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森林的小说

      张小翠在知道自家男人能够选上大队长,孩子她老姑是大功臣后,狠狠心装了十几个鸡蛋,十多个粘豆包,和季树伟带着自家小儿子季建国,小女儿季小夏,大晚上的来到了老院儿季冬晨这。

      “那大哥家这是双喜临门啦,恭喜恭喜,到时候我一定提前去哥嫂家帮忙。”

      季冬晨连忙笑盈盈道

      大嫂张小翠立即热情的拉着季冬晨的手道

      “那大嫂就不跟你客气了,到时候就麻烦老妹儿直接去建国新房子那就行,我们在那里摆结婚酒席。”

      季建国的对象是十堡子的,与他姨奶(也就是季冬晨的老姨)是一个村儿的,家里的条件也就一般般吧。

      这不,一听亲家当上了大队长,害怕人家嫌弃他们家姑娘了,连忙亲自找上门,说是让俩孩子本来在年后举办的婚期提前,赶在年前来个双喜临门,也算是给来年冲个好兆头,所以婚期就定在了1月31号,农历的腊月二十八。

      大哥大嫂一家四口,没坐多久就回去了,季冬晨稍微收拾收拾就上炕睡觉了,因为从明天开始她有的忙了。

      第二天早上,季冬晨正搂着橘猫“虎子”(猫的名字)正懒被窝呢,就听见院子外边传来了响动,没过多久,朱喜军就和一群孩子个院门外吵儿吧火起来。

      “你们一大早的围在我姑院门前干啥,吵到我姑睡觉怎么办。”

      朱喜军的这番话传屋内被窝里躺着的季冬晨耳中,心说,这到底是谁吵醒谁啊!

      心情不好的一把抓起还在打呼噜的虎子扔出被窝。

      喵……虎子一脸懵,然后悠然自得的抻抻懒腰,坐在炕上举起一只爪子舔了舔开始洗脸。

      季冬晨认命的起身穿衣服,哎,她怎么忘记与那群孩子说时间了呢,真是烦死了。

      季冬晨出去后,交代那群孩子们,每天早上去到打谷场绕着跑十圈,能坚持下来的就能与自己学,不能的,当初谁承诺他们的就找谁去。

      而朱喜军被季冬晨委以助教的重任,帮忙监督和当这群孩子们当陪练。

      朱喜军还上半个学期就初中毕业了,正是喜欢争强斗胜的年纪,现在又特别听季冬晨的话,把这个助教当的比季冬晨这个主角都称职,让她省了不少心。

      这天,季冬晨轻点了自己的钱票,准备钱票到公社买点年货,由于之前两次在家屯生产队见义勇为的表现有些轰动打眼。

      不仅得到了许多奖品,还有公社以及县城某些部门领导、工厂慰问奖励的钱票。

      加起来共有一百六十五块钱,除了十几斤粮票和十六尺布票、五斤棉花票外,副县长还他让秘书额外给送了张自行车票,可把她给激动高兴了好几天,这玩意儿可不好弄呀。

      1月27号上午,生产队杀年猪、扭秧歌,天气实在太冷了,那雪都不会化,只有人走出来的一点小道,还贼溜滑。

      季冬晨和孙娟两人在直打滑的路上小心慢慢的走着,孙娟边走边道:“对了,昨晚上已经选出去工农兵大学的知青了,是男知青组长秦秋明,新的男知青组长由吴正刚担任。”

      季冬晨听了点点头,那吴正刚下乡当知青已经有五年了,干活极力努力,为人也很正直。

      这时孙娟又一脸可惜道:“冬晨,本来这次咱生产队没有分到工农兵大学的名额,那名额是公社指定派发给你的,你可到好,放着这么个被大家抢破了头的大好前途都不要,不知有多少人在背后说你傻呢!”

      季冬晨毫不在意道:“工农兵大学一念就是好几年,你也知道我的饭量大,去了那儿以后肯定每天都得饿肚子,在一个就是,我对那个大学实在没啥兴趣。”

      “哎呀冬晨,我有没有跟你说过,你的思想和行为就是与别人不一样,怎么说呢,就是你总是做出一些让人意想不到、超出正常人该有的行为,啊,我可不是说你有毛病!”

      孙娟没想到一下子嘴快说秃噜了,连忙不好意思的解释,她真不是有意的。

      季冬晨呵呵笑道:“就凭咱俩的关系,有啥就说啥呗,你能这样说,证明你为人真诚不虚伪,我又哪里会介意!”

      孙娟很感动,她果然没交错朋友,随即又心情愉悦道:“明天早上秦秋明同志就要回家过年了,年后再去大学报道,所以今天晚上他请知青们聚一聚,算是吃个告别饭吧!还特意叫我通知你一声,你可不要拒绝呀!”

      季冬晨很是爽快的点头答应了,能省一顿饭呢,虽然不会吃饱,但能蹭点是一点啊!

      这个月她可是厚着脸皮在大爷、大哥、三哥家蹭了不下十顿饭了,反应是他们非要叫自己去的,也是实在亲戚,没啥不好意思的。

      现在在季冬晨眼里,啥都比不上粮食和吃饱饭重要。

      还没到打谷场,远远的就听见了敲锣打鼓吹喇叭声音,这是已经开始了呀,两人赶紧加快了脚步。

      等到了打谷场,好家伙,人可真多,比秋收的时候都热闹,因为在外围,只看到人群里面时高时低舞动的彩色扇子和红色缎带,台子上还绑着一只戴着大红花的大白猪。

      季冬晨不管从现代还是原身,都没见过这阵仗,年味儿感可真实足。

      半年没尝过肉腥味儿的季冬晨,一开始是既激动又欣喜的看着自己碗里,飘着些许油花的杀猪菜(大白菜炖肉)直咽口水。

      可结果,等到季冬晨吃的只剩下碗底儿了,才看见一块只有小手指指甲盖那么大点的,白花花的肥肉……

      季冬晨简直想爆出口,哎呀我滴妈,老天爷啊,你也太欺负人了,这是逗她玩儿呢吧!

      吃完杀猪菜,按理说新来的知青的是没有肉分的,可季冬晨因为有功在身,待遇自然不一样,最后特例给她分了两斤猪肉,憋屈难受的心情顿时得到了补偿,这下过年可以包肉馅饺子吃了,喜滋滋的把肉提回了家。

      下午四点多,季冬晨在知青院简单的吃了一顿告别饭就回来啦,刚到家,大哥季树伟和大堂哥季根生就来了。

      “我说老妹儿啊,你是不是高兴傻啦,还是不相信哪,怎么不说话呀!给,这是上岗委任书,你看看。”

      季根生说着,就把一张信封拍在了炕桌上推到季冬晨那边,一脸得意的看着她,好似这工作是他给争取来的一样。

      季树伟不甘示弱道:“是啊,小妹儿,这是公社特意通知咱大队书记你堂哥去公社拿回来的,你快看看什么时候到公社中学上岗报道。”

      那边季冬晨在听到季根生说,公社给她安排了一份初中教师工作的时候,心下就有了个不好的预感。

      等打开信封一看,果然,怕啥来啥,“任命季冬晨同志,为坪沟初中兼小学正式在编的体育老师,”于2月19号报道,21号正式上岗。

      季冬晨嘴角直抽,她这是跟体育老师多么的有缘哪,不过还好是正式的,以后自己就是城镇户口了,等以后有机会了再换工作也不迟,毕竟现在这年月干啥都有限制。

      季根生见季冬晨看完之后一直在皱眉不知道在想啥呢,赶紧着急的问道:“老妹儿啊,上面说是让你交小学生还是初中生啊?我可跟你说啊,这小学老师和初中老师的工资待遇啥的还不一样呢!”

      “是啊小妹儿,你交几年级,是交数学还是语文哪!”季树伟现在就会顺着季根生说话。

      季冬晨知道自己有些失神了,连忙不好意思的扯扯嘴角说道:“呵呵,那什么,上面说是委派我在公社初中当体育老师。”

      “啥……”

      季根生和季树伟同时惊呼出声,两人都以为自己听错了,瞪大眼睛露出一脸不相信的表情。

      看到老妹儿重重的点点头,季根生赶紧把那张信纸拿过来仔细看了看,季树伟连忙也凑了过去。

      片刻后,两人对视一眼,季根生突然一拍大腿,表现出既激动又高兴的样子说道:“体育老师好啊,上课不用费脑子,每天就跟玩儿一样,还是正式工,直接就是城镇户口不说,每月也有三十多块钱工资,真是太好了。”

      季树伟见大堂哥一个劲儿给自己打眼色,在看看自家老妹儿不是很高兴的样子,顿时反应过来,一惊一乍道:“哎呀我滴妈,真是恭喜我家小冬晨了,终于熬出头了,还靠自己的本事得了个这么轻松的工作,比你哥我强太多了,真给咱家争光,咱妈要是还在呀,指定高兴的嚷嚷着全生产队都知道……”

      季冬晨见大哥越说越来劲儿,连没了的老妈都搬出来了,连忙出声阻止道:“行了行了,我知道你们担心我,以为我不喜欢这个工作,又想向工农兵大学那样,说不要就不要了,可这次不一样,我知道这是我以后,是否能走得更远的一次好机会,不管我喜不喜欢,我都会努力坚持下去的。”

      季根生欣慰的连连点头:“老妹儿能这样想,大哥就放心了,等以后老妹儿出息了,可别忘了我们这些乡下的穷亲戚啊。”

      季树伟这回到没跟着符合,假意不悦道:“咱们老妹儿是那样的人嘛,瞅你这话说地。”

      季冬晨看着大堂哥笑着打趣自己,大哥季树伟为自己打抱不平那样,心里不仅一暖,有几个实在的亲戚在身边真的挺不错。

      晚上,季冬晨躺在被窝里正在想东想西,喵星人虎子可能感觉被窝里太热了,爬出来露出个脑袋,然后把脑袋放在它的两个前腿枕在自己的枕头上,继续眯眼打着呼噜。

      黝黑,这小家伙还挺会享受啊!都知道枕枕头啦,啧啧啧……

      (本章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