圣晶对贪狼撒娇卖萌着讲:“贪狼大人,请饶恕宠奴的擅自做主,惩罚汤音,宠奴圣晶甘愿受罚。”

      汤音愤恨的看了圣晶一眼,却立马跪下祈求到:“那贪狼大人?”

      贪狼只是狼嘴微笑着讲到:“你得听圣晶的话,以后有事,你得问圣晶,圣晶自会安排一切,与圣晶相比较,你没什么功绩,现在你顶撞了圣晶,应当受罚,就罚你为这城堡,最低阶的宠奴,不知我如此罚你,你可愿意接受?”

      汤音跪地,诚恳而拜服着说道:“宠奴汤音甘愿受罚。”

      而圣晶微笑着讲:“你既然这么着急往上爬,那么拍卖之事,交给你去办,至于活动经费,就看你如何以拍卖的方式,对所有奴隶压榨,压榨越多,在贪狼大人所定的价位,你能竞拍多出来的软币,就是你的活动经费,若是没本事,就且说一声,让其她姐妹们去办,你永远做这城堡里,最卑微下贱的宠奴婢女,我从今以后,也就不会在为难你了。”

      贪狼听后,笑了笑,只是看圣晶的眼神,似乎有了一丝厌倦,这一切,都看在辰姬眼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